山水之中充滿人味

黃長春

關鍵字:

山水畫、自畫像、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和諧、共融

 

驟見李賢文先生〈浮生──走過一甲子〉時,我眼睛都亮了起來,構圖思深語近,獨具創見,是一幅山水畫,也是一幅群像畫,當然更重要的還是一幅自畫像。

在陽光燦爛、雲霞滿天、丘壑青綠的寫意山水中,有著淡彩點染的遠景塵囂,也有工筆墨色精細描繪六十年前家族友人出遊指南宮的合影,還有老照片中那不復存在的梯田。畫面前景,李先生描繪自己拾級而上,像似走向指南宮的正殿,也像似走向畫外的我們,與我們進行一場心靈的對話。

在這幅畫中,我見到了人我的關係,也見到人與大自然的關係。李先生在創作自述中說:「老照片裏,顏色雖只有黑白二色,然而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聯結,卻繽紛熱鬧。在沒有顏色的時代,人們努力為時代增添色彩;在充滿方便的年代,人們卻失去對彼此更多的好奇與關心。」

中國山水畫的真義,是藉由描繪大自然的山水,來探討天人合一、萬物齊一的真理。而西方的自畫像,則是畫家藉由描繪自己不同時期的面容,來達到自我內在的省思與探討的目的。不論是自然界有形的大宇宙,或是人內心無形的小宇宙,都可達到無止盡的延伸與探索。這也就是中國山水畫與西方自畫像的可貴之處。

李先生這幅畫,山水之中充滿了人味,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也訴說人際之間應有的關懷與溫暖。這也讓我想起一次在輔大夜間神學課上,授課的義大利籍教授杜敬一神父說:「若運用一點想像力,從中國字『人』的形狀來看,它的一撇一捺,好似分別的兩個人,漸漸朝著上方走在一起,而合為一體。因此,唯有關係的共融依存,『我』才會真正的存在。」

他這番話,讓在座的學生們思考,人是不可能獨立存在的,那麼要有什麼樣的關係依存,人才能真實存在呢?當然,若以我們的信仰來看,人要向上與天主合一,才能達到真實存在。但對於沒有信仰的人而言,李先生這幅畫也有很好的詮釋,那就是在「人與自然」以及「人與人」的和平依存、共融合一中,人也能真實存在吧!

對我而言,畫面正中心的這塊良田,就看我自己要如何耕耘,施予何種色彩了。浮生是不是一場夢?我不知道。但不論是在有形的自然與塵囂中,或是內心的平靜與煩惱中,我都當成是一趟在美景中的朝聖之旅。

  (節錄自〈與山與水接近的地方──一位文山人對
《文山春秋──李賢文水墨浮世流光》的感動〉
原文載於《人間福報》副刊, 2014 年 3 月 28 日)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