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51期 51

芥子51期 -秀惠 (陳懷台)

秀惠


 

陳懷台


 

秀惠是我大哥獨生子的太太。他們結婚的時候我在美國,沒有回台灣參加婚禮。因為他先生是獨子。婚後還是和公婆住在一起。秀惠是台灣省藉的鄉下姑娘,信奉傳統宗教,拜多神。因為她和我沒有什麼共同㸃,再加上隔了一代,我們很少來往。

姪兒去大陸作生意。生意沒作好,反倒沾花惹草,搞婚外情。秀惠在台灣事奉公婆。除了作一份全職建築設計師的工作外,還撫養兩個孩子。我對秀惠說:「陳家對不起你!」

晴天霹靂,在2005年秀惠的兒子生重病,姪兒才把大陸的生意結束回到台灣。豈料在2010年姪兒也病倒了。不能再工作。秀惠留職停薪六個月照顧病人。他們已搬離出大哥家自己在外租房子。秀惠的辛苦,經濟的壓力。可想而知。秀惠那時什麼神都拜,什麼經都唸。常常感覺到家裏有鬼,有「壞東西」。為了保護丈夫,她會繞著姪兒的病床,不斷的唸經駆魔。她後來對我說她再怎麼唸經求佛祖保佑,仍然沒有平安感。

在2012年,姪兒信奉了基督教。賢淑的秀惠送丈夫去佈道大會,自己就在外頭等候。她對姪兒說「你信你的,我拜我的。」約法三章,互不干涉對方的宗教自由。有一次,牧師出來親自請她進去聽佈道。礙於情面,她就進去了,她心想就算多拜一個神也無所謂。豈料她接觸基督教以後,感覺到從未有的平安,就變成一個非常虔誠的基督徒。開始看聖經及祈禱。她說基督不但給她平安,也替她解決很多經濟上的困難.在2015年6月,姪兒緊急進入三軍總醫院。秀惠沒有錢付醫藥費,但她仍然堅決先住院救命,再去想辦法籌錢.當他帶著公司預支的薪水去結帳時,出納員沒有收住院費,只收雜費,因為姪兒住的是軍人床。秀惠説姪兒不是軍人。但是出納員說他們是按床收費,不管姪兒是不是軍人,軍人床不用繳費,秀惠感謝耶穌基督解決他們經濟上的困難,一路哭著回家。這種事在他們的生活裡層出不窮。秀惠也不怕自己窮被人見笑,為基督在教會裏做許多的見證。

我孫子天福的奶媽虐待孩子又說謊把孩子帶去約會沒有去圖書館上課。我抓了她幾次,她還聲淚俱下宣偁我欺負她,要女兒把我趕走不許出現在女兒家,不然她馬上辭職。我就被趕出去了。奶媽曾威脅我說要跟我「幹上」。想不到她終於把我趕走。我非常痛苦,放心不下孫子。我是為了照顧孫子才提早退休,現在居然不讓我看到他。有一次孫子有傷,奶媽支支吾吾的無法解釋,謊言前後顛倒。女婿終於裝電眼,親眼看到奶媽虐待孫子,才決定換奶媽。可憐的孫子被虐待的時候一聲不吭。女兒擔心他有智障。他們不願意再找中國奶媽,就從德國請護士來,但是要三個月以後才能到達美國。臨時很難找人代三個月。因為我左手受傷,沒法抱孩子。女兒不讓我接手。我急的像熱鍋螞蟻,不立刻換奶媽,孫子會出事的。我請天主解決困難,就想到要求秀惠留職停薪,來美國幫忙三個月。秀惠很願意來幫忙,但是她剛接任一樣很大的工程,不知道老闆能不能中途換人。秀惠和姪子都替我懇切的祈禱。他的老闆終於同意讓秀惠留職停薪。我馬上買了飛機票把秀惠飛到美國來。秀惠說她作奶媽沒有經驗,怕姑姑會失望。他兩個孩子小的時候大哥家有傭人。我說只要你來,把奶媽換掉,就是最大的恩惠了。其他的事情我們兩個人一起做。

