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1期 精彩過一生

我與天主的相遇

胡芳靈

 

  原先計畫今年八月共融營時再作一次三年奉獻,但六月三十一日的一趟澎湖行,卻改變了我的決定。

  那次是為了慶祝天主教在台灣開教一百五十周年,萬金聖母最後一次的巡行,下船迎接聖母後,由港口一路遊行至馬公天主堂。途中,有一位抬鑾轎者,沿路一直帶領大家唱歌,我們以為他是萬金村的教友。第二天,遊行隊伍到大榕樹下休息時,見他單獨一人在吃冰,上前探問,才知道他不是萬金村的教友,家住北部,出生就領洗,但很少進堂。直到幾年前,外公的臨終和殯葬,讓他感受到天主和聖母的愛,也相信外公在天堂。因此這一年來,只要碰到萬金聖母出巡,他就放下工作,來參加遊行。我們問他,你不怕老闆辭掉你?他說:他自己開一間小小的工作室,出來遊行時,只要關門幾天,告訴客戶幾時回來就好了。接著他又分享這一年來的感受,讓我們這一羣旁聽者深受感動。

  在澎湖,我們巡行了三座聖堂,其中一座教友不到五位,但澎湖教友的熱情接待,使我們感受到這是一次愉快的行程。回來後,翌日早上望彌撒時,問耶穌是否該重新考慮改變當初的決定,耶穌只說:「在創世以前,我已揀選了你。」加上又有高雄其他終身會員的鼓勵,我終於決定今年終身奉獻。

  現在我要說一說自己的故事及小會對我的影響。我有時想:如果當時沒來台灣,不知我的命運會如何?或許已離開人間,或許像小我二歲的堂妹一樣,在鄉下寄人籬下。民國三十八年,母親把我留在外婆家,她則帶著弟弟要隨父親撤退到台灣。可惜晚了幾天,她到時父親已經離開了。幸而父親放棄了台灣的工作,前往香港,並與母親聯絡上,要她什麼東西都不帶,只帶兩個小孩出來就好。於是一個鄉下婦人手牽兩個小孩,坐上前往廣州的火車。印象中,好像坐了三天二夜。要出境時,路條不對,不能去香港,只好又回家。半年後,再重新出發,這次由澳門轉香港,終於在香港一家重聚,開始了艱苦的生活。

  剛到香港,全家住在小旅館裏,等父母的身份證拿到後,才搬到小山坡上的一間小雜院,所有住戶共用廚房,沒有電,照明用玻璃罩油燈。有次我生了重病,差點救不回,幸好香港看病完全免費,住了三個月醫院。住院時過了生平第一個聖誕節,看到美麗的薑餅屋以及送禮物的聖誕老公公,還有好聽的歌,報佳音的說是為了慶祝耶穌誕生,那時我不知道耶穌是何許人?

  離開醫院後,在家調養身體,沒去上學,主要原因是往家附近沒有小學,又要用廣東話念書,我根本聽不懂,父親只好親自教我語文和算術。忽然有一天,我開口講出流利的廣東話。這時,住家附近有一所新開的小學招生,鄰居要我去報名,我這沒讀過書的竟然考上了三年級,於是開始上學的日子。

  這所小學是天主教會辦的,所以有宗教課,老師也介紹我到住家附近的聖堂上道理班。每天快樂地上學,只要有好成績,老師就頒給獎品。將臨期間,全班同學和老師在禮堂布置馬槽,這時,我已知道耶穌是誰了。學校舉辦一個熱鬧的慶祝會,每位學生都非常高興:「有一個嬰兒為我們誕生了!」在道理班,修女教我們基本教理,也常常考試,我都用讀書的方式記誦。第二年復活節,我考試通過,領洗成為教友。領洗那天,回家的一路上,心想:今天我是最潔淨的,如果現在死了,馬上會上天堂。為了保持潔淨,以後每次上完道理班就辦告解,領聖體。

  當年在香港念書,每個月都要繳學費。因此,讀了一年後,全家申請來台灣,一路順利唸到大學畢業,當老師,到退休。

  那麼,我為什麼會加入小會?因為高中時認識菖薇,她約大家每週六下午放學後到學校對面的樂仁醫院,與修女一起查經,如此我才完整地看完新約和部分舊約。後來菖薇成立高雄小會,我受邀成為會員。經過這些年的參與,在團體內,大家有共同的信仰,互相關懷,彼此分享喜樂與痛苦,同心祈禱,小會給我的影響很大。如果沒有加入,也許只是當個「主日教友」,不會參與教會活動,也不會看這麼多靈修書籍。

  這真是天主的安排,以前上學經過的聖堂,三年中從未踏入一步,現在卻讓我住在附近。自從退休後,有多餘的時間投入志工,認識更多老教友,由他們身上學到對天主完全信賴,也慢慢參與堂區活動。有位新教友羨慕我從小接受修女的帶領,我則更羨慕出生到老在同一教堂的教友。有一位老教友說:「接枝的果實比原枝果實更大更甜,在天主國裡大家都是好果子。」所以,我們不必羨慕他人,在有限的歲月中好好過日子,奉獻自己微薄的力量,盡個人的本分,完成在世的使命,就是天主的好子女。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