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1期 精彩過一生

走過人生六十載

沈崇松

 

  宜蘭於民國三十八年在宜蘭出生,一歲喪父,二十四歲喪姐,二十六歲結婚,三十一歲喪母,六十歲回到天主的懷抱。生命歷程常受痛苦折磨,但總是抱著赤子之心,親近天主,所以能帶著開心的笑容走過一次又一次的風雨。

  民國六十三年溪阿縱走時,我認識了宜蘭,(此後我帶她舊地重遊不下二十次),相知由淺而深,她多麼渴望握著父親的手,或許我給了她這種感覺,她常向天主祈禱,天主終於恩賜我們的婚姻。在她決定嫁給我時,寫了一篇「許諾」刊於中副,「告訴你,我願意,我的心緊繃,握著你的手,感覺得出你興奮、滿足、喜悅,我一直是個嬌弱而膽怯的女孩,此刻卻像勇赴沙場的戰士,帶著愛的鼓舞,不怕征途漫漫,  ……白首偕老的路程是艱辛遙遠,但也美麗。只要我們首肯、努力、有信心,對生命滿懷熱愛,什麼樣的難關過不去?我給了你愛的許諾,這許諾需要你的扶持、關懷、呵護、培育,我像隻小船滿載希望,將要在你那兒找到避風的港灣。」

  民國六十四年我大學畢業,隔天即步入了結婚禮堂,黑幼龍大哥夫婦見證了我們的終身大事,雷神父主持了我們的婚配彌撒。那個時代,兩個背景完全不同的家庭,辛酸婚姻路不言可喻,小會的會員以及多位神父的鼓勵,宜蘭堅強的毅力與刻苦耐勞的本性,才能一再跌倒了又爬起來。民國六十九年,宜蘭和我南下高雄,開啟另一階段的人生,婚後五年有兒有女,漸漸嚐到平實而幸福的滋味,假日全家大小幾乎玩遍全台風景名勝,孩子漸長可以出國時,她又拎著全家南征北討,至少出國玩過三十次,她也最喜歡跟我爬山,在山上煮飯、泡茶、聊天……。

  二○○八年三月貴州尋親之旅,雖見到她大嫂與姪女,也只能祭拜他大哥,四月與小會高雄分會的會員至新竹朝聖,十月初我們到紐西蘭看兒子買的新房子,我開車帶著她玩了一趟南島,上山下海、心情愉快,體力充沛,絲毫沒有生病的跡象,十月中自紐西蘭返台後,她一如往常忙碌而活躍地招待著女兒與女婿的德國友人,十月底與小學、初中一路至大學最要好的同學踏訪海角七號景點,並於四重溪泡溫泉。回來的隔日,因輕微的腹痛做了超音波檢查,發現膽囊腫瘤。同年十一月十三日手術後,證實已是膽囊癌末期,一連串艱苦的化療與電療,仍無法阻止癌細胞擴散。二○○九年七月十七日因腸胃道嚴重出血送醫急救,七月二十五日凌晨在我懷中嚥下最後一口氣,回到天主的懷抱。

  在「張神父和我們更近了」那篇文章中,她這樣寫著:「當聽到張神父的死訊時,腦子裏閃著的念頭是:他已在天堂享榮福,一場好仗他打完了,生命的旅程他走完了,信德他保守了,現在只等待從天主的手裏領受正義的榮冠,這是天主的安排,他把自己祭獻給了天主,我也就不再為他哭泣。」生病時,她常說:「無語問蒼天。」她多麼渴望活下去,她的人生一路走來嚐過多少艱苦辛酸,都能一再站穩腳步,就這一次我幫不了她,救不了她。這一切突來的無常,快得讓人無法承擔。送完她最後一程,回到家整理她的照片,看著一張張滿滿的笑容,我只有痛哭,無法不為她哭泣。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