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1期 精彩過一生

九十八年共融營—精彩過一生

李百齡\陳雲珍\張美容

 

■李百齡

主題一:財物的規劃

  我對財物一向沒什麼概念。大學畢業半年就結婚了,兩個年輕人過日子,每個月只要夠用就很開心了 。後來陸續有了孩子 ,家庭財務開始吃緊 ,我也不敢求天主照顧我 ,所以照聖經的說法,我也不是個很好的教友,因為聖經上耶穌曾說過:「你看!天上的飛鳥也不播種,我還照顧牠,你為什麼要擔心呢?」以我的個性,我認為我自己要拼命盡力,最後天主可能會幫我,但也說不準。總之,在財務上沒那麼依賴老天的照顧,還蠻為錢煩惱的。

  我從年輕時就打拼,題目說是五十年,我卻是前六十年都在忙、窮、亂中走過。但我很感謝天主,如今我享有老來福,我想就是因為我對一個價值觀的堅持!絕不享用自己沒能力支付的享受。這要從我自己家的經驗談起。

  我還記得一個場景,當時黑幼龍還是軍人,我是公務員,我們有兩個孩子,住在娘家。有一天,我爸爸可能無意中聽到我們閒聊的一句話,聽錯了,以為我們是在講他的壞話,開始經常找我們麻煩,再也沒有以前一家和樂相處的情況了。我們決定搬出來,但憑兩個人的薪水只能跟別人合租,一家四口擠一個房間。當晚我們全家一起跪在床前做睡前禱時,黑幼龍祈禱天主給我們一間房子。等孩子們入睡後,我笑黑幼龍:「你還真會作夢!」

  後來去了美國,在美國的五、六年對我來說是個震撼教育。我在台灣原本對財物就沒有安全感,但至少有兩個人的薪水,總不至於窮到沒飯吃。在美國我覺得自己就像是水上的浮萍,無岸可靠。於是我替黑幼龍買了一份十萬元的人壽保險,心想萬一他不在了,我們一家人還有一些錢可以撐一段時間。

  孩子們也很瞭解這種狀況。有一次,我忙壞了,家裡有六個小孩還在等著吃飯,其中兩個是我幫人帶的,多少可貼補一些家用;情急之下,我衝到超級市場

買了兩大袋雞腿,回家一起丟進大鍋裏滷,再煮一鍋飯,就解決了一餐,一共只花了三元,如果偷懶帶他們到麥當勞吃漢堡,起碼會花掉二十塊錢。另一方面,孩子們該用的,我絕不吝嗇。譬如有次女兒的老師認為她很有寫作的天分,想帶她和幾個同學去狄斯耐樂園玩,回來寫篇文章。這趟旅行需六百元,我就刷了卡讓她成行,她也有感於心。

  有時我跟黑幼龍閒聊時會談到:年輕時那麼窮,怎麼日子過得還很開心?尤其好笑的是,後來黑幼龍調到空軍總部,當美軍顧問團的翻譯聯絡官,加上又幫光啟社翻譯一些書賺稿費,經濟上寬裕了一些,就搬到新店樟林新村一戶很小的二房公寓,又高興又神氣( 很幼稚吧!)居然請幾位老外顧問到家裡來吃飯!人家可是住在天母的花園洋房裡,還請了好幾次,真絕。

  後來時機對了,同時也靠老朋友幫忙,我們回到台灣創辦卡內基訓練,拓展得不錯。

  我常跟年輕人說要存錢,不可欠錢,尤其不可以欠信用卡的錢,因那是高利貸,越欠越多,像滾雪球。不要等到遇上危機時,兩袖清風。在SARS危機時,我坦誠地告訴員工,公司的準備金只能撐八個月,自己要有準備金,公司轉不下去,你自己還可以照顧自己。我還叮囑年輕人,要娶對老婆、嫁對老公,尤其是在錢財方面兩人要有共識,才是好的對象。最後要交很多好朋友。我們當初從美國回台灣時,有一段時間全家人住在楊敦和家,他們夫婦和丁大田夫婦在財務上也幫了一些忙。第一期開課時,許多小會會員都來報名上課。

