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滿的愛

陳擎虹

關鍵字:

祈禱、代禱、玫瑰經、禪、虹霓、圓滿、愛

 

領洗二十多年後,再找出玫瑰唸珠來唸經,是因父親過世,一方面為先父亡靈祈禱,一方面也是為自己解困。

守喪期間,曾在聖堂為傷慟的母親唸玫瑰經,很完整地唸一串玫瑰經需時十五分鐘。在這十五分鐘內,專注的程度超乎往昔。返家,由母親的反應和神情,似乎她心靈感應到「通功」的效果。印象中,這是唸玫瑰經的一次高峰經驗。

之後,常在長長的車程中,繼續為先父唸玫瑰經,一串又一串,彷彿可以串上天堂,彷彿如此唸是在幫亡靈積功德,保證先人可以直接升天。不過,唸著唸著,一串接一串,唸到口乾舌燥人累時,自然而然安靜下來,閉目養神。

此時,坐在巔簸吵雜的車廂內,心靈卻是一片安寧,整個人是全然的安靜,心神是從來沒有過的收斂。可以在花香鳥鳴中靜觀天主的化工,也可以在車水馬龍中欣賞人文的傑作。

不幸,好景不常。兩年間,父死母病。不到一年,母親也走了。雖然明知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內心深處總覺難以接受。更好說是整個人被死亡震懾住,每天所遇人事物,木然應對。只是白天工作,夜晚練字。

此後有好幾年,隨著朋友出入寺廟佛堂,跟著打坐參禪,不思不想,盡量空空空,到處參參參。一次參加聖嚴法師帶領的禪七,一天坐十個小時,每天參嚴肅的生死大問題。之後,再去望主日彌撒,聽神父以輕鬆語氣所講的生活化道理,直覺如坐針氈,聽不下去,心神枯燥極了。

這才警覺自己的靈修之路是否走岔了?於是,不再攀高求異,仍舊回到原點,從最基本的唸經再出發。腳踏實地走大路,才是最可靠的。畢竟,這是聖母教我們的祈禱方法呀!

那時還住校,晚餐後,與同事四、五人一起,邊散步,邊唸經。每一端為某一意向,一人領經,其餘跟隨,真是其樂融融。如此盛況,隨著其中一人入會、一人結婚、一人出國、一人住家而解散。幾年後,宿舍改建校舍,我也正式揮別山林,大隱於市了。

每天六點出門,披星戴月迎朝曦地趕校車,車行駛於橫跨台北的建國高架橋上,匆匆塞下早餐,就是唸玫瑰經的時刻了。精神好時,心神專注時,一天來回,可以唸到三、四串。

要代禱的意向,隨著愈來愈多的親朋好友升天,也愈來愈增加;而二十、二十一世紀新舊交替之時,全球上自天象下至人事的諸多變故,更增添了代禱的內容。九二一、九一一的餘波,不分國內國外,盪漾在普世人心裡。個人能為之化解的,惟有恆定地、簡捷地,一字字、一句句、一串串地代禱,消災祈福。這絕不是憑個人的力量,而是託聖母的轉求,更好說是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犧牲。

其實,走在路上唸玫瑰經,即使不能很專心,至少可以很安心,這是絕對可以安慰自己的一點。有一次,也是邊走邊唸,唸珠隨著腳步晃盪,擺幅加大。突然,串唸珠的魚線甩斷了,白玉珠大大小小灑了一地。事出意外,心猛一驚。

過幾天,我就要上飛機,去昆明、麗江、大理避年。這是否是個預兆?心裡直嘀咕,難免擔心空難,而粉身碎骨。趕緊抓住斷線,俯身四處尋找散珠。前後找了兩次,仍未找全,還少了七顆珠子,懊惱得很。這串玫瑰唸珠是以前教的學生去墨西哥開會,帶回來送我的,當時我就說過玉石這麼沉,魚線一定會斷。果然給我料中,心頭還是不是滋味。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上了飛機,仍然唸一串又一串的經,保一路順利,求一團平安。行程的第三天,從昆明搭小飛機到麗江時,值午後一、兩點,正在雲貴高原的上空。邊唸經,邊外望,俯瞰底下的梯田,真是山田青綠,浮雲悠悠,光景壯麗。

忽然,雲散景清。陽光下,梯田上,有一圈圓圓的彩虹,初以為是機窗玻璃造成的幻象。揉揉眼睛,再仔細看個清楚。天啊!真是彩虹。不僅一圈,還有另一圈,是虹霓雙現。趕緊掏出照相機,想攝下這一奇景。可惜大陸飛機窗子厚又渾,拍攝不了,卻深深刻印在我的心版中。

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若望一書第四章十八節的經句浮上心頭:「圓滿的愛內沒有恐懼,反之,圓滿的愛把恐懼驅逐於外。」隨著這經句的浮升,飛機繼續飛行,我所凝注的彩圓虹霓當中,出現飛機的影子,那短短的幾秒,成了我終身難忘的奇蹟——一個愛的奇蹟。天主藉著高空的虹霓,以及彩圓虹霓圈著的機影,告訴我祂不但保護我,而且守護著整個飛機上的人。

這一路,不,更好說,這一生,我想,除了感謝讚美,還有什麼話可說了呢?

 

原載於《見證》月刊, 2002年 3月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