萄萄牙法蒂瑪8月19日小徑

林銀霞

關鍵字:

法蒂瑪聖母、陪伴、治愈、感恩

 

我十五歲時就讀遍所有有關露德聖母的顯靈聖跡。不是很懂事的心靈上就許下:有一天我一定要親自到訪。果然在一九八一年因服務於銀行滿了三年,有了二個多星期休假,終於讓我得償多年心願。

一九八一年二月十日傍晩抵逹庇里牛斯山下的露德小鎮,趕赴第二天二月十一日参加露德聖母瞻禮。聖母大殿天蓬上的那行字 “PAR MARIE A JESUS”(經由瑪利亞到耶穌),就成了三十年來自己的信仰寫照。

那年在露德有人見我小小東方女子遠道而來,為何不順路去法蒂瑪?還好心地指點我如何越過庇里牛斯山,再穿越西班牙,直行就到葡萄牙了。其實,那年到過露德,我內心就很滿足了,沒有餘力及假期再往前行。意外地一九九六年再訪露德,也從未想過要彎去法蒂瑪。

直到去年二○一六年夏天,在LINE上,竟然有人傳,法蒂瑪明年九十週年。我屈指一算,怎會是九十週年,明明是一百年啊!百年!百年!就植入我的腦中,升起為何不在法蒂瑪慶祝一百週年時去參加盛會。一向習慣單打獨鬥自由行,這次我要有個朝聖團體,我要浩浩蕩蕩敲鑼打鼓地去參加百年盛事!

二○一七年六月十一日踏上前往葡萄牙的飛機,趕上法蒂瑪聖母一百年前在葡國第二次顯現的日子-六月十三日。當天晴空萬里,前一夜,大夥還期待是否會看到太陽跳舞,如百年前十月十三日一樣的情景。

五月十三日因教宗的到訪,廣場上有五十多萬朝聖者。六月十三日也有兩萬多人,共祭神父有三、四百人,主教十二位。禮儀隆重,彌撒結束,接著朝拜聖體與聖體降臨。過程中一句話也聽不懂,但一定是表達我們信者的感謝、依靠與期盼。

最讓人不捨與表露真情的一刻是,恭送法蒂瑪聖母像--這尊皇冠上鑲著若望保祿二世受阻擊時留下的那顆子彈。朝聖者拿出白手帕,揮手相送聖母離去。廣場上一片揮舞的手帕,有如一群一群振翅的白鴿。

當天下午用過午膳,我們前往三位小童的村莊,探訪她(他)們的住家起居。瞭解當時該地區人民的生活型態。當地導遊還說: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兩度到訪孩子們的居所,並在其內默思良久。我也想效法教宗的舉動,怎奈人實在太多,根本無立足之地,更別說如何靜思了。

一百年前五月聖母顯現時,邀請三位孩童,每月十三日連續六個月直到十​月十三日,來伊里亞山谷他們放牧羊群的地方。​在第四個月,即一九八一年八月十九日,三位小童無法赴約,因他們被有心人拘禁了,不准他們到山谷去會見聖母。然而,八月十三日那天,山谷聚滿了想來一探究竟的人潮。三位小童沒有出現,但仁慈的母親仍舊以一聲響雷夾帶強烈閃光,藉著一朵美麗的雲彩,飄在聖母前三個月顯現的橡樹上,似乎在告訴山谷殷殷等待的人們,聖母已真正來臨。

八月十九日在小童的村莊附近果園,慈爱聖母依然在雷鳴閃光中顯現給三位小童。要他們每天繼續唸玫瑰經,多為罪人祈禱,作犠牲。許多靈魂下地獄是由於沒有人為他們祈禱犠牲。

那天,我們聚在八月十九日的小徑,當地導遊講完這些,竟然來了一聲響雷並下了幾點雨,我們還真以為聖母要來看我們了!大夥在聖母立像前拍照,然後往等待的巴士前去,我回頭細看聖母塑像,大吃一驚,這不是我尋找了十多年的聖母嗎?

二○○三年四月十八日腦出血栓塞後一直未醒。主治大夫覺得凶多吉少,一把手術刀握在手上隨時準備再開,撐到大家都要下班了,只好把生死難卜的我,送回加護病房。那夜在我昏迷中,聖母由我躺卧的後方過來,我看到她左側頭紗,她側身俯向我的腳,我覺得她在幫我蓋被。十多年來,我到過多少地方,遇見多少聖母態像,一直在尋找昏迷的夜半、前來探望我的天上慈母。​如今竟然在葡萄牙法蒂瑪三小童的村裡,八月十九日的小徑上,遇見當年病危中來到加護病房看顧我的聖母媽媽!

遇見法蒂瑪八月十九日小徑上的聖母後,每當注視聖母像,就不禁熱淚盈眶。誠如默主哥耶聖母説的:「如果你知道我有多愛你!你就會落下喜樂的淚水」。在餘生裏,有天上仁慈聖母這樣恆常陪伴,是該常常喜樂!

 

  原載於《心泉》95期,2017年12月31日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