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4期 扭轉乾坤的信仰生活

初探陸游入蜀五、六年間的梅花詩

陳擎虹

 

前言

  陸游八十五卷《劍南詩稿》,前後共二千五百二十四首,其中有將近二百首梅花詩。由於時限,在此僅選取《劍南詩稿》中第二卷至第九卷,亦即陸游入蜀之後、離蜀之前,大約五、六年間的詠梅詩作,初探其心靈的起伏變化。

  南宋高宗乾道八年冬,陸游四十八歲(一一七二年),調任成都。他懷著北伐無望,壯志落空的心境,由劍門關入蜀;直到孝宗淳熙五年春(一一七八年)召還令下,離蜀東歸。陸游離鄉在蜀的前後五、六年間,一腔詩情託梅,梅不僅解其鄉愁,而且拓其詩藝;不論其筆意、筆境,由外而內,逐步進展,有如交友,自淺入深;終與梅花,成為知交。

  陸游的詠梅詩,其實和中國傳統歷代文人素來喜愛歌詠梅品、梅節、梅骨、梅風有關。早自《詩經》、《楚辭》,即以花言情寓志;正式藉詩詠花,則在魏晉、六朝。宋代文人,尤其是南宋詩人,更將人文精神賦與花卉;詩分九品,花也分九品;詩乃言志,花亦見性。南宋文人講風骨、氣節,而四季的百草花卉中,以嚴冬早春的梅花,最見文士所高標的風骨、氣節。自此,南宋詩人,尤其是陸游,對家國之忠愛,便完全寄託於風骨凜然的梅花上,這種物我合一的心態,從其惜梅、聞梅、插梅、參梅、護梅諸詩,一一讀來,多少可探知幾分。

  每到冬春寒凍之季,無論陸游身在何地,每每雪霽出遊,必尋梅、探梅、觀梅、賞梅、詠梅。原來這位愛國詩人,在他大多數的豪詞壯語下,仍有其柔情軟性的一面。於是,好奇含趣地翻前找後,挑出一些詩句,欲探索八百年前放翁先生這一小小的心靈角落,究竟他藉梅花詩傾吐了什麼?

 

序曲

  《劍南詩稿》卷一,〈看梅〉絕句五首為陸游仕蜀之前的詠梅詩,僅略具寫景、抒情、言志的梗概,全錄於下,作為本文序曲;並以之與卷二入蜀之後的詠梅詩,前後對照,無論在數量上、技巧上、情境上皆有增進,藉此更可了解陸游在蜀地這一段淬礪精醇的人生歷程。

  從「梅花宜寒更宜陰」,到「幽香著人索管領」,只是物外的言其性、嗅其香,「梅花樹下黃茆丘,古人尚能愛花不?」也只是人家事。「何處得船滿載酒?醉時繫著古梅林。」則是意在酒,不在梅。「梅花有情應記得」對梅多少有情了吧?可是要梅記得的,是他年少的歡謔醉談:「一物不向胸次橫,醉中談謔坐中傾。」和他老來的狂放醉態:「老子舞時不須拍,梅花亂插烏巾香。尊前作劇莫相笑,我死諸君思此狂。」

  至於同卷的另一首七絕〈平陽驛舍梅花〉,有股靜謐之氣,但仍在身外、心外,人花相望,還是兩造事:

  〈平陽驛舍梅花〉

  「江路輕陰未成雨,梅花欲過半沾泥。遠來不負東皇意,一絕清詩手自題。」

 

初識

  從卷二記載陸游入蜀的第一首五古〈雪中臥病在告戲作〉,可知陸游不僅初次見識到三峽的凜冽嚴寒,也初識了寒梅的強勁生命力,「梅花真強項,不肯落春後。」由此他多少領悟到生命的真諦,也得到一些啟示:「清芬終見賞,此事非速售。」這,還需要時間來消化。畢竟,遠調他鄉異地的初冬心情仍在調適中,「已矣吾何言,高枕聽簷溜」的結語,便道盡他一枕滿懷的無奈。

