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的聯想二則

黃長春 + 王玉梅

關鍵字:

手、奚淞,基督,佛陀,觀音,盤古,基督奧體,千手觀音,智慧、慈悲,治癒、復活、感恩,助人

 

一:大能的手(黃長春)

 

誠心祝福大家身心靈平安健康。天主賜我們滿滿的平安。

徐錦堯神父說過:「沒有雙手,我們如何去幫助基督那些『最小的弟兄』?」

說得真好,就基督信仰而言,我感到天主的肖像,最特別的就在手的部位了。

就中國創世神話而言,重點也在手部位,例如盤古耗盡精氣神,以「雙手」撐開天地,使大地不再混沌黑暗。

就佛教美學來說,如奚淞老師畫作〈護花菩薩手〉,是他描繪象徵人之心性的蓮花,在觀音細心慈悲地護持下,安然地度過一切的煩惱與苦厄。而〈解縛手〉則為解開心結,使人獲得真正解脫與自在微笑的智慧手勢。這是奚淞老師受印度阿姜塔石窟佛像「說法印」的感動所繪的。

杜敬一神父臨摹自東正教神父及聖像畫家Gregory Krug(1908-1969)的作品〈耶穌復活亞當與厄娃〉。我在看這幅畫時,感到「手」也是此畫的焦點之一。耶穌伸出右手,溫柔地握住亞當無助的手腕,說明耶穌的手是具有治癒與復活的大能。

擁有信仰的人真好,在人生的旅途中,能真切感受到,彼此以基督復活之手的大能、佛陀〈解縛手〉之智慧、觀音〈護花菩薩手〉之慈悲,以及盤古之手的創造力,關懷彼此、祝福對方喔!

 

二:耶穌的千手千眼(王玉梅)

 

讀到長春關於「手」的分享,讓我想起幾件往事。

岳偉利修女讀高中時,有一次去仁慈聖母修會的新竹會院,看到會院裡的苦像沒有手,特別請教跪在地上為痲瘋病人療傷的修女,修女回答說:「我們就是耶穌的手啊!」修女們無怨無悔、真誠愛人的行動,深深打動了岳修女年輕熱情的心,大學畢業後進入仁慈聖母修會,開始為大眾服務。

我將岳修女的故事和好朋友李宗德醫師夫婦分享,李醫師讀了,立刻回我email :「好一個:『我們就是耶穌的手啊!』,難怪修女們都無怨無悔、真誠愛人,幫助了無數需要幫助的人。就像是佛教裡的『觀世音菩薩』,為了替眾生救苦救難,需要『千手千眼』啊。神父和修女無私的奉獻精神,正是主耶穌的千手千眼。」很感激李醫師這麼說,於是回他:「您也是觀世音菩薩的助手呀!」願我們彼此共勉!

李醫師是宜蘭人,很早就皈依星雲大師,他雖已退休多年,但仍負責兩個基金會獎助學金的審查和發放工作。他認為教育對家庭貧困的孩子尤其重要,因此在他父親逝世那年他們兄弟設立了「清寒獎助學金」來照顧宜蘭地區窮困的孩子。後來連居住在美國各地的第二代子女也陸續參與協助並成為重要的贊助人。李太太個性開朗,言談十分幽默,在美國時不但提供北卡州的房子給佛光山做道場,也陪伴寂寞的老太太們打麻將,讓她們贏小錢尋開心。記得我們年輕時,每當太太們聚會餐畢,她就請我們每人交一千元給佛光山辦學校,我們也歡喜有機會盡一點心而樂捐贊助。李醫師他們在宜蘭幫助孩子讀書一晃就已三十七年,有位校長曾稱讚說,這是他經手最長壽的獎學金!

三年前,由於感受到台灣社會——「單親家庭、外配家庭還有隔代教養」的問題越來越嚴重,正好有一位高中同學詹征雄夫婦發心要捐出一筆錢來回饋社會,在李醫師的建議下,設立了「台灣好慈善協會」的獎助學金,本著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心來幫助宜蘭和台北地區更多的弱勢家庭,讓他們的孩子能夠安心向學,「能夠感受到社會善心人士的關懷」而正常的成長。

這些都使我想到聖保祿宗徒說的話:「你們便是基督的身體,各自都是肢體。⋯⋯原來身體不只有一個肢體,而是有許多。」(格前十二)。也使我記起外婆在世時的耳提面命:「日本人入侵安徽蚌埠時,要不是義大利烏蘇拉會的修女和耶穌會的神父挺身而出、鼎力相救,真不知還會不會有你們這些孩子⋯。」是的,一些外籍神父、修女為了將福音傳到中國,心甘情願地遠走他鄉,無條件的服務需要幫助的人。外婆說,為了保護躲到學校的學生和難民,他們關閉校園,百般交涉,就是不讓日本軍人進入擾民,管理男校的神父和管理女校的修女們,好幾個月都緊衣縮食,就是為了和難民分享資源。是的,他們以行動傳揚了福音,以行為見證了福音的價值,他們確實是耶穌的雙手和雙眼!

教宗方濟各曾說過「眾多肢體,同屬一身」的比喻,引導我們思索我們的身分──奠基於彼此相通,亦根植於相互差異。⋯⋯因我們學習基督包容一切的目光,使我們以一種嶄新的方式,發現相互差異的重要性⋯⋯。我們彼此都是一身的肢體,從社群網路團體到人類全體。

「眾多肢體,同屬一身」的圖像,使我想到李醫師說的千手千眼。在天主教的大家庭裡,我們都承認基督是頭,我們是同屬一身的肢體,我們藉著聖體聖事彼此相通,即在領聖體時,不僅信友和基督奧體相連,也和其他人連為一體。

感謝教宗的教誨,以及岳修女、李醫師和長春的分享,使我意識到我們互為肢體且更親密的連結在一起了。願我們懷著慈悲和感恩的心,盡力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成為耶穌和菩薩的助「手」!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