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書與神修

徐琪

關鍵字:

書法、神修、感恩、信靠、生活

小時候,爸爸帶我去看書法展,除了楷書,其他書體全看不懂。十年前,看到有人寫篆書,心想這字體,誰看得懂啊?我不會去學篆書的。近年,參加耆英書法班,二○一四年初,有位關老師說,學書法可以從篆書入手。我就拿出楊沂孫的字帖,開始學著寫。這給我一個教導:人是會改變的,說話時給自己留餘地,也對別人時時保持尊重。我說不出道理,只覺得寫篆書很有趣,字左右要對稱,上下要平衡,下筆時,往下寫時得先往上寫,要往右就先往左寫。要這樣先得那樣,這和耶穌的道理,好像有點類似:「要居高位的人,就要做僕役,服事人。」心平氣和的時候,我盡情地寫,感覺神清氣爽;心情低落時更要寫,寫著寫著,感恩之情油然而生,感謝上主賞我寫字的愛好。這與信仰之路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妙,歡喜時,要親近感謝天主;哀傷愁苦時,更要緊緊抓住上主,完全信靠祂。

有人寫字是為靜心,我寫字是出於好玩。太多的文字、深度的學問,都超過我的理解,簡單有趣,是吸引我的第一步。當紙、筆、人連成一體,直、橫、彎等筆畫一再重複運作,讓字呈現平衡蒼勁時,心在其中,也有一臂之功,在寫的過程中我覺得很有意思。

書法是一個永無止境的追求,神修的深度也是沒有底線。若說篆書是其他書體的基礎;那麼信經、天主經、聖母經也許是信仰的敲門磚。書法有多種書體,又可經由不同的形式來展現書法之美;親近上主有多種途徑,念經、祈禱、讀聖經、勤領聖體,僅是浩瀚中的幾個方式。不論書法或神修,每個人可各取所愛所需,選用適宜的方式和狀況來進行深與廣的延展。

神修理應融入生活,書法自然也可以進入生活。我在網上看到一幅篆書寫的唐詩:「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此俱寂,惟聞鐘磬音。」好美的景致!我印出來,依樣畫葫蘆,書寫時想:如果聖詠裏的章節,也能這麼寫出,豈不美哉?於是,我找出吳經雄博士翻譯的聖詠第十九篇讚主頌:「朝朝宣宏旨,夜夜傳微衷。默默無一語,教在不言中。周行遍大地,妙音送長風。」以書法寫聖經章句,做為家中的掛飾,賞心悅目之餘,豈不是時時意識天主的臨在?

  原載於《心泉》91期,2015年3月15日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