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繪畫悟人生

郭瑞蘭

關鍵字:

藝術、信仰、你儂我儂

以前我開始學國畫的時候,注重的是畫中的意境,以及筆觸的瀟灑明快。在國畫的構圖上,也加些題材來隱喻人際間互相的關懷。好比說畫一幅蘭竹,蘭與竹之間的互相面對,好像彼此關懷一般,這是文漣教我的「顧盼有情」。

開始學水彩畫以後,我瞭解到每幅畫都要注意光線的來源。上顏彩的輕重要注意光影對它的效果。我起初還有點不習慣,覺得畫就畫了,為什麼還要講究光線從哪來?是為什麼呢?原來這影響了用色的深淺,以及物體因著光線的照射而投出來的影子。它們可以表現出立體的效果,和物體之間的相互關係。

好比說畫一個透明的玻璃花瓶,由外頭看來只看到水瓶裡的花枝和水。但是為什麼很多畫家會在玻璃瓶上面上了一些顏色?例如淡紫色、橘色、甚至於藍色跟暗灰色呢??這些都是看光線的來源跟花瓶附近有些什麼物體來決定了。比方說,花瓶外頭有幾個橘子,以及一串紫色的葡萄。那麼在玻璃瓶上就可以加一些淺淺暖色的黃來表現橘子反映在瓶上的效果,或者加一些紫色,來表現反映在花瓶上的葡萄。

畫了兩年水彩之後,突然想到,人生不也是這樣嗎?俗語說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就是這個道理?當我們在信仰上走得更深入時,也會不自覺地因著深入相信而感染到天主的愛和美好。 時常,我在畫圖的時候,會不自覺的心裡哼唱起李抱忱作曲作詞的〈你儂我儂〉那首歌來。就以這首歌詞做為這篇小文的結語。

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
蒼海可枯,堅石可爛,此愛此情永遠不變,
把一塊泥捻一個你,留下笑容使我長憶,
再用一塊塑一個我,常陪君傍永伴君側,
將咱兩個一起打破,再將你我用水調和,
重新和泥,重新再做,
再捻一個你,再塑一個我,
從今以後,我可以說,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將咱兩個一起打破,再將你我用水調和,
重新和泥,重新再做,
再捻一個你,再塑一個我,
從今以後,我可以說,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原載《芥子》第55期,2019年5月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