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6期 逾越的喜樂

可惜他們不是基督徒

 

  耶穌被釘十字架死了以後,第三天復活。這中間兩天多的時間,耶穌在哪裏呢?宗徒信經裏說:「祂被釘在十字架上,死而安葬,祂下降陰府,第三日從死者中復活。」不過「下降陰府」這幾個字並不存在於更早期的羅馬信經裏,而是後來加上的,所以這個大概不是所有早期基督徒的共識。如果耶穌沒有下降陰府,祂可能去了哪裏?我們今天不妨做個大膽的設想,然後看看後來會發展成什麼一個結局。

  天主是最隨和不過的了。天主子一旦降生成人,就完全是人的模樣,也接受了人所擺脫不了的時空限制;生在巴勒斯坦,就做個道道地地的猶太人。但是天主到底是全人類的父母,而不光是猶太人的救主,等到祂被釘在十字架死了,可以不再受限於時空,耶穌就決定利用祂復活以前的兩天多的時間,周遊世界各個文明古國,和他們分享天國的福音,也算是補足了一生只能做猶太人的遺憾。仙界的兩天半可以抵得上凡間的二三十年,為耶穌是綽綽有餘了。

  這個故事要從耶穌周遊列國,抵達中土的時候講起。那時正是王莽的暴政王朝開始崩潰,義軍起、戰亂不絕的年代。耶穌也隨著逃難的人潮來到了今天四川的一個小縣城,靠著他的木匠本領,暫且安頓下來。等到地勢人情摸熟了以後,耶穌開始在市集茶樓開始教導起他的福音喜訊來,很快地,當地人都知道有這麼一位西方來的木匠老師。不久,願意拜他為師的人越來越多,他的木匠工作反而成了副業。

  耶穌看到中土老百姓因為戰亂而流離失所,心中很是同情。他教導學生們說,天父是仁愛慈祥的。外面的世界再亂,每個人只要從內心深處真正地改變,讓天道取代人道,讓無我取代自我,他們必定會在內心的深處與天父相遇,天父必定要賞賜誰也奪不去的平安。

  耶穌說:「天父愛所有的人,因此你們也要像祂一樣,要以德報怨;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如果每個人從自己做起,都能從內心真正的改變,修身齊家以後,大同世界就不遠了。」

  學生們問他怎麼知道那麼多天父的事?他說:「因為我就是天父的兒子,」從此他們就給了他一個暱稱,叫天公仔。

  時光飛逝,耶穌在中土一轉眼已待了兩年又多,算算也該是啟程到下一站的時候了。他的學生們都捨不得老師要離開,大家在城裏的茶館聚餐,算是惜別。酒過三巡,耶穌站起來說:「我心中也實在捨不得離開你們,但是我的天父在西方有個重要的使命等著我去完成。我走了以後,你們要依舊相親相愛,彼此鼓勵,互助合作。你們聚在一起時,麵餅大家分著吃,因為這就像是我的身體一樣,這樣我就在你們當中,也在你們體內,永遠地陪伴著你們。」

 

  耶穌離開了中土之後,他的學生們繼承老師的衣缽,自稱是天公仔的學生,在各處開辦講堂學院,教導傳授大愛的福音,耶穌的福音就從四川開始,慢慢地在整個大江南北傳播開來。天道講堂的師生們,不論富貴貧賤,大家都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他們相信天父的慈愛和耶穌的教導,他們相信要在這個世界建立耶穌教導的大同世界,要從每個人內心的徹底改變做起。他們信望愛的生活態度著實吸引了許多跟從者。

  耶穌又遊歷了幾個文明古國,然後回到巴勒斯坦他安葬的墳穴。在復活節的清晨他顯現給瑪利亞.瑪達肋納以及別的婦女,後來又顯現給他的門徒們。接下來的歷史,大家都很熟悉,也就不在這裏重覆。