  卷三〈梅花〉筆下有情,詠梅擬人,是正式的詠花詩作。不過異地相逢,流露之情可是冷情、淡情,含怯含怨,所用字彙:驚、孤、殘、恨,直是內心寫照。一腔憤懣鬱結,經一樹梅花引出,不僅自怨自艾,而且轉移、投射向梅:「冷淡合教閑處著,清癯難遣俗人看。」也就難怪他意興闌珊,以「相逢剩作樽前恨,索笑情懷老漸闌」作結了。

 

    〈梅花〉

  家是江南友是蘭,水邊月底怯新寒。畫圖省識驚春早,玉笛孤吹怨夜殘。

  冷淡合教閑處著,清臞難遣俗人看。相逢剩作樽前恨,索笑情懷老漸闌。

  同卷的〈再賦梅花〉更道出心事,原來藉酒澆愁之餘,眼前梅花勾起八千里外的鄉情。此時此地,此人此心,「癯仙」正需「疎影」有緣來作伴,不然,又如何「破愁一笑」呢?

 

    〈再賦梅花〉

  老來愛酒賸狂顛,況復梅花到眼邊。不怕幽香妨靜觀,正須疎影伴癯仙。

  松筠共歎冰霜晚,桃李從教雨露偏。此去西湖八千里,破愁一笑得無緣。

 

嘆梅

  讀到同卷的下一首〈西郊尋梅〉,發現從這首的字裏行間,可推知陸游開始對梅傾心關注了。梅花固是以天賦絕色、絕豔而自矜,陸游不也以資賦絕才、絕學而自期嗎?人同情梅,梅同理人,兩相應和,自有「似羞流落蒙市塵,寧墮荒寒傍茆店」句,明歎梅之景況,實悲己之境遇。雖能接受「翛然自是世外人,過去生中差一念。」「朱欄玉砌渠有命,斷橋流水君何欠?」卻仍心懷不平地感歎:「嗟余相與頗同調,身客劍南家在剡。淒涼萬里歸無日,蕭颯二毛衰有漸。」並藉古事,聲東擊西,自負自許:「淺顰常鄙桃李學,獨立不容鸎蝶覘。山礬水仙晚角出,大是春秋吳楚僭。」由此看來,陸游之所以爛醉於瀲灩盃酒,藉以澆愁,也就難怪了。

 

    〈西郊尋梅〉

  西郊梅花矜絕豔,走馬獨來看不厭。似羞流落蒙市塵,寧墮荒寒傍茆店。

  翛然自是世外人,過去生中差一念。淺顰常鄙桃李學,獨立不容鸎蝶覘。

  山礬水仙晚角出,大是春秋吳楚僭。餘花豈無好顏色?病在一俗無由砭。

  朱欄玉砌渠有命,斷橋流水君何欠?嗟余相與頗同調,身客劍南家在剡。

  淒涼萬里歸無日,蕭颯二毛衰有漸。尚能作意晚相從,爛醉不辭盃瀲灩。

  同卷〈分韻作梅花詩得東字〉已是物我同命,才有北客南枝兩飄蓬的慨歎:「淺寒籬落清霜後,疏影池塘淡月中。北客同春俱稅駕,南枝與我兩飄蓬。」

 

    〈分韻作梅花詩得東字〉

  淺寒籬落清霜後,疎影池塘淡月中。北客同春俱稅駕,南枝與我兩飄蓬。

  從來遇酒千鍾少,此外評花四海空。惟恨廣平風味減,坐看徐庾擅江東。

 

知交

  春去秋來,一年過去。陸游再一季收錄於卷四的四首梅花詩,其以花擬人的筆底功夫漸至成熟,這是他視梅為知己、同鄉,自然而然產生的結果。至於其人經梅香薰染、淨化後,由梅見道、悟道的明智,也逐步在酸、怨的腐氣舊習中,漸露端倪。這四首中的前二首與後二首,在內容、境界上,就有明顯的不同。

