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周文漣

關鍵字:

 遊船、海洋、沙灘、浪花、中國繪畫、構圖、陰陽調和、回歸天父、人生旅程

 

在美國方圓百里都可稱為鄰居,所以德拉瓦州距離我家只有二十里的車程,可謂近鄰。幾年前,我參加了此地華美聯誼中心的長青社與踏青社,他們不時舉辦各項活動,健身聯誼,又讓生活充滿情趣。今年五月,我說服自己越過需授課的約束,參加了百慕達一周遊船,舒展一下身心,希望也能為我的下一次畫展,啟發些許靈感。

碧藍翠綠的海洋延展至天際,時而晴空萬里,時而白雲蒼狗。有一天出遊時,天空飄著綿綿細雨,白浪滔滔,拍打著粉紅色的沙灘。我赤著雙腳踩在浪邊,體驗著浪花的湧進,瞬時又在腳指間退去,聯想到人世間的擁有與逝去。東方哲學中,最大的特色就是虛實有無的平衡與對應,顯現與隱匿的並存。中國繪畫的構圖概念,注重的不是幾何圖形,也不是光影明暗,而是陰陽調和,疏中有密,密中有眼,眼中有你,你中有我,我中有乾坤,乾坤見微妙。一首熟悉的唐詩王維五絕湧現心頭: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踪滅;

  孤舟簑笠翁,獨釣寒江雪。」

 

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帶著我們由宏觀的千山萬徑,到虛無的鳥絕人滅,順著簑笠翁垂釣的一絲漁線,再擴展到茫茫江雪,你想他真的兀自一人垂釣江雪嗎?還是沉浸在無垠的靜觀思維之中?

這次船遊,雖然周邊的朋友都在談天說地,我似乎感覺自己置身在另一境遇裏。我安靜地檢視自已,容許自己擁有一份自在與虔誠。人生是一段藉聖神,在基督內,不斷回歸天父的過程,知道上天在冥冥中掌管一切,心若交託,必無憂慮,便可找到永恆不變的安息之所。我們不是經常唱「野地的百合花穿著美麗的衣裳,天空的鳥兒不為生活忙。慈愛的天父天天都看顧,祂更愛世上人,為他們預備永生的路」?

願我們基督徒的信仰生活,能夠時時體驗天主聖寵的喜悅,欣賞天地的美善與萬物的和諧。

 

  摘錄自原發表於《心泉》92期的
〈以道引畫,以畫釋道(山水篇)〉,
2015年10月15日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