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52期 52

竪琴 Harp

吳望堯 著 星熒 譯

竪琴 Harp

(吳望堯 著;Original in Chinese by Wu Wang-Yao)
(星熒 英譯English translation by Hsing Ying 星熒)

 

我的心是隻小小的竪琴, 久久沒有人來彈奏。

 

My heart is a "little-little" harp
not played by any one for a long-long time.

 

如今發出了優美的聲音,
被你一雙纖纖的手。

 

Now, it bursts out such beautiful sound
made gracefully by your pretty hands.

 

你切莫把琴弦彈得太重,
因為弦絲業已陳舊。

 

You should not play it too hard,
since its strings are already “old”;

 

也不要儘管輕輕地撫弄,
那將撩起我的憂愁。

 

Neither just make gentle touches either,
that will only bring up my sorrows!

 

【註】《竪琴》是 吳望堯 大約在1956 年前後 原著于台灣;星熒 2018 年 二月 英譯 于南加州的 娜荷雅。有關 此詩之評註,錆參閲下一文,《介绍 東西方兩個詩人的「情詩」 (閒談 我譯的 葉慈 和 吳望堯 的那兩首 情詩)》

【Note】:Wu Wang-Yao 吳望堯 wrote 《Harp竪琴》 in Chinese around 1956 in Taiwan; Hsing Ying 星熒 translated it into English in February 2018 in La Jolla, California. Please refer to next article about remarks and comments of the two poems I recently translated.

 

《介绍 東西方兩個詩人的「情詩」》【註】
(閒談 我譯的 葉慈 和 吳望堯 的那兩首 情詩)

去年秋天我中譯 葉慈的《當你老了》,今年春節我又英譯了 吴望堯的《竪琴》,現在我們來談談這兩首情詩的著者及其「愛情觀」。

這兩詩的背景介紹:

(1)兩詩都是以第二人稱的「你」為對象而寫的。兩詩都在談「愛情」。

(2)兩位詩人都是男性,葉慈(1865 - 1939)是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 間愛爾蘭最著名的詩人,而吳望堯(1932 - 2008)生於中國大陸,作此詩時在台灣,兩人的「代差」超過半世紀,「地缘文化」相隔大半個地球。

(3)葉慈是西方的大詩人,吳望堯在台灣有個大詩人的「詩友」余光中(藍星詩社)。依我看來,葉慈 應是一個持才自傲,放蕩不羈的花花公子{有點像中國民初的徐志摩),而吳望堯 的一生遭遇很多苦難,1949 隨兄避亂來台,1960 去南越西貢經商致富,後在 1975 年 越共政權下失去所有財富與自由,後在余光中等台灣文藝界友人幫助下,于1977 年回台後移民「宏都拉斯」,最終客死他鄉 于萬里外的中美洲。

(4)我們不知道 吳望堯的宗教信仰,而從 葉慈的資料顯示,葉慈和他心儀的對象都是傳統的天主教徒,但是「她」卻嫁給英國新教徒的一位英國校級軍官,她並在結婚前就轉變成(converted) 英國新教徒,而在英國新教的教堂結婚,雖然這婚姻沒有維持太久,但葉慈 郤很氣憤,視此為 她 對愛爾蘭的背叛(betrayal) 。

(5}兩位詩人各自寫這兩首詩時,都正當盛年,葉慈應已近中年,而吳望堯還是二十幾歲的青少年。

(6)有關《When You Are Old 當你老了》我的中譯文,請參閱〈芥子〉51 期。

(7)有關《竪琴 Harp》我的英譯文,請參閱〈芥子〉52 期(本期)。

葉慈 是一個才情洋溢,自戀又自負的男人,《當你老了》這首詩是表達「他」想要得到那「無法得到的愛情」時的心情,此詩把他的個性表露無遺,這應是他在中年時,為比他 小僅僅只有幾歲,但相交甚久的女友而寫的一首詩,她是他的最愛,他心中結婚的對象,但一直不過就是長期追不到手的「情人」關係,這是他永存心中的遺憾 ~ 那永遠未得到的「他的真愛」。