    〈梅花〉

  老厭紛紛漸鮮歡,愛花聊復客江干。月中欲與人爭瘦,雪後偷憑笛訴寒。

  野艇幽尋驚歲晚,紗巾亂插醉更闌。尤憐心事淒涼甚,結子青青亦帶酸。

    又

  月地雲階暗斷腸,知心誰解賞孤芳?相逢只怪影亦好,歸去始驚身染香。

  渡口耐寒窺淨綠,橋邊凝怨立黃昏。與卿俱是江南客,剩欲樽前說故鄉。

    又

  玄冥行令肅冰霜,牆角疎梅特地芳。屑玉定煩修月戶,堆金難買破天荒。

  了知一氣環無盡,坐笑千林凍欲僵。力量世間誰得似?挽回歲律放春陽

    又

  折得名花伴此翁,詩情恰在醉魂中。高標不合塵凡有,尤物真窮造化功。

  霧雨更知仙骨別,鉛丹那悟色塵空?前身姑射疑君是,問道端須順下風。

 

  若追問陸游究竟見、悟了什麼道?第三首「力量世間誰得似?挽回歲律放春陽。」是他感動於梅的強勁生命力,情不自禁之餘,所發出的誇飾頌讚,其實也是他欲力挽狂瀾的心願。第四首「高標不合塵凡有,尤物真窮造化功。」是他見到梅花的本質,「霧雨更知仙骨別,鉛丹那悟色塵空?前身姑射疑君是,問道端須順下風。」則是從道家莊子〈逍遙遊〉流逸出的辭彙和思想,末句「問道端須順下風」,不就是他所悟的謙下之道嗎?

  同卷另一首七律〈十二月初一日得梅一枝絕奇戲作長句今年於是四賦此花矣〉,詩中「盡意端相終有恨,夜寒皴玉倩誰溫?」尾聯寫人花對坐,陸游盡心欣賞,盡意端詳;觀照之餘,所生遺憾,已然忘我;甚至於放下自己,一心關注梅花,到了憐香惜玉的癡情地步。

 

    〈十二月初一日得梅一枝絕奇戲作長句,今年於是四賦此花矣〉

  高標已壓萬花,尚恐嬌春習氣存。月免擣霜供換骨,湘娥鼓瑟為招魂。

  孤城小驛初飛雪,斷角殘鐘半掩門。盡意端相終有恨,夜寒皴玉倩誰溫?

 

近道

  跳過五、六、七這三卷,直到《劍南詩稿》第八卷,陸游才又寫梅花。從這首七言古詩,其中「高堅政要飽憂患,放棄何遽愁荒遐?移根上苑亦過計,竹籬茅屋真吾家。」四句,可知他在心境上,已能適應蜀地;對在朝、在野更有一番辨識、體認。一旦自承「平生自嫌亦自許,妙處可識不可誇。」便擺脫了矛盾。「神全形枯近有道,意莊色正知無衷。」明寫梅,實說己。「意莊色正」不僅見其心情恢復常態,而且知其神全近道。外枯內茂,便是梅樹「可識不可誇」的妙處。即使官場應酬上「金樽翠杓未免俗」,不過「篝火為試江南茶」的平淡人生,總算有了新的嘗試、新的開始。

    〈梅花〉

  冰崖雪谷木未芽,造物破荒開此花。神全形枯近有道,意莊色正知無衷。

  高堅政要飽憂患,放棄何遽愁荒遐?移根上苑亦過計,竹籬茅屋真吾家。

  平生自嫌亦自許,妙處可識不可誇。金樽翠杓未免俗,篝火為試江南茶。

  卷八還有一首藉梅花說心事的五言古詩,陸游寫他清晨出城觀梅,晴天旭日下,梅如千堆雪,一片爛漫,花香四溢,引動了他內心深處,一股自認為寶刀未老的激情:「脫帽髮如漆,看花心未灰。」以及他對來年仍懷著返京上任的冀望:「明年花發時,我在兩京道,花香固無盡,我亦未遽老。」遂有「平戎那得妨持酒?會有詩傳劍外來。」的狂想。

