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4期 扭轉乾坤的信仰生活

外公是漁夫

何麗霞

 

  上主創造了上天與下土,

  海洋和其中的所有一切。

  祂持守信實,一直到永久。

(聖詠一四六6)

 

  外公喜歡釣魚,十九歲結婚後學捕魚。有一次被大浪吹走,吹到鼻頭角,差點回不來。於是改行為學歌舞劇的舞台換佈景,然後從默劇電影到有聲電影,也曾經去日本學電影發聲。外公曾在廟會子弟戲團中客串演孫悟空,他會彈奏三弦琴、瑤琴、風琴、胡琴並為誦經團及廟會的後場譜曲,用「五、六、工、X、上、士、戶」等符號寫下曲譜。但,最終還是回來當漁夫。

  等待外公漁船回港,一直是我最高興的事。外婆總在天尚未亮,就叫醒我,我會很快地起床,立刻提著袋子,隻身往港邊走去。雖然天還有些暗,路上行人稀少,但我一點兒也不害怕。

  划小雙槳的漁夫通常在下午四點半左右出海捕魚,第二天清晨才回港。船東領著船隊,先到魚市場,將整晚魚獲趁清晨賣出,所得立即分給夥伴們,因著工作的不同,報酬有差別,例如撒網,收網,放燈於水,等魚羣一靠近,便小心引魚入網等等。之後,船東下令馬達船在最前面領航,後頭一串小船,以粗繩相連,一條接一條全收起雙槳,讓忙了整夜的漁夫們得到一點休息。

  漁船進入內港時,伴隨著馬達「砰!砰!砰!」的聲音劃破港口的寧靜。當太陽緩緩昇起,濃霧逐漸消散。當船聲越來越近,那一串漁船終於穿出濛濛的水霧,蕩漾的水波與金絲似的陽光鋪呈出一幅絕美的景致,這一剎那的畫面便成為我永恆的記憶。

  漁船靠岸後,船東將清晨保留下的魚獲全都搬上岸,依出海人數平均分配,每人一堆。船東背對著魚堆而立,另一人指著一堆魚問道:「這堆給誰?」船東逐一唱唸著伙伴的名字。當唸到外公的名字時,我立刻跳到魚堆前,將魚撥入袋內,閃閃發亮的魚兒裝滿了一袋子,看到每人臉上都露出燦爛的笑容,我便拎著魚,拉著外公的手,快樂地往回家路上走。

  路邊攤的杏仁茶與油條是我最喜歡的早餐,吃完早餐,就背著書包上學去。

 

  這是我與各位分享的童年往事,尤其是等待外公捕魚回來的記憶,是如此美好溫馨。所以一提到小會的態度:喜樂與超脫,我腦海中就會浮現這一幕。

  感謝讚美慈愛的天主,願祂在天上護佑我的外公。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