  我們必須告訴小孩子用錢要量入為出,如果你刷的信用卡第二天還不出來,就不要刷。這些財務上的基本價值觀,沒有帶頭實行及教導,到頭教出來一個討債鬼,真是笑都笑不出來了。

  就像醫生告訴我們:要開心、多運動、多跟人談心、飲食要留意……等,而不是叫我們吃一大堆保養品、健康食品。我的財務規劃就是這麼簡單──不欠債、量入為出、多交真正好朋友、有餘力則幫人,我想這也是天主要我做到的,與大家分享。

 

■陳雲珍分享

主題二:時間的規劃

一、時段:

  6:00~7:20元極舞

  7:30~8:00平日彌撒

  8:00 ~9:00 神父、教友

早餐

  星期一上午 踏青     下午 小會查經(隔周)

                 堂區聖母軍例會

  星期二上午 拜訪教友   下午 教友陪伴

  星期三          下午 台大醫院志工

  星期四上午 學英文    下午 卡拉ok歌唱

  星期五上午 教堂打掃(隔周)

  星期六上午 教堂打掃(隔周)  晚上 彌撒、聖詠團練唱

  星期日上午 彌撒、主日學    下午學書法

 

二、分類:

  運動、靈性、成長、休閒、服務

三、服務:

  1.台北分會主席

  2.堂區

   (a)禮儀服務表製作

    彌撒服務:準備工作、接待、領經、讀經、司鈴、送聖體

   (b)神父早餐服務組運作

   (c)拜訪教友(送聖體)

   (d)聖詠團總務

   (e)打掃表製作

隨緣

  上面的資料僅供參考,感覺如何?還稱得上充實吧!我要強調的是,分類只是個大略,且可互通。舉例說:元極舞一定是屬運動吧,可是於今年七月九、十兩天,本人在一個暑期信仰營的早操時段教元極舞,因而元極舞就變成了服務。又如學書法,該屬成長也可算休閒,但如果是為了陪伴,就又轉成服務。要硬拗的話,所有的活動,都能讓其成為服務,看是用什麼心去做了。

  三年前兒子教了我一招。有一天,和人約好談租車位的事,大家都沒空,就決定由我這老人家單獨去會面。臨走前,兒子就慎重其事地對我說:「怕妳壞了大事,特別傳授妳一招,就是和別人談事情時,一定要把對方視為敵人,要抱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心情,這樣事情才能成功」。我當時心中暗好笑,「臭小子,平時對你不計較,那是因為你是我的兒子。大家都說國中生好難教,老媽混了三十幾年,還非常勝任愉快,你才是個白痴呢!」但事後想一想,覺得兒子說的也有些道理。做事當然要想有成果,但把對方當成敵人,未免太可怕了吧?怎麼辦呢?耶穌說:「要愛你的仇人。」好!我就把他們視為家人、親人,於是在談事情前,先想一想對方的立場,見面時,也很真誠地表達出我的困難。目前的狀況是:四月十九日小兒結婚,房客臨時有事,還特地前來說抱歉,最令人感動的是,竟包了五仟新台幣紅包。

  一年前從本堂神父處又學到一招。主日彌撒中,一位老先生突然昏倒,全堂亂成一團,十分鐘後,救護車載走了病患。當時的氣氛低迷到極點,尤其是老先生、老太太們,全是一臉的失落。本堂林神父不慌不忙地,先用聖水保佑大家,接著說:「你們都知道耶穌在山園被捕,當時的景況也是一團混亂,門徒都嚇呆了,有人痛哭,有人逃跑,更有人拔出劍來抵抗,就如剛才,有教友為趙先生按摩,有人餵他吃『救心』,還有人打119,真是太感人了!所以基督要我們時時警醒,準備好燈籠和油,隨時等候主的召喚。」真是講得好!本人當時非常高興,因為救護車的電話是我打通的。從此堂區服務又增加一項,留意室內溫度(事後檢討,可能是太悶了,所以請陳雲珍姐妹要特別注意空調。)現在你們知道,我的堂區服務是怎麼累積來的吧?