    〈平明出小東門觀梅〉

  知心多別離,慰眼易零落。東風吹梅花,爛漫照城郭。晴日千堆雪,偏宜馬上看。

  逢迎無幾日,不惜犯春寒。明年花發時,我在兩京道。花香固無盡,我亦未遽老。

  脫帽髮如漆,看花心未灰。平戎那得妨持酒?會有詩傳劍外來。

 

參梅

  一年過去,平靜如昔。卷九〈城南尋梅得〉四首絕句,陸游顯得滿眼清愁,大失所望。不過他還能出門,前往道觀、竹庵,尋梅、賞梅、折梅、伴梅、問梅,又鼻參梅香。看來陸游或多或少還能轉心移念,這也算是朝向一種清歡境界去自我排遣、自我涵養了吧!

    〈城南尋梅得〉

  老子今年嬾賦詩,風光料理鬢成絲。青羊宮裏春來早,初見梅花第一枝。

    又

  黯淡江天雪欲飛,竹籬數掩傍苔磯。清愁滿眼無人說,折得梅花作伴歸。

    又

  青煙漠漠暗西村,問訊梅花置一尊。冷淡生涯元不惡,卻嫌歌吹合江園。

    又

  籬邊細路竹間庵,一段風流擅劍南。吾國以香為佛事,客來試向鼻端參。

  接著是〈江上散步尋梅偶得〉三絕句,陸游是純敘事,不寫情。這三絕句所呈現的心境,可說是一派雲淡風輕,幾乎到了蘇軾「也無風雨也無晴」的豁達平靜地步。

    〈江上散步尋梅偶得〉

  小園風月不多寬,一樹梅花開未殘。剝啄敲門嫌特地,緩拖藤杖隔籬看。

    又

  鐘殘小院欲消魂,漠漠幽香伴月痕。江上人家應勝此,明朝更出小南門。

    又

  小南門外野人家,短短疎籬繚白沙。紅稻不須鸚鵡啄,清霜催放兩三花。

 

騎梅

  卷九詠梅詩就數量而言,明顯多出很多,似乎陸游把滿腔的希望、鬱悶全傾倒向梅花了。一連奔往四地賞梅,梅的雪中苦節、澤畔高標,盛載了他「萬斛塵襟」;梅的幽絕、素淨、真色、放香、含情,化解了他年來諸事的「惰愁寒餓」;進而梅香觸動了荒山野水,更感動了他的心,以至「自在插梅」、「溫香撲來」、「喜開邀月」;陸游終能體會「盛衰自古無窮事」,而自我勸慰「莫向昆明歎劫灰」了。