讓我再重複述説一遍 葉慈 《When You Are Old 》的詩意,記憶中,我覺得他的《當你老了》是這樣在告訢讀者(為了表現他的個性,我特意將第二叚用第一人稱的口氣來叙述):

~~~~~~~~~~~~~~~~
當妳老了,頭髮也白了,妳 彎腰駝背,老態龍鍾,好像整日都想睡的樣子,
妳取出「那本書」(應該是「我」的詩集吧!),靠近爐邊,慢慢地讀。
同時也在幻想中,追憶妳已失去的青春和永不會再擁有的美麗容顏。

別人愛的都是妳那會消逝的美麗,只有我愛的是妳純真的靈魂,
別人對妳都是虛情假意,只有我愛妳是真心。
當妳年老時,我依舊愛着妳,包括那些歲月㽞下的傷痕!

當妳老時,妳俯身燃著柴火的爈邊,帶著憂怨,喃喃自語,埋怨「真愛」
如何會逃走得那麼遠,他會漫遊在妳仰望得到的山間,但不會出現,
因為有眾多星辰遮蔽著他的臉,妳亦無緣看見!
~~~~~~~~~~~~~~~~

葉慈的這首詩是以假想的「當妳老了,而未嫁給我」為前題背景,描寫 未來的「妳」~ 那個「孤單老女人」- - 在後悔中的凄涼情景。我認為,任何正當青春的少女看到這首追求她的詩時,不僅不會 回心轉意,可能還會 恨他一輩子!後來果然如此,在葉慈 73 歲去逝時,已過 70 歲的「她」都沒有表示悼念,未送他最後一程!

現在讓我們再讀一次 吳望堯的《竪琴》:

~~~~~~~~~~~
我的心是隻小小的竪琴,
久久沒有人來彈奏。

如今發出了優美的聲音,
被你一雙纖纖的手。

你切莫把琴弦彈得太重,
因為弦絲業已陳舊。

也不要儘管輕輕地撫弄,
那將撩起我的憂愁。
~~~~~~~~~~~

吳望堯 寫《竪琴》詩時還是個單身少年,也尚無情人,他用平實的白話,借由一隻「竪琴」(前兩句)含蓄地表明詩中的「我」所過的單身無伴的孤獨生活已經很久了,以及 在初遇他心儀對象時的愛慕之情。不過最後兩句把自己形容得有些「堪憐」但仍不失「自尊」,反而令人還覺得有點「可愛」!此詩漸進式地 寥寥 八行四句 敘述,高潮在最後一句,沒有它就減低了詩意 而不成好詩了。

我第一次讀到《竪琴》是在 《台灣報紙副刊》上,那應是超過半世紀以前的事了,我當時正準備出國留學之前,在有太多盼望的枯寂日子裡,很自然地就喜歡上這首音韵優美的小情詩了。也許是「心有同感」吧!

很明顯地 葉慈的《When You Are Old》是一個男性對一個女性的情詩。著者以置身事外的第三者的身分來窎「世上只有一個男人」是真心愛「妳」,那個男人其實就是他自己,就像我上面的「直逑」的譯文中第二段一樣,而吳望堯的《竪琴》的對象可能是女性,也可以是男性。他是以第一人稱的「我」窵給其心儀的第二人稱異性的「妳」或「你」。

雖然《當你老了》有較高的文學評價,但是 如果你 真將它傳給你想追求的那位自認還是花樣年華的女人,當她看到那首詩的標題時,你的「愛情」就注定完蛋了; 再 等她讀完你的「獻詩」後,她不恨你一輩子才怪!然而任何收到《竪琴》的人,對你縱然毫無愛意,她可能還會為此而沾沾自喜呢!縂之她決不致於會「恨你一辈子」!雖然 葉慈的詩能得到 許多文學獎,但在愛情上,他會是注定的「輸家」,情感處理的失敗者!可是,我們不得不佩服,他的《When You Are Old當你老了》在文學上,的確是一首非常好的詩!

【註】此文是我的讀詩心得與註解而非「詩評」,它僅是有關這兩詩的背景介紹而已!隨意寫來,拉雜瑣碎,謬誤之處,尚請見諒!星熒 2018 年 四月初 閒話雜記 于南加州的娜荷雅。

(The End)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
名字:星熒

在《竪琴》英譯後的文字應是一篇獨立的文章,它是我的 (芥子52-4)的稿件。它的标题是《介绍 東西方兩個詩人的「情詩」》(閒談 我譯的 葉慈 和 吳望堯 的那兩首 情詩)我的原意不是附属在《竪琴》內的一段文字。而是一篇獨立的文章。
星熒 2018-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