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4期 扭轉乾坤的信仰生活

阿珷隨筆

鄭嘉珷

 

我相信星斗滿天

  年輕時在美國當學生,客廳牆上曾貼過一張日落風景的海報,下面一行字寫著:「即使看不見陽光,我仍相信太陽存在。」

  台灣的熱天多,我常選擇夜晚涼爽時去大安公園蹓狗。台北真是世界少見沒有星空的城市,常常只有三、五顆,或七、八顆。我去過的地方,無論墾丁、蘭嶼,美國的加州、佛州,都比台北的星星多。我也去過印尼的巴里島、加勒比海、北非的撒哈拉、法國泰澤,常能見到百顆以上。因為觀光團總是住在鬧區,光害太強,所以很難看到更多。我家裏有一套光碟,專門介紹宇宙星辰。據說,即使只用肉眼,我們也可以看見十億顆星星。十億耶!!!那是無法想像的數字。據好友陳擎虹說,她去以色列聖地的時候,半夜起來坐車,經過西奈曠野,為登上西奈山迎接旭日初升。深夜的曠野滿天星辰,滿到連地平線處都看得到。各種以動物為名的星座也都歷歷在目,難怪古人能想出那些名字來。

  一個來自美國亞里桑那州的學生告訴我,那裏的夜晚,天氣乾燥,星光亮得讓人忍不住伸手去抓,因為就像近在眼前的街燈一樣清晰無比。記得Jodie Foster裘蒂佛斯特主演的「第三類接觸」,裏面就有這樣的景色。

  我童年時住過的家,現在是羅斯福路的大馬路了。那時的和平東路二段是一片稻田。那時的房子,都是日式平房,有院子和竹籬笆,籬笆上有牽牛花。院子裏也常常可以抓到各種顏色的蜻蜓,有大型的,有小型的。那時候,不要說沒有電腦、電視,根本連冰箱、電扇、收音機都沒有。所以打發夏夜的方法常常是在院子裏揮扇聊天,或是多走幾分鐘就到淡水河邊,叫杯清茶,坐在茶店提供的躺椅上。河邊是草地,沒有水泥步道。那時的星星有多少,現在不記得了。只記得兒歌裏總是說「天上的星星數不清」。「數不清」可算是夠多了吧!那時,我家院子裏還可以抓到螢火蟲耶!這是我家院子裏的星星。想起來,都覺得好美唷!

  我有時在腦海裏計劃著或夢想著,有一天要去澳洲或美國亞里桑那州專門去看星星。但仔細想一想,我曾經看過最壯麗的星空卻是在台灣。

  那是將近三十年前的暑假,基督服務團在溪頭辦活動,我們全家都去了。孩子們都還在幼稚園階段呢!在活動中心舉行的晚間節目結束後,我帶著孩子們穿過林間小路,打算回小木屋去。才走到半路,忽然所有的路燈都熄滅了。這時抬頭一看,滿天的星斗,大概有上萬顆,亮得不得了。好像天主或天使就要顯現似的,讓人驚訝、敬畏萬分,簡直可以用目瞪口呆來形容。李湉是三個孩子裏最瘦弱的。她說,「媽媽,我好怕,我好怕。」我立刻帶著她們念起天主經來。因為身在樹林間,我怕有什麼蟲、蛇或蚊子,所以只待了兩分鐘,就回木屋去了。那是我終身難忘的一次宗教經驗。想起來還覺得震撼。可惜孩子們已經不太記得了。後來,我又去過溪頭多次,都沒碰到那樣的好天氣。

  現在逛大安公園時,由於污染,儘管滿天雲霧,我仍用我記憶的眼睛,仰望那一片燦爛的星空。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星空必然存在,只是暫時被遮蔽罷了。

  即使在我有生之年無法再看到同樣的奇景,我也會在離開人世之後看到。我期待著那一天。

 

在天主眼裏沒有死人

  人間最大的悲痛莫過於死別,死亡是每個人終極的焦慮。即使有信仰的人也無法明白,既然天主是慈愛的,為什麼給我們這麼大的痛苦呢?

  可能的回答是:在天主眼裏沒有死人。

  人的視野、眼光有限。我們看不到地平線的那一邊。就好像幼小的孩子,父母一離開視線,他們就大哭起來,因為他們無法預見兩小時後,與父母相見的景況,他們會立即焦慮起來。我們與先人頂多幾十年的別離,在天主眼裏,也不過是兩小時罷了。

  死亡是跨越,不是毀滅。天主兩邊都看得見,所以不覺得死亡有什麼可怕。我們看不見,所以會焦慮、悲傷。

  願天主賜給我們信德的眼、依靠的心、信賴的靈。

  願我們都能平靜接受親人的離去,坦然面對自己的死亡。也許,人間便會少了一些悲傷。

 

天皇皇 地皇皇

  最近,小孫女夜裏常哭,可能是長牙吧!大人、小孩都好累。小時候,聽父母說,如果孩子夜裏老是愛哭,就要在紙上寫著:

 

  「天皇皇,地皇皇,

  我家有個夜啼郎。

  路過君子念三遍,

  一覺睡到大天亮。」

 

  然後到處張貼在街上、電線桿上。

  現代人大概不信這一套,而且可能被環保局開罰單呢!以前的人為什麼相信這種方法呢?我不禁聯想到基督徒的「代禱」。

  聖經裏,耶穌說:「你們若有兩三個人,因我的名聚在一起,無論向父求什麼,必給你們成就。」因此,基督徒有什麼病痛、急難,就會找朋友或教會團體代禱。

  有時我覺得,天父或耶穌有點愛找麻煩。我有什麼需要,祂難道不知道嗎?

為什麼一定要我去求,祂才給呢?我對我的孩子就不會這樣。我若知道他們的需

要,哪需要開口,我早就塞給他們了。

  我猜想,天主要我們彼此代禱,是因為祂要我們彼此關心,常常聯繫,不要一切自給自足,卻人人好像孤島吧?我們為了孩子的病痛,不顧面子,向別人求助。那人可能比我窮,比我笨,地位不如我,可是他在天主面前也有同樣的一票。就好像政治人物,平時不管多麼自以為了不起,但是到了選舉,就對所有的販夫走卒都卑躬屈膝一樣。真好笑,不是嗎?孩子病好了以後,我們就對所有代禱的人心懷感恩,包括我可能不知道的人。我如果幫別人代禱,我也會多注意他家的問題。問題解決之後,我也會覺得自己貢獻了一分心力。這樣一來,人跟人之間,即使互不認識,也可能心懷感恩、關懷和敬意了。

  天主設計的這個辦法,不是蠻好嗎?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