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源之愛存於心,一任清風送白雲

周文漣

關鍵字:

黃山、中國山水畫、與自然合一、與造化合一

二○○四年秋,我與北京中央美院接洽,舉辦了一次為期兩週的書畫研習活動,參加的學員大多為美國中國書畫學會的成員。中國人在國外經歷了人生大半的歲月,血液裏本來就流淌著中華文化,而參加的幾位美國人,也是因為受了中華文化的吸引而來,到中央美院進修,去各個美術館參觀,在文化的氛圍內實地感受,其本身就是最佳的學習經驗。兩週的活動豐富多彩,趣味盎然。

接著我們安排到黃山旅遊寫生,黃山是喜畫山水者必遊之地,到了那兒,你才會明白中國畫中,雲霧裊繞著的山水,原來正是中華大地的真實寫照。臨行前,我曾請教美院的指導教授,到了黃山我們應該看什麼?他回答說:「自然是藝術創作的聖典,面對自然,要與自然對話談心。」對話談心?是的,中國山水畫是寫趣、寫意、寫生命力,是能傳神的。在繪畫中,要代山川言心,還得有人文素養,當自然與人合一時,我們會找到人生觀,找到世界觀,也找到生命的源頭。

記得當時,我佇立黃山石階上,仰望穹蒼,俯瞰山谷,傾聽心底,希望得到些許啟發,但眼前只見雲霧蒼茫,空無孤寂,什麼也看不見。千年石上古人踪,萬丈岩前一點空。心中正在納悶,忽來一陣輕風,吹散了雲層,崔嵬山峰豁然巍立眼前,傲世蒼松,點綴其間,天地瀰漫著和諧,萬物充滿著生機,此時無言勝有言,只有虔心感悟造化之玄妙。

中國人說「無言相對最魂銷」,當我們濃郁的情感、深邃的思維,豐富到了一種超過語言所能描述的境界時,實在無話可說,也無能為力。天主的德能卻開始彰顯,在這純靜的境界裏,我體驗到父、子、神的臨在,祂與我們的心靈共融為一體。

真正卓越的中國古典詩歌、繪畫,都講求「外師造化,中得心源。」此心源即老子所追求的、與宇宙本體合一的經驗,先與自然邂逅,得其精妙;而後超然物外,復歸其根。如九方皋相馬的本領一樣:「在其內而忘其外,得其精而忘其麤。」大美的中國畫,是希望體現自然之美,當作畫者心志回歸根源時,心不再為形役,那筆墨亦入「無為」之境,似口經心,卻得渾然天成之作。所以許多畫家,往往在他們的作品中,表達了與造化合一、心領神會的經驗。

我想基督徒的深度祈禱,大概也是這樣,即在心靈深處,經驗基督的生命湧入我心,靜中生動,動向歸真,而止於至善的天主。就如聖保祿說:「我生活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內生活。」(迦二20)是根源的天主讓我們得到。

    「誰若渴,到我這裏來喝罷;凡信從我的,就如經上說:從他的心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若七37~38)
    「一切美好的贈與,一切完善的恩賜,都是從上,從光明之父降下來的。」(雅一17)

 

摘錄自原發表於《心泉》92期的
〈以道引畫,以畫釋道(山水篇)〉,
2015年10月15日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