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國文字之美看中華宗教觀

雷煥章神父主講、文夢霞紀錄

關鍵字:

甲骨文、石器時代、宇宙觀、人生觀、宗教觀、上帝、鬼神
 

為什麼要研究甲骨文,它在中國文化當中曾顯示些什麼?一個民族的文化,不是那麼容易了解的,譬如你遇到一個大你十幾歲的人,即使請心理學家來分析,面談了好幾百次,還是很難完全了解他,為什麼呢?因為這個人的人格經過幾十年的發展,那麼複雜的事,是分析不出來的。文化也是一樣的,中華文化經過好幾千年歷史的發展,受到很多外來的影響,種族的融合,那麼豐富複雜,是不容易弄得清楚的,雖然很多學者發表文章,指出中國文化的特點, 那也只是一些概括性的說法。

我們看人的成長,如果能詳細知道他小時候的事情,譬如他3至5歲時曾發生過什麼事情,分析他那時候的心理,了解他的個性,就容易得多了。因為小時候發生的事及他當時心理反應,均將影響他一生。同樣的,文化發展的過程也非常複雜,從一個民族先民初期發展階段,找出其中重要特性,你會發現直到現在其影響可能仍存在,譬如,從中華民族的宇宙觀、人生觀、宗教觀,就可了解這民族的文化是什麼?它蘊藏最深的根源是什麼。因此,從甲骨文中可發掘中華文化發展初期的訊息,了解中國先民心裡的神明和祖先,就可以了解中國文化最重要的部分。

不過,要了解古代人的思想,不能以現代人的眼光去看,首先要忘掉我們現處的環境,把自己倒回三千多年前的時空中去想像,才能真正了解那時候發生的事物。

我最近看到 David N. Keightley 一本研究新石器時代的書“Spirituality of Neolithic China”,大約在仰韶文化以後,從公元 8千年到2千多年前,那時候生活在中國的人和其他地方發現的人類,在精神生活上就已經有很大的差異,我們從墓葬的遺跡,住屋的遺跡,以及陶器上的圖案都可以明顯地看出來。在其他地方發現的人類,因為生活艱難,缺乏食物,人活不長,小孩百分之八十未成年便死了,一個族裡人口愈來愈少,生活真是不簡單,所以他們開始注意生命的來源,這一點很重要,他們將與生育有關的事視為神聖,譬如看重生孩子的母親,而以生殖器的圖案為偶像,加以崇拜這些現象,但這在中國卻很少看到。

後來他發現,中國發源地的中原,那時是一塊土地肥沃,水源充足,有森林的地方,人口不算太多,很容易生活,因此他們不怎麼怕死亡,不需要恐懼什麼。換句話說,中國文化萌芽時,中國先民是在很安全,很自在的生活狀況下產生了文化,這是中華文化的一大特色。

今天我們從甲骨文探討中國人的宗教觀。甲骨文是刻在龜甲或獸骨上的文字,大多是商朝後半期的遺物,在河南殷墟出土。從甲骨文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出商朝時的人們認為天地之間到處都有鬼神存在,但並不是多神主義,他們心目中的神明雖然多,但是有一個最大的;他們稱為「帝」。這和天主教的 說法幾乎一模一樣,天主最大,天主的屬下有一大堆天神(例如 Cheinbim、 Seraphim 等)另有一些聖人、聖女(這些是由人成聖的);所以我們看得出來天主教對天堂的概念幾乎跟商朝的中國人一模一樣。這些神明要分擔很多事情,「帝」則是大老闆;如果祂要管天地萬物所有的事就會太忙碌,所以由下面的許多神明替祂辦事,因此有很多像風、雲、日、月、山川、四方等等的神明。

在我小時候,法國故鄉附近有個森林,森林裡有山谷,強盜經常出沒其間, 因此山谷入口設了一個特別小的聖堂,跟台灣鄉間小土地廟一樣,裡面有一個聖人像,過山谷的人就要送點東西,或者鮮花,或者送錢(但窮人會來拿走),或點一根蠟燭,你拜一拜,就會保祐你經過山谷。原來商朝的人和我故鄉的人是一 樣的,不要以為他們這些概念是很特別,其實這是非常自然的事。總之,我們可從甲骨文了解了中國商朝時的人是信仰上帝的,祂是萬物的主宰,管轄許多神明和祖先,但是祂是至尊無上的。商朝人用各種祭祀朝拜祂,並經由與祖先溝通,完成天人之間的和諧關係。另外我們看甲骨文,知道那時的中國人愛好音樂,希望與自然和諧,彼此建立 一種非常親和的關係,正如老子的宇宙觀:「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萬物的生機都隨自然的規律,一定要盡自己的本分、守上帝的誡律,才能得到發展。因為宇宙間所有的萬物都有很好的關係,所以做人是很有意思的。

原載於神修小會(1985),《心泉》第 39 期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