  一千五百年後,一位羅馬天主教會的傳教士去到中國,他是個心胸開闊、愛主愛人的修道人,不只學了一口流利的漢語,更是願意入境問俗,想辦法多方了解華人的習性。有一天他的一個信徒來告訴他說:「神父,你講的道理,有些聽起來很熟悉,和我們這裏天道講堂的老師們教導的,還真的有七八分相似。」神父很好奇,就請這位信徒帶路,去和天道講堂的老師認識、做個朋友。

  這天回來,他很興奮地給在羅馬的長上寫了封信,描述了他這一天的見聞。他說天道講堂的師生們真的是一個愛的團體,大家都沒有私心,一心一意要建立一個大同世界。神父說跟他們在一起,讓他第一次感受到天國真的是那麼近。他還說他們對天父是多麼的信賴,對他們叫天公仔的祖師爺是多麼尊敬,每隔一陣子他們就會聚在一起分餅來紀念他們的祖師爺。為了這些人能夠過這樣高尚道德的生活,他真心的讚美上主。

  「可惜,他們不是基督徒。」他繼續寫道:「他們沒有領過洗,沒有原罪的觀念,也不知道聖事是什麼?他們不認識我們最可敬的聖母瑪利亞,也沒有聽過聖三的道理。」停筆前他最後加了這麼句話:

  「我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讓他們全部皈依成基督徒。」

 

 

補充資料

■古偉瀛

 

致力於中華新文化的建設

(2012/4/28,陶成組)

  對我而言,致力於中華新文化的建設的意義,亦即融合傳統與當代基督文明的精華元素,活出快樂而能發展潛力的人生。

  傳統文化中的元素示例:

  成世光,〈鹽齋拾遺〉,《成世光全集》(臺南:聞道,2010,1987年初版)。

  P. 422

  臺南主教座堂祭臺前楹聯:

  至誠祀神明神怪非神明求神莫忘勤修法

  上帝即天主天公亦天主敬天還須兼愛人

 

《鹽齋解讀》

  中國經傳中的神學道理相當多:一部份集中在書經和詩經,大雅裏;一部份散見其他典籍中(比如四書),需要我們耐心的發掘……神學研究神,也研究人。西方神學依據天主的啟示,是由神而人,自上而下的發展;中國神學依據靈性的體驗,是由人而神,下學而上達的尋求。這是東西方神學的不同點。惟此不同點,也只限於起步的時候。至於二者的終極,則完全一致,都是引人止於至善,到達天人合一的境界。

  《詩.大雅.皇矣》

  皇矣上帝,臨下有赫,監觀四方,求民之莫。

  《詩.大雅.大明》

  上帝臨女,無貳爾心。

  一八四八年黃恩彤奏疏內有下列之言,此奏疏經我考証非黃所奏,但為一當時天主教的士人所寫,很值得參考:

  凡真奉天主正教者。俱以恭敬天地萬物之主為宗。即小心昭事之旨也。以愛人如己為事。乃成己成物之功也。以十誡為約束。即敬天愛人之條件也。以主鑒在茲。為自警自勉。即慎獨之實學也。以省愆悔罪。為善生善死。即改過遷善。降祥降殃之明訓也。

  1.「小心昭事」,是從《詩.大雅.大明》:「惟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國。」

  2.「成己成物」,《中庸》:「誠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是故君子誠之為貴。誠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成己,

仁也;成物,知也。性之德也,合外內之道也,故時措之宜也。」

  3.「敬天」,《詩.大雅.板》:「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

  4.「愛人」,《論語.學而》: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禮記.哀公問》:孔子對曰:「古之為政,愛人為大;所以治愛人,禮為大;所以治禮,敬為大;敬之至矣,大昏為大。」、《禮記.哀公問》:孔子遂言曰:「古之為政,愛人為大。不能愛人,不能有其身;不能有其身,不能安土;不能安土,不能樂天;不能樂天,不能成其身。」

  5.「改過遷善」,《周易.益.象傳》:「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

  6.「降祥降殃」,《書經.伊訓》:「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