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6期 逾越的喜樂

阿珷隨筆

鄭嘉珷

 

街舞舞王的見證

  在大安公園旁的靈糧堂,每週三有老人的聚會。每月的第三週叫做「香柏會客室」(香柏是指老人的團體),是請人來作見證。

  今天的來賓是三十一歲的街舞舞王黃柏青,他的舞團是去年全世界大賽的第三名。這是首次台灣的舞團打敗了日本、韓國,代表亞洲去德國參賽。他今年的目標是拿到世界冠軍,為台灣破一項記錄。他給我們看了比賽的錄影,也親自跳了一段。我以前對街舞沒有興趣,也不曾關心過。今天大開眼界。那些高難度的動作,真是挑戰人體極限,看得目瞪口呆。

  黃柏青說,他從小不愛唸書,常在街上破壞東西,或偷腳踏車。到了國中,因為看了L. A. Boys的街舞表演,開始學街舞,而找到了人生目標。十七歲已經與張菲、胡瓜等名人同台,開了台灣第一家街舞教室,二○○○年時還在阿扁的就職典禮上表演。真是意氣風發,不可一世,錢財滾滾。於是又擴大經營,開了另外一家豪華級的大教室。但是因為他擴張太快,經營不善,又態度傲慢,常在網路上攻擊其他街舞的舞團,使得學生和自己的團員都離他而去,甚至負債四百萬。在付不出房租,走投無路,即將面臨破產時,他的女朋友帶他去教會。那天牧師剛好說要為負債的人祈禱。他當場淚流成河,對神的話如飢如渴。不久後,他去向他以前辱罵的人道歉。學生、團友漸漸回來。他把全台灣最好的街舞舞者組織起來,彼此切磋,而非惡性競爭。他們一起為台灣爭得了世界第三名的榮耀。他的舞團團員也都成為了基督徒。負債也都解決了。現在他的舞團經常在各教會做見證。

  這真是一個強有力的見證故事。讓我為台灣的年輕人感到驕傲。

  在見證結束時,主持人請全體聽眾起立,舉手對黃柏青祝禱,求神幫助他贏得世界大賽。將來他若是贏了,每個老人一定覺得自己也有一分貢獻。他也會對所有的人感恩,不把功勞歸於自己一個人。這樣的做法真好。

 

凡事感謝

  聖經說:「你們應當時常歡樂、不斷祈禱、凡事感謝。」(得前五16-18)(這是我唯一記得確切出處的一句聖經。)我雖然相信聖經的話必有道理,相信天主能使萬事互相效力,把不好的經驗變成未來的祝福,但是遇到災難時,實在很難說出:「謝謝你讓我碰到倒楣的事。」

  今天看Good TV上「生命的贏家」,專門鼓勵人樂觀的奧斯丁牧師說:「凡事感謝」在英文裏,用的是in,而不是for就是指在種種困境「內」保持感謝的心,而不是「為了」某件壞事感謝。這讓我茅塞頓開。聽起來有道理多了。災難並非天主所賜,天主也並不常常用奇蹟來阻止災難或惡人。但是天主保證,如果我們有信心,相信天主的慈愛,那麼即使在災難「內」,我們也能有感恩的心。而心態的改變,會讓事情漸漸改善。

 

重活哪個十年?

  昨天是靈糧堂為獨居老人舉辦的餐會,中午在朝桂飯店,席開二十多桌,老人們都盛裝赴約,如同婚宴。靈糧堂每年兩、三次招待獨居老人去高級餐廳吃大餐,其他人則須付費五百元。這筆錢是一位醫師去世時留下來的,指明用來招待獨居老人。(靈糧堂也有為老人送餐的服務,只收二十元。)

  跟我同桌的老人,都是七、八十以上,坐在我旁邊的老太太好像有九十以上。昨天天氣涼爽、舒適,大約23—25度,所以我穿了短袖,騎了腳踏車前往,別人卻穿著冬天的衣服。他們好羨慕我的健康狀況,說我年輕又漂亮,讓我很驚訝。

  上週參加祈禱週末營的時候,神父叫我們用感謝來開始祈禱,有位看起來20歲的小姐說,好像沒有什麼想要感謝的事,也讓我很驚訝。我跟她說:「如果我有你的年輕和苗條,我會感謝得不得了呢!」大家都笑了起來。

  其實,仔細想想,當我像她那麼年輕又苗條的時候,我也沒有為自己的年輕貌美覺得特別感謝,好像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只有失去以後,才知道那時多麼美好。女兒們幼小時,我希望她們快快長大,好讓我輕鬆一點。現在回想起來,她們的童年多麼短暫,那時卻沒有珍惜。所以現在對孫子女們,我好好地跟他們度過每個相處的機會,留下愉快的記憶。

  如果天主給我們一個機會,把人生中某個十年再活一次,你會選擇哪個十年呢?我想,我會選擇六十歲以後的十年。因為,幼年有失去母親、姐姐和國家戰亂的痛;青少年期有考試壓力、情緒及生理都不穩定的煩憂;二十多歲有愛情、性關係、進入社會的困惑;三十多歲面對雙方父親生病、去世和經濟上的壓力痛苦;四十多歲面對人生和婚姻的瓶頸;五十多歲有空巢、憂鬱症的問題。好像六十歲以後一切才都穩定下來,不再受到情緒的干擾,也不再在乎是否有男人愛我,真是身心舒暢。希望這樣的好日子能再持續十年,然後再心滿意足地優雅老去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