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6期 逾越的喜樂

側寫麗霞

陳擎虹

 

  身材瘦高、一頭銀髮、兩眼有神的麗霞,繼續走出工作及居住四十多年的聖心淡水河畔,坐捷運來到台北參加小會,可說是幾乎不可思議的奇事。麗霞忠誠信實,很得聖心修女會的信任。她從實踐家專剛畢業,便一頭栽進聖心女大工作。

  直到第五年,送走兩屆學生大女結束。之後調任聖心女中總務處,接替江澤裕姆姆做人事、總務,不論大、小事,無不盡心盡力做到完美。後又隨智利籍依姆姆管理聖堂、快樂坊,拜訪堂區教友。之後,又協助日籍深山姆姆,負責靈修中心的食宿接待連繫事宜。現在又調到聖心修院從事秘書工作,幾乎成了修女的一份子。

  早年修女晚了一步問她願否入會,因為她之前不久才給養母許配待嫁,善良的她不忍違逆長輩,又念及養育之恩,便順服走入婚姻。兩女一子是她最大的安慰與幸福。其實她的另一半陳松山先生,未婚前是昆明街方濟會培育出來的熱心教友,極富繪畫才氣,油畫筆觸靈活生動。大女兒陳巧明得父真傳,曾獲全國高中西畫比賽銅牌獎,從英國留學回台,曾任母校銘傳大學室內設計建築講師,如今與同學ㄧ起創業,從事裝潢室內設計。二女兒陳嬿如海洋大學食品營養系碩士,考上高中教師證書,遠嫁台南教生物,讓麗霞升格為外婆,一見孫女便笑不攏嘴。至於最小的陳冠宇是麗霞的心肝寶貝,是大姐向可奇聖母許願求得的,所以不只母子情深,姐弟手足之情也濃,全家在信仰生活紮根得更穩固。

  之所以和麗霞熟稔,我倆在聖心工作四十年是一因,彼此在信仰生活上支持勉勵也是一因。記得麗霞任職總務主任時,因公赴外島開會,請我到她家照顧伴

讀尚在讀小學的二女和幼稚園的小兒,一對貌似洋娃娃大眼小嘴的姐妹花,既好奇又新鮮的歡喜羞澀神情,在逼她們寫功課又背書的當下,變得既害怕又苦惱的模樣,沒想到廿多年後出落成亭亭玉立,老大事業有成,老二為人妻母,老三英挺幹練,從澳洲遊學返台,為女友落腳高雄,從事留學觀光行業。前後對比,不由人感嘆也歡欣,歲月匆匆,老一輩引退,新一輩出頭,是人生之常,也是人生無常啊!

  麗霞大半輩子安家育子,等到空巢,才開使為自己安身立命,走出舊軌。她說從老大出國前逼她學開車起,她的世界便開始擴大,能獨立駕車上高速公路到新竹看朋友,也能到台北參加門徒研經班,有系統地讀完賴惠珠帶的、從舊約到新約的三十四堂聖經課程。充實求知,結交朋友,開拓了她的生活面,使她更笑口常開。她曾說她最想做的事是辦孤兒院,照顧無父無母的棄兒孤女。原來在她和顏悅色下,心底的苦痛壓抑,想藉如此助人方式來紓發她童年的孤獨。如今,她常含笑掛口的是完成這心願前,她先陪伴一群也算孤兒的修女吧!這是天主藉工作交託給她的使命和責任,所以當我屆齡退休時,她還繼續留任。其實,她大可退休,安享南來北往含飴弄孫的晚福,但她仍願藉陪伴修女,來服事天主。

  另一服事天主的方式是麗霞的歌唱,極富磁性和情感。有次台北分會年度退

省,大家一起參加週六清晨的修院平日彌撒,答唱詠是麗霞帶唱,低沉渾厚的嗓

音感動人心。還記得褚世傑一出聖堂,便讚嘆不已。每年聖心教師聯誼活動聚餐

完餘興節目,她都會被拱出來高歌一曲「當晚霞滿天」、「漁舟晚唱」。此外,她還用巧手縫製敬禮可奇之母百合花遊行的大幅長條掛布,極富巧思和藝術圖案。由於她一心服事天主,陪伴修女,盡忠職守,無暇講究衣食。有時我會幫她買衣服,她常說太花,不敢穿去學校;有時去她家便飯,就是兩、三盤,多菜少肉、無油清燙的簡餐。如此樸素簡約,卻全力栽培孩子受最好的教育。她還有一項最大的美德是守口如瓶,從不背後談人是非。

  由於近年來,小會復活節前的三天退省,都選擇在聖心的靈修中心,而與麗霞結緣。我們受她照顧,她也認識了小會。加上張瑞雲每年的八天退省也在此,麗霞不只認識團體,也個別認識了許多會員,願在小會初獻,為小會增添聖人和青年組生力軍,不僅她內心歡喜,我們大家也一起鼓掌歡迎,歡迎她一家大小全都加入小會大家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