    〈漣漪亭賞梅〉

  判為梅花倒玉巵,故山幽夢憶疎籬。寫真妙絕橫窗影,徹骨清寒蘸水枝。

  苦節雪中逢漢使,高標澤畔見湘纍。詩成怯為花拈出,萬斛塵襟我自知。

    〈芳華樓賞梅〉

  素娥竊藥不奔月,話作江梅寄幽絕。天工丹粉不敢施,雪洗風吹見真色。

  出籬藏塢香細細,臨水隔煙情脈脈。一春花信二十四,縱有此香無此格。

  放翁年來百事惰,唯見梅花愁欲破。金壺列置春滿屋,寶髻斜簪光照坐。

  百榼淋漓玉斝飛,萬人辟易銀鞍過。不惟豪橫壓清臞,聊為詩人洗寒餓。

    〈浣花賞梅〉

  老子人間自在身,插梅不惜損屋巾。春回積雪層冰裏,香動荒山野水濱。

  帶月一枝低弄影,背風千片遠隨人。石家樓上貪吹笛,肯放朝朝玉樹新。

    〈蜀苑賞梅〉

  十里溫香撲馬來,江頭還見去年梅。喜開剩欲邀明月,愁落先教掃綠苔。

  跌宕放翁心醉墨,淒涼廢苑舊歌臺。盛衰自古無窮事,莫向昆明歎劫灰。

  一旦看開、想開,移情於梅,大醉後的陸游便卯足勁力,縱筆長篇寫梅。「把酒梅花下,不覺日既夕。花香襲襟袂,歌聲上空碧。我亦落烏巾,倚樹吹玉笛。」其豪情逸興,誠風雅至極。甚至大發奇想,「終當騎梅龍,海上看春色。」欲把蜀苑中故物梅龍,當乘騎飛走海上。醉後見真情,更見豐富想像力。其詠梅詩中的豪邁之作,莫過於此。

    〈大醉梅花下走筆賦此〉

  閉門坐歎息,不飲輒千日。忽然酒興生,一醉須一石。檐頭花易老,旗亭酒常岝。

  出郊索一笑,放浪謝形役。把酒梅花下,不覺日既夕。花香襲襟袂,歌聲上空碧。

  我亦落烏巾,倚樹吹玉笛。人間奇事少,頗謂三勍敵。酒闌江月上,珠樹挂寒璧。

  便疑從此僊,朝市長掃。醉歸迹亂一水,頓與異境隔。終當騎梅龍,海上看春色。

 

嗅梅

  不過,陸游仍以常情常態寫梅者居多,在宋代無論是北宋或南宋,以理學、道學、心性之學入詩,是時代背景、文化背景、思想背景使然。陸游再醉、再狂,其豪情壯志仍有其收勒處、環轉處。「梅花耿獨立,雪樹明前川。好風吹我衣,春色已粲然。」見平和,「梅花如高人,枯槁道愈尊。君看在空谷,豈比倚市門?」見高妙,「我來整冠佩,潔齋三沐熏。亦思醉其下,燕媠恐瀆君。」見自慚,「敬抱綠綺琴,玄酒挹古罇。月明流水閑,一洗世濁昏。」見自潔。「插瓶直欲連全樹,簪帽憑誰好揀枝?一味淒涼君勿歎,平生初不願春知。」則在感歎中見自勉。

    〈廣都江上作〉

  微波不搖江,纖雲不行天。我來倚杖立,天水相澄鮮。平遠望不盡,日落自生煙。

  梅花耿獨立,雪樹明前川。好風吹我衣,春色已粲然。東村聞酒美,買醉上漁船。

    〈宿龍華山中,寂然無一人,方丈前梅花盛開,月下獨觀至中夜〉

  梅花如高人,枯槁道愈尊。君看在空谷,豈比倚市門?我來整冠佩,潔齋三沐熏。

  亦思醉其下,燕媠恐瀆君。敬抱綠綺琴,玄酒挹古罇。月明流水閑,一洗世濁昏。

  摸寫香與影,計君已厭聞。老我少傑思,尚喜非陳言。

    〈次韻張季長正字梅花〉

  倚橋臨水似催詩,戲伴鵝黃上柳絲。萬里西湖驚斷夢,二年東閣憶幽期。

  插瓶直欲連全樹,簪帽憑誰揀好枝?一味淒涼君勿歎,平生初不願春知。

  卷九還有以〈看梅歸馬上戲作〉為題的五首七絕,陸游「本為梅花判痛飲,卻嗅梅香消宿酲。」梅香為陸游有解酒酲的功效,以致他異想天開,欲大力推廣:「要識梅花無盡藏,人人襟袖帶香歸。」另一首五古〈中夜對月小酌〉末聯:「清愁不可耐,三嗅梅花枝。」也見其對梅香的嗅功,不僅解酒酲,也可解清愁。