  當然!時間的規劃是愈早愈好,生活才會充實有意義,但「計劃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一通電話。」所以我的時間安排是隨緣,就是小會的精神──超脫。

 

■張美容

主題三:家庭的經營

  每一個人所處的環境背景都不盡相同,但有家庭的人都必須面對,所以我要與大家分享的是我個人如何經營我的家庭。

  小會今年營標「精采過一生」。人生前五十年,我有一半時間是在成長與求學,學業完成後,民國60~65年做了五年的數學老師,就走入婚姻生活,開始有自己的家庭。先生本身是教友,我們認識時,他已領洗兩年。彼此信仰相同,這是比較好的一面。但公婆信道教,且公公辦神壇,只因婚後我住娘家,並未與公婆同住,所以沒有所謂的婆媳問題,但得擔待他們的生活費、小叔們的學雜費,因為先生是長子;而公公全心全意在辦廟宇,對家庭不負責任。我自己婚後三年生了兩個兒子,老二從出生至一歲前,身體很差,常常需要半夜找醫生急診。回想那一年,不知道我是如何度過的,感謝天主!讓我能將兩個孩子帶大。結婚後的前五年,天主要我如何去面對為人母、為人妻、為人媳,如何經營這個家庭,面對人際問題、經濟問題,但祂也同時給了我毅力與耐力,才走過民國65~70年這五年。

  先生是長子,受長期家庭經濟不佳的影響,求學艱困,等到他有能力時,他就想創業,於是我們商量一個人繼續上班,由我離開教書工作,改行為先生做實驗工作,這樣至少有一份薪水可以養家。

  兩個兒子老大四歲,老二兩歲,接著先生堅持要搬離娘家,住進向婆婆買的房子過自己的生活,這段日子(民國70~78年)總共有八年。這個階段孩子由幼稚園到小學,期間我經常忙到很晚才回家,兄弟二人放學回家就自己寫功課,或到圖書館看課外書,或到教堂與同齡朋友、神父玩,兄弟兩人一路上來參與教會的活動、道理班、學青班、大專組,可以說是在教會中成長,從沒有離開教會。我真的很感謝天主!雖然我一直無法全力陪伴與照顧孩子,但天主一直默默地照顧他們。這八年許清富在南亞公司也轉換跑道,參與工運,當起工會頭子,與資方王永慶對抗,為台塑員工爭取相當多的福利。後來還參選末代工人立委的選舉,不過天主不希望他走入這條路,終究落選了。

   總結這八年生活還算平順,只是辛苦些,與婆家也相安無事,孩子們因有天主一直陪伴著他們,也懂得回報天主。譬如老大上智,在他有能力後,不管在何處,一定出錢出力為教會的小朋友、青年做培育的工作,他的例子可做為小會朋友的參考。

  接下來的階段也是八年。許清富在接受選舉失敗後,我與他談判,政治是條不歸路,我們沒有這種本錢可玩,他也聽進去了。不久,在朋友引進下,與人合創現在所經營的行業──壓克力板的保護紙,也就是紙業塗佈加工。這行業對許清富而言是陌生的,他在南亞擔任的工作是PVC塑膠的塗佈加工,以便用來印刷。為什麼我會同意呢?因為70~78年期間我們所研究的產品是為了因應開發市場,全都是新的東西,我們沒有行銷市場的經驗,也沒有那麼多的資金可推廣,所以全都胎死腹中。適時有位朋友引介一種產品,是只能從日本進口才買得到的,市場既有這樣的需求,要與我合作的人自稱已研發成功,祇是沒有工廠可以生產,而且祇要求25%的股份,要求不高,於是我就相信了他。我出資,他出技術。但過了半年,機械生產都已完工,許清富發現合夥人漏洞百出,只知皮毛(那時許清富還在南亞任職工會理事長),於是許清富開始著手研究,不恥下問,這是我很佩服的。

