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4期 扭轉乾坤的信仰生活

九十九年共融營── 共融、交流、邁 步向前

簡銓堯

 

主題:宗教交流

 

引言

  感謝總會蕭主席的邀請,指定我作此次宗教交談的引言人,我們一起以掌聲歡迎本論壇的論述人:暨南大學梁錦文教授、侯慧羣小姐,他們都有豐富的宗教交談經驗。我個人前年考進輔大宗教研究所,在那段求學期間,我也感受到輔大宗研所所提供的宗教平台,在不同宗教的領域中,同學的彼此互動中,也普照著真理之光。誠如天主教梵二文獻中,〈教會對非基督宗教態度宣言〉(NAE)所陳述:「自古迄今,各民族都意識到,某種玄奧的能力,存在於事物的運行及人生的事故中,有時竟可體認此一『至高神明』或『天父』。此種意識與體認,以最深的宗教情感貫徹到他們的生活中 ……。例如,印度教徒用無限豐富的神話,及精微的哲學,去探究表達天主的奧秘;他們用苦修生活方式,或用深度默想,或用孝愛信賴之心投奔天主,以求解脫人生的疾苦。又如在佛教內,根據各宗派的不同方式,承認現世變化無常,呈現徹底缺陷,教人以虔敬信賴之道,去追求圓滿解脫境界,或以本身努力,或藉上界之助,可以達到徹悟大光明之境。世界各地的其他宗教,也提供教理、生活規誡,以及敬神禮儀,作為方法,從各方面努力彌補人心之不平。天主公教絕不摒棄這些宗教裏的真的聖的因素,並且懷著誠懇的敬意,考慮他們的做事與生活方式,以及他們的規誡與教理。這一切雖然在許多方面與天主公教所堅持、所教導的有所不同,但往往反映著普照全人類的真理之光……。」在宣言中,教會也要我們應以明智與愛德,同其他宗教的信徒交談與合作,為基督徒的信仰與生活作見證,同時承認、維護並宣導那些宗教徒所擁有的精神與道德,以及社會文化的價值。

 

  就我本身宗教交談經驗而言,有兩次美好的宗教交談經驗,第一次是民國八十四年由耶穌會馬天賜神父與佛教的明光法師,假八里聖心靈修中心連袂舉辦的天主教、佛教共融營。

  鴻芬那時剛從義大利歸國不久,被邀請在共融營中分享信仰與親子關係,我則被邀請主持開場的共融晚會,記得那天的晚會,天主教和佛教徒彼此問好的方式是天主教徒對佛教徒合十道:「阿彌陀佛!」佛教徒對天主教徒道:「天主保佑!」這就是彼此的尊重與包容。在晚會中,我把「手牽著手唱哈肋路亞  ……」改唱:「手牽著手唱阿彌陀佛 ……」,佛教徒、天主教徒唱得好高興,滿堂的喝采!晚課時,大夥兒聚在一起,天主教徒恭讀福音後,佛教徒則反覆吟唱南無阿彌陀佛,以彼此間的友愛與尊重,泛出偉大的宗教情操。

  第二天早晨,天主教徒舉行主日彌撒,佛教徒則在旁邊的教室吟誦早課,天主經與佛經在聖心靈修中心的樓閣迴廊間彼此交錯融合。彌撒與早課結束後,天主教徒排成一列站左邊,佛教徒也排成一列站右邊,我們採取佛教的「行走禪」朝山(註1),禮敬聖母瑪利亞。隊伍開步走時,天主教徒開始誦念玫瑰經,佛教徒一樣手持佛珠,吟誦南無觀世音菩薩。隊伍以行走禪的方式,著實的一步一步走向聖心靈修中心旁花園中的聖母立像前,隊伍停止,天主教徒向聖母獻花後,高唱「聖母經」歌,同時佛教徒也吟唱「南無觀世音菩薩」,原來他們認為聖母也是千變觀音的化身。總之,「天主的榮耀將要照亮的聖城,各民族都將在祂的光明中行走。」(NAE3)(註2)

  第二次的宗教交流經驗,是民國八十九年我們桃園聖三天主堂的相遇家庭團體,到苗栗基督新教晨曦會的戒毒村參訪與共融。同行中有兩位是基督新教長老會的一對夫婦,晚上舉行彌撒時,他們兩位也參加,同時向神父表明渴望和我們一樣能領受耶穌聖體,神父也從善如流,要他們一起共同宣認信仰,神父以宗徒信經的內容,一句一句問他們信嗎?他們回答:「我們信!」神父說:「我們相信同一的主,我們彼此是兄弟,我們可以一起領受聖體。」領聖體時,我看到新教的姊妹,竟流出感激又高興的淚水!那彼此諒解共融的畫面,在我的腦海中,歷久彌新。的確,正如教會對非基督宗教態度宣言的呼籲:「如果我們不願對依照天主肖像所造的人,以兄弟手足相待,那麼我們便無法呼求萬民的天父。人類與其天父的關係,以及人類與其同胞弟兄的關係,密切相連,正如《聖經》所說:『誰不愛人,即不認識天主』(若壹四:8)。」以上是我的引言,謝謝各位的聆聽!

註:

1.朝山拜佛的意義,在於:

  從山下拜到山上,越拜越高,如同步步高昇。

  從山外拜到殿內,表示平時除注重心外,也注重到心內。

  從一人拜到萬人,表示愈聚愈多,越多越有。

  從貢高拜到恭敬,越恭敬越有佛法,越有佛法,越有快樂。

2.NEA是宣言文號的縮寫。

3.是該文號第三號。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