    〈看梅歸馬上戲作〉

  平明南出笮橋門,走馬歸來趁未昏。漸老更知閑有味,一冬強半在梅村。

    又

  本為梅花判痛飲,卻嗅梅香消宿酲。日欲落時始上馬,青羊宮前聞發更。

    又

  一點不雜桃李春,一水隔斷車馬塵。恨不來為清夜飲,月中香露濕烏巾。

    又

  江路疎籬以過清,月中霜冷若為情。不如折向金壺貯,畫燭銀燈看到明。

    又

  江郊車馬滿斜暉,爭趁南城未闔扉。要識梅花無盡藏,人人襟袖帶香歸。

    〈中夜對月小酌〉

  今夕復何夕?素月流清輝。徘徊入我堂,話作白玉墀。栖鳥滿高樹,空庭結煙霏。

  可憐如許景,早眠人不知。我幸與周旋,一醉哪得辭?整我接羅巾,斟我翡翠巵。

  清愁不可耐,三嗅梅花枝。

 

送梅

  同卷九還有四首尋梅、憐梅、喜梅、送梅之作:

    〈城南王氏莊尋梅〉

  涸池積槁葉,茆屋圍疎籬。可憐庭中梅,開盡無人知。寂寞終自香,孤貞見幽姿。

  雪點滿綠苔,零落尚爾奇。我來不須晴,微雨正相宜。臨風兩愁絕,日莫倚筇枝。

    〈遊萬里橋南劉氏小園〉

  佳園寂無人,滿地梅花香。閑來曳拄杖,臘月日已長。朱橋架江面,欄影搖波光。

  奇哉小垂虹,夢破鱸魚鄉。汀鷺一點白,煙柳千絲黃。便欲喚釣舟,散髮歌滄浪。

  可憐隔岸人,車馬日夜忙。我歸門復掩,寂歷挂斜陽。

    〈道上見梅花〉

  載酒房湖風日美,探梅喜折一枝新。朝忽向街頭見,萬萼千跗俗卻春。

 

    〈小飲落梅下戲作送梅一首〉

  零落梅花不自由,斷腸容易付東流。與人又作經年別,問月應知此夜愁。

  已是狂風卷平野,更禁橫笛起危樓。何時小雪山陰路,處處尋香繫釣舟。

  「零落梅花不自由,斷腸容易付東流。與人又作經年別,問月應知此夜愁。」多少道出陸游的心聲,也可說是他揮別蜀梅老友之作。讀來格外愁悵、斷腸,對官場調任的無奈,在此流露無遺。

 

結語

  綜觀陸游於南宋高宗乾道八年冬(一一七二年)入蜀,到孝宗淳熙五年春(一一七八年)離蜀。陸游在蜀的五、六年間,從不適應到不捨得,這一段心路歷程,他是靠著尋梅、探梅、觀梅、賞梅、詠梅,更藉著惜梅、聞梅、插梅、參梅、護梅,這一連串訴之於詩篇的移情作用昇華、超越的。陸游的梅花詩不僅自我疏導了鬱結之情,並留給後人優美的心靈紀錄。後輩如我等人,在觀賞其詩篇之餘,能不對其涵養工夫起敬起佩嗎?

  撰寫此文動機,一是工作環境的要求,須在專科研討會中輪提研究報告;二是聖心校園有株老梅,年年花開繁茂,撰寫之時尤盛;三是期末最後一課上陸游詞,找其詩作供學生參考,發現《劍南詩稿》各卷有大量詠梅詩,引起研究興趣;四是時間有限,眼看研討會屆期,遂截取陸游入川五年之作,取巧成篇,還希望日後能有機會,鼓起興致,完成續篇;五是感念陸游如此忠愛家國,文人氣節可欽可佩,足供我輩反省追懷;六是紀念五年前好友林美智升天之時,天寒地凍,惟老梅枝繁花茂,玉潔冰清,梅魂如其靈魂,見梅如見其人。

  完篇二年後,始從磁片調出提出寄出,結語再加寫動機有六。以供心泉稿用,心泉編輯群又延宕多年,至今始刊出,藉此願與小會諸友分享。

 

參考書目:

一、陸放翁全集《劍南詩稿》──陸游(中華書局)

二、《中國文學史》──葉慶炳著(廣文書局)

三、《南宋四大家詠花詩研究》──蕭翠霞撰(文津出版社)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