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4期 扭轉乾坤的信仰生活

任勞任怨、甘之如飴的李玉京

吳偉特/謝平芳採訪

 

一、以天下重擔為己任的李玉京

  在小會的大、小活動或聚會,總會看到一個骨瘦如柴、身體虛弱與不知量力的人,忙上、忙下地拚命做事與服務,尤其是活動、聚會結束後的善後工作,她永遠是忙到最後一個離開的;不只於此,任何時候只要看到現瑒有需要幫忙或插手的地方、或別人想不到的事,超愛管閒事的她,馬上自動報到。有時常讓對方吃不消,受不了她的好心和幫助,會對她說:「妳可不可以不要管這件事了?我們自己會處理。」

  她是誰?當然非「李玉京」莫屬了!

  她不只管小會的事,任何她身邊或工作上的事,也照樣如此!別人不願做的或接手的,她就當作是自己該做的,所以玉京永遠在忙別人的事情,永遠嫌時間不夠,一件事還沒做完,就趕著去另外一個地方,所以她總是以計程車代步,但每一次她還是遲到;玉京自己也說:「我這一生坐計程車的錢,都可以買好幾棟房子了!」

  「服務」與「奉獻」是她的優點,我們常說:「缺點是優點的延長!」她真的是「服務」與「奉獻」過頭了,玉京「誠心」地一心一意為別人或大家著想與服務,從不考慮自己,她不只做到了,還發揮得淋漓盡致,讓人嘆為觀止!

  偉特曾說過一句話來形容玉京:「李玉京自己都累得快倒下去了,她還拚命要把天下的重擔放到自己身上,以天下重擔為己任。」

  如果,你想多了解玉京是什麼樣的人?為什麼她這麼愛管閒事與做事情?看完這篇文章,你就知道答案了。

 

二、有其母必有其女的李玉京

  玉京從小在眷村長大,眷村中的鄰居小孩如果受傷,就會自動找上玉京的媽媽。因為大家都知道李媽媽的身旁,永遠有一個寶貝「藥物箱」,受傷了只要到李媽媽家,她會立即拿出這個寶貝,為孩子們敷藥包紮,還會溫柔地噓長問短。別家孩子的媽媽,看到自己孩子因玩耍受傷,大多會加以苛責,難怪大家都喜歡李媽媽了。

  有時「付出關心與愛心」、「熱心助人」、「做事細膩」的李媽媽,看到鄰居媽媽們忙不過來,就主動帶這些孩子去看電影……

,這些玉京媽媽大大小小、點點滴滴做的事情,耳濡目染地慢慢累積發酵在玉京的腦海與行為上。在玉京的腦海裏,「付出」與「幫助別人」是最自然不過的事,這種「習慣性去關心別人」的正字標記,像是一個深深的烙印,在玉京身上早已成為她的註冊商標。

  玉京家中有七個兄弟姐妹,她排行第五。雖然玉京的父母並未進教受洗,但與教會的關係並不陌生,她的哥哥就是在教會醫院出生,玉京的媽媽也從教會醫院學到了「喜歡幫助別人」的美德。玉京的父親是天主教嶺南大學畢業生,在大學時就參加了英文查經班,平日為人處世的原則,可說與聖經所言相去不遠。這些都是玉京從小在父母親身上所感受與學到的「珍寶」,也可以說是玉京日後的言行規範及準則。

 

三、高雄女中的信仰與小會因緣

  十五歲在高雄女中讀書時,剛好有聖家會的修女來校教書,玉京跟著鄰居的姐姐一起聽道理,當時焦寶進(現為北美分會終身奉獻會員)也在學校同一地點聽道理後領洗;後來玉京決定受洗時,特別徵詢父母親意見,父母親雖非教友,但對教會早已不陌生,特別語重心長地忠告她:「你要考慮清楚呀!領洗就跟嫁人一樣,你可是要嫁姶天主,要答應做個好教友,不能半調子。」

  父母親關心她能不能做個好教友,可是說到做到。所以聖誕節的子夜彌撒或復活節彌撒,父母親都是專車接送,碰到週五守齋,母親也會特別為她準備餐食,……有這樣願意幫助子女做好教友的父母,實在不簡單,也了不起!難怪玉京在談到這件事時,她毫不猶豫篤定地說:「能有這樣的爸爸媽媽,在信仰上我是很願意付出的。」

  小會的終身奉獻會員姜其蘭(現為加爾默羅聖衣會隱修會修女),是玉京高雄女中的同班同學,玉京說當時其蘭是班上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每一次考試都名列前茅,所以畢業時其蘭得以進入台大中文系就讀;之後,玉京到台北工作,暑假期間住進台大女生第八宿舍易利利房間,經其蘭介紹,加入神修小會,並由吳美慧做她的連絡與輔導;自此開始與小會的關係長達近四十年。

 

四、具「特教資源」專長資歷豐富的玉京

  一九六六年高中畢業後進入台灣電力總公司,任職電腦打孔員七年;之後成為天主教牧靈研習所第二期學員,與林美智、陳擎虹、張屏為同期生。研習兩年,畢業後進入天主教光仁小學為代課老師,在宗教輔導室教兒童道理與倫理學。任職期間,晚上到台北師專夜間部進修三年,終於成為正式教師,前後在光仁工作了十五年。

  在光仁時,利用「安息年」休假三個月,修習「特殊教育」課程,引發出極大的興趣;後來轉任啟聰學校的特殊教育教師,工作九年之後,玉京資歷豐富的專長受台北市實踐國小賞識,遂被禮聘至該校成為「特教資源教育」教師,至今工作十二年,已申請屆齡退休。