  經過一年多的努力,總算有點收穫,但製造的保護紙離日本的保護紙還有一段距離。公公就在這時意外死了,由於生前我幫公公保了險,便拿了那筆保險費,用來作合夥股東拆夥的費用,變成獨資。在這一年半的日子裡,因不斷需要資金,我們勞心又勞力,最後是高雄分會的朋友幾乎大家伸出援手借錢給我,度過最艱困的日子,我永記在心。

  新的產品一定要經客戶使用,才知道行或不行,因此我又當起推銷員,到市場去推銷我的產品。天主一直在保佑著我,給我力量,在此要感謝有一家客戶,願意給我機會,試用我的產品,他願意不斷試用,讓我有改進的機會,終於踏出一小步。當時有客戶笑我是拿雞蛋丟石頭。因為保護紙貼壓克力板加工後,紙撕掉時不能污染壓克力板,若不幸發生污染的情況,就要賠償客戶,那是很可怕的事。在許清富的努力開發下,我們的勞心總算有點回報。再經過兩年,民國八十四年,許清富在馬來西亞許氏宗親的引介下,到馬來西亞設廠,經過二年努力,總算完成了。這時由於五~六年的付出,也將我的健康陪葬下去。

  八十六年三月我發現乳房有腫瘤,仍然將事情處理到一個階段後,五月才在家琴的幫忙、介紹下完成住院手術。經過一年的長期療程,總算走過一段艱難的日子。這一年有許多的感觸與回味,也正好給人生前五十年做個結束。這一年有許多說不完的事情,友情、親情不斷湧來,在動手術的前兩天晚上,我向他們做了人生的告白,好好吃了一頓晚餐。兒子教會的朋友問我為什麼如此放得下、不害怕?我告訴他天主會照顧,你不交託又能怎麼樣?

  接下來人生的後五十年,事業方面慢慢地走向平穩發展的階段,九十年泰國工廠成立。台灣廠結束製造,改成貿易,由馬來西亞、泰國供應給台灣的客戶。

  過了五十歲,上智、洪恩也從大學、專科學校畢業,事業上也不用再為財務操心,我也有多餘時間注意自己身、心、靈三者的配合,注意養身,如何飲食、運動,如何修身,提高靈性信仰生活。孩子也開始交女朋友,由於長期以來,我與孩子們無所不談,所以他們也會把交朋友的事告訴我。我明白告知若交女朋友決定後,一定要帶回來給爸媽知道,在婚前能認識這個家,孩子也認同。九十二年孩子決定結婚,媳婦也是一位虔誠教友,他倆按照教會的禮儀宣誓,遵守彼此的盟約,步入一個新的大家庭。所以他們結婚後,我們沒有立刻發生婆媳問題。

  他們婚後二年,我必須接受孩子已長大的事實,他需要離開這個家,獨自負起成為一家之主養育、照顧的責任,所以在婆媳之間有些理念不同的情形發生之前,我選擇了給他們一個新家,彼此當鄰居,相互照顧,給媳婦一個自由的空間。

  這幾年來,兒子們相繼為我們公司服務,在馬來西亞、泰國任職,長子上智已接下我的工作,因此我有較多的時間過我自己的生活。看到天主對上智、媳婦莉敏的祝福,給他們豐富禮物,年底前又有一位孫子來報到,取名許傳福(PAUL),意思是「福音的傳播者」。看到孫子的成長,內心有無限的喜悅,兒子媳婦一直認為孩子是天主所給的禮物,要滿心喜悅負起照顧養育的責任。

  總結人生的後五十年我已走過了十年,我體會到家庭經營須不斷繼續進行,人際關係溝通也應不斷成長,才不致有代溝的問題。取一段《念茲在茲》(P110)家庭中的一段:「人生最美妙的事,莫過於父母成為子女的兄弟姐妹,子女成為父母的父母,兄弟姐妹成為好朋友,家庭中的每一成員都能在各時期和場合分別擔起父親、母親、兄弟姐妹的職分。」我對這段的感受非常深刻,這段話也時常應驗在我的家庭生活中。

  感謝天主給我機會經營這個家,我也很滿心喜悅地接受,希望在繼續走下去的日子,能畫出一幅美好的人生遠景。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