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好日子

陳懷台

關鍵字:

家庭、婚姻、寬恕、相伴、感恩

 

我的婚姻很不幸福。深深以為只是婆婆討厭我。老公是孝子,我可以體諒他的一面倒。豈料婆婆死後,我的日子仍然不好過。我傷心絕望地陷入憂鬱。當老三進了大學,我巢己空,收到華盛頓總部的升遷令。我問我的心理醫生該怎麼辦?她毫不猶豫地叫我離開我的丈夫去華盛頓。她說我的憂鬱症是環境引起的,我需要改變環境。果然,隻身到了華盛頓,我不藥而癒。

2015年,為了外孫陳天福重病,我跑到北加州幫忙身心欲碎的大女兒。用盡假期後決定退休,放棄事業,離開華盛頓。偶爾我會懷念在華府那十一年單身貴族的生活。隻身一人,我有足夠的思想及空間讓我在事業上突破,也在財經上打下基礎。沒有老公在旁反對,打壓,我如龍展趐,十一年內為家族添增十五橦房子。徒手翻修三橦,賺了一些苦汗錢。雖然辛勞,我認為那十一年是我一生中過的最好的日子。一想到好日子過完了,唏噓不己。但知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至少我曾擁有過那可貴的十一年。去年老公也退休了,回到加卅。想到現在要與合不來的老公一起生活,重作馮婦,心有不甘。

有一天,我走在街上,也沒有特意祈禱,忽然有一個思想:「其實妳現在過的才是妳一生中最好的日子!」我知道是主!衪總是説些我不愛聽也不同意的話。說完就走,讓我自己去想,沒有商量的餘地。我好不服氣!過了幾天,我越想越對。我現在沒有學業及工作上的壓力,可以天天和摯愛的孫子們在一起。我愛他們,他們也愛我。人在愛中過的是最好的日子。回想我婚後窮困艱苦,上主一直照顧我,幫我讀書就業,不離不棄。有上主的大愛,我其實一直都在過好日子,只是我人在福中不知福。晚年更不用說了,主讓我安安逸逸地坐享退休金及房租收入。兒女有成,不需我操心。隣舍有教堂可以天天望彌撒。又有一位耶穌會的好神師指導。生活完美。當然,如果沒有老公煩我,就會更完美了。

有一天,我望著外子帶天福去托兒所的背影。他也老了。我心中響起一個聲音:「對他好一點嘛!至少可以像對朋友一般的客氣。」又有一個聲音説:「他不配。他和婆婆聯手欺負我二十五年。糟蹋了我的青中年。他永遠也償還不了。我要他晚年不好受。」兩個對立的思想。兩種靈在交戰。每天望完彌撒就求聖彌額爾總領天使幫我打退魔鬼的靈。

又有一天,我意識到主説:「放下你的仇恨!」我回答:「主,我沒有仇家呀。我有不喜歡的人,可是我沒有仇人。」過了一陣子,我明白了!我的仇人就是我的丈夫!我恨他!我要是不放下對他的仇恨,就沒有好日子過。為了我自己,我需要放下仇恨。要改變的第一步就是對他客客氣氣,不要再出口傷人。說也奇怪,我一旦對他好一點,他受寵若驚地對我十倍的好,奉茶倒水,煮我愛吃的菜飯,買我愛吃的水果,連他的私房錢也吐出來一點給我蓋房子。 從不道歉的他竟然說往後會補償我。 我終於得到平反。日子好過多了。但是我每天仍然和復仇的靈交戰。往日所受的傷害歷歷浮現在眼前。只有求天主賜我寬恕的靈。

六月去南加州開社會服務修女一年一度的大會時我有幸與全世界最年輕的菲律賓樞機主教 (Luis Antonio Goko Tagle)交談。我問他一個棘手的問題。我明白做人要原諒及忘記仇恨(forgive and forget)。 我可以原諒,因為這是我可以作的選擇,可是我忘不了我所受的傷害。樞機對我說耶穌復活以後出現在門徒面前把雙手給他們看。耶穌的傷痕並沒有消失,他帶著傷升天。我想到成聖的比奧神父。直到死,他的五傷還在流血,因為世人仍不停的犯罪。我明白謳機的教導,從此不再為我因忘不掉傷害而自責。我可以用我的傷痕來淨化我自己。正如在「聖母媽媽到萬金」的書上看到的:「聖愛傷痕,待其痊癒,惟在天庭」。

我可以改變自己,但我改變不了我丈夫的個性。我最討厭他胡亂發言。既使不懂,也要為發表意見而發表。我常常為他的謬論生氣。有吵不完的架。有一天,陳美智修女傳來一則小故事:“有兩個人吵了一天,一人說三八二十四,另一個人說三八二十一,相争不下告到縣衙。縣官聽罷說:「把三八二十四的那個人拖出去打二十大板。」二十四的人就不满:「明明是他蠢,為何打我?」縣官答:「跟三八二十一的人能吵上一天,還說你不蠢?不打你打誰?」” 這個故事對我啟發很大。再當外子發表謬論時,我就想:「又在三八二十一!生氣的人要杖責20板!」這樣一想,我就不生氣了,連架都懶得吵。無人相應,外子也少說兩句。日子好過多了。

我以為夫婦之間需要有情愛。幾十年的磨難,情愫盡失。一個沒有感情的婚姻又何需勉強?友人勸我:「人老需要一個伴!」我不以為然。我需要的是空間和自由。大女兒永愛介紹我去看一部電影,是個年青的中國導演,得了許多國際奬。美國第二代以此為榮,都跑去看。片名是「江湖兒女」。片中一位女子為男友背黑鍋坐牢五年。出獄後男友已另有新歡。此女子在窮困中興起,經營賭塲。男友因中風癱瘓被新歡遺棄。此女將其迎至家中照顧。問其由,她答道「己無情感可言,但為江湖道義!」

外子也是個講道義的人。與我分居十一年中,他教會的長老們告訴我他沒有沾過其他女人,為此長老們都很欣賞他。我問他:「沒有女人倒貼嗎?基督教會中非法移民充斥,你有資產,又有公民身份?」他説:「她們都太 醜了。」想來我已年老珠黃,感激外子不嫌我醜,仍在意我。雖然我對他情感淡泊,為了江湖道義,仍需堅守這個婚姻。

我去老人中心運動。一低頭,馬上暈眩想吐,倒地不起。第一個反應就是打電話找老公來接我回家。老人中心雖有眾多老人,我謝絕一切幫助,靜待老公來接。到底我是需要一個老伴。感謝天主,他還在。

  原載於《芥子》56期,2019年9月10日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