  玉京從高中畢業迄今工作長達四十三年,這一路走來,她只管工作,照樣是那裏有需要,她就往那裏去,別人不願做的工作或任務,她就一口答應承擔下來。

  玉京說她之所以如此,除了受父母親影響外,最主要的動力來自信仰。她在小會中才真正碰到信仰,體會到做一個「天主眼中最完美的我」,除了熱心之外,不能沒有愛德,而且是有行動的愛,不是只有口中的愛。

  在天主教牧靈研習所讀書時,她體會到人不需要擁有什麼成就、學歷或資歷,最重要的是:「在天主眼中的我是有價值的,這才是人該一輩子追求的目標。」玉京說小會中有很多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她雖然學歷不高,成就不大,但她在小會中過得悠遊自在,如魚得水,快快樂樂。她視小會中每一個人是她的兄弟姐妹,家人若有需要,她沒有不幫忙的。

 

五、在小會中的角色與改變

  進入小會後,玉京漸漸展現出她待人處世的特質,凡是別人不願做的事、善後的清潔工作、凡是她認為該管閒事……,無不一一接下或自動處理。於是大家只見她在會內會外,忙上忙下,忙進忙出,只要那裏需要服務與幫忙,那裏就有她的身影。

  玉京形容自己適合做幕僚人員,不適合做決策者,所以吃力不討好的台北分會會計,她一做就是十幾年,也從未見她抱怨或推卸不做,這種「任勞任怨」、「甘之若飴」、「處處關心」的精神與態度,應該是最接近「奉獻所有,神化一切」的小會理想了。

  偉特曾在一九七二年擔任台北分會主席三任與一九七八年總會主席兩任期間,每隔一陣子,玉京只要想到對小會有些什麼建議,或別人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她就會洋洋灑灑地寫上好幾頁信函寄給偉特,偉特曾說:「玉京對小會的關心程度與熱忱態度,在小會中至今仍然是第一名!」

  玉京在小會中的成長,也是有目共睹,她曾自喻以前是一個講話沒有重點、說話囉囉嗦嗦的人,近年來,她已不再如此。發言時有輕有重,有條有理,完全判若兩人;有時她會選擇一語不發,聽別人發言;但在必要時,她又會主動發言,且句句幽默驚人。好幾次台北分會改選主席,她會主動上台為候選人拉票助選,口齒伶俐。有時看到沒人出來競選,她會自告奮勇願意出來做「陪選人」,甚至自己為自己拉票助選,這種收放自如的修養功夫,真是高人一等。

 

六、小會會員口中的玉京

  有一次在大安區小會查經組結束時,我們請在場的老會員,如古偉瀛、戎巧復、譚璧輝等人來形容玉京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除了前述部份外,可再提供如下她的特點:

  「玉京是一個心思細密的人,總是想到別人想不到的事。但有時會太過細膩,讓人受不了。有人嫌她太愛管事,她總不以為意,因為『服務至上』是她的座右銘。」

  「她只注意別人的需要,不注意自己的需求,永遠去做別人不做的事。」

  「玉京是遲到大王!每次來總是坐計程車,但還是遲到,甚至誇張到當大家坐遊覽車已經離開集合地點時,她一路坐計程車追趕,一面連絡在何處可以趕上遊覽車。不過這幾年,她改了許多,沒有遲到,反倒讓大家吃驚。」

  「她總是拖著一個重重的行李箱,像是蝸牛背負著重重的殼到處遊走,自己像是一個隨時要倒下來的人,卻還在念念不忘她認為該管的大、小事情。」

  「不論是否熟識病人,只要有人開口,希望同去看望與祈禱,她一定前去。」小古特別感謝玉京說:「有一次我受託去醫院,看一個我不熟識的人,由於是女性,我怕不方便,於是想到古道熱腸的李玉京,她一口答應。當然每一次為趕時間都坐計程車,而每一次玉京都搶著付車錢,有一次我已付了錢,她居然下車時把車錢又付給司機一次,真是客氣得讓人受不了!而有趣的是,這個女病人跟我與玉京都不熟,每次她看到我們兩人一齊前來,幾次過後,這位女病人居然以為我們是夫婦,有趣吧。」

 

八、結語

  總之,綜合大家對玉京的描述,可用這幾句話來做結語:「玉京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是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置個人生死於度外的人。甚至可說是一個不追求個人快樂的人,她總是像一個『苦行僧』踽踽獨行。」

  再套一句偉特的形容詞:「小會有玉京這樣的會員,日子會不好過,因為她太愛管別人的事了!然而,小會如果沒有玉京這樣的會員時,就缺少了一個具有『奉獻精神』的典範。總之,小會真是幸運,能有玉京這樣一個與眾不同的『奇葩』。」

  不過,這不也正如耶穌在福音中所言:「我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你們也該照樣彼此相愛。如果你們之間彼此相親相愛,世人因此就可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若十三34)

  玉京平時的所作所為,可說都追隨著基督的腳步,並完完全全發揮出小會所強調的精神,也就是基督的精神--愛。

  最後,基於四十餘年的老友情誼,我們衷心為玉京身體健康祈禱!求天主特別祝福玉京,賜她恩寵。

  聖保祿說:「你們是天主的宮殿,天主聖神住在你們內。」(格前三16)畢竟我們的身體是天主的宮殿,每一個信友都該好好保重身體,才能成為天主的工具。

  抄錄一首白朗寧的詩,由作家張秀亞翻譯,與玉京共勉之:

 

  我 睡眠 是為了清醒;

  臥下 是為了起來;

  休息 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