秀惠對孫子天福非常有愛心。開始時天福不要他抱,他就安靜的陪在天福身邊替他拿玩具。絕對不勉強。天福一醒來就指著門口要出去,不肯待在家裡。我們每天八成的時間要帶天福出去在外面玩耍。過了幾天,天福就讓秀惠抱了,而且反過來不肯出去玩,要待在家裡。我想他開始有安全感,知道在家裡不會再受虐待。家裡玩具多,比外頭好玩。我們按照醫生處方,每天把天福的左眼睛遮住六個小時,預防幾乎失明的右眼肌肉萎縮,耐心地喂他吃飯。過了一個星期,天福的治療師來,很驚訝的發現天福變活潑了,開始講話,不再是一副木納,鬱鬱寡歡的樣子.他在診斷書上寫著「天福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女兒問我。我說天福是我們的大老闆。他永遠是對的。不會說錯任何話,也不會做錯任何事。我們盡情地愛他。天福開始唱歌,講完整的句子,還會跟我們開玩笑。問他要不要喝水,他回答說他要喝咖啡。絲毫沒有智障的跡象。不但是體重增加,他的眼睛肌肉和眼底都大有進步。醫生們很高興。秀惠是他的舅媽.他看不到秀惠時就會叫:「舅媽,來!」秀惠會答應:「佑,來了!」這個家充滿了愛!

秀惠的個性和我是極端的不同。我是急性子的人,秀惠動作緩慢,超有耐心。所以我們的職業都和我們的個性吻合。我做電腦數據分析。只有電腦的速度比我快,和電腦合作無間,非常過癮。秀惠畫工程圖,一横一直,絲毫不差,急不得也。雖然她動作慢,但是也把所有的事都做完了,晚上可以做到半夜。我一向是蠟燭兩頭燒,同時做多樣事.一個鐘頭可以做出六樣菜。有一天,我想體驗一下秀惠站在爐頭等待稀飯收水的心態,就耐著性子站著看稀飯滾。開始時我覺得自己在浪費時間。稀飯滾的時候我可以做多少事?但後來慢慢地我感覺到一陣平安。我想到一位天主教神父說的:「一件事如果需要10分鐘的話,就用15分鐘來做。」早做,晚做,事情都會做完的。放慢動作可以享受平安。我在秀惠身上學了一大課。

秀惠從不搬弄是非。在家裡她扮演隱形人默默的在旁邊幫忙,非常低調。這就是我要學的謙遜。我每想到以前的奶媽趁我出國的時候,讓人蛇集團帶非法偷渡的人住在我家,還偷我的東西,我就氣憤填胸。雖然我有鄰居做證。鄰居把我們中間的矮牆拆掉,蓋了一個高牆,因為我的「客人」跨過矮牆去偷他們的東西。女兒仍然相應不理,認為我誣賴奶媽。秀惠勸我要原諒,我實在無法原諒,就跑到教堂去辦告解。神父聽完,非但沒有叫我去原諒,反而要我報警。我回家以後寫了一份報告交給警察局,把奶媽的資料報了案。很奇怪,這件事就有了結束。我不再氣憤。奶媽走了,家裡安靜下來,再沒有人說謊話,搬弄是非,虐待天福。從此天福有好日子過了。感謝秀惠。

三個月很快的到了。秀惠要走了。她問我還需要再幫忙嗎?我的心裡很難過。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一個職業婦女千萬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事業。長江後浪推前浪,步入中年的人,一旦失去工作就很難再回到職場.秀惠必須回台灣。我相信天主會保護天福的。送完秀惠上飛機後,回到家裡感覺好空洞,冷清。耳邊還聽到天福在叫:「舅媽,來!」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