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1期 精彩過一生

世與我而相違,復駕言兮焉求

劉河北

 

  親愛的弟弟妹妹們:

  從美國回來,長榮航空的時段很特別,整整飛了兩天。沒有登機,便已疲憊。

  手提袋中還壓著往昔從來不曾攜帶的保溫杯與點心,因為第一段美航沒有免費晚餐!凌晨一點到達舊金山,我向天主大叫:「祢若不給我一碗熱湯麵,我的腸胃要翻騰,直到餓死為止了!」但舊金山哪兒來的湯麵?相信我,就在長榮候機室門前,有一家日本拉麵小館,中國人開的。我不但享受了美味廉價的麵條,還在保溫杯中注滿綠茶。第二段長飛,我竟能熟睡。為一個天主「無用的僕人」,被派遣就是返家,因為有聖父殷勤照料,而返家就是被派遣。

  星期一到新竹,星期二一早就去學校,帶一些貓點心送給我的「小人物」──校長秘書莊小姐的白貓,因而和建球暢談,提到我初進小會時,他與敦和是怎樣歡迎,一恍就是四十年。建球的面貌已經「填滿」了,我的,我想,是「下垂」了。但我們各自受上主差遣,也同時向父家返去。一臉歡笑,便道盡出差與返家同時進行的奧秘。校長牆上掛著我送他的耶穌學步圖,我想的是他如何教導學子們心神中的小耶穌學走人間的路,他卻以為我要他像小耶穌似的學著做校長,又是一則「一來一去」同時達成的奧秘。

  那一天,我在校園中,炎暑下,走了好幾英哩,辦公室遷移了……教授休息室的晶片改換了……要我的學生不開手機,只得去助教室求助……六個月來,在美國舒適的家中「滋養」(nuture)的風濕、乾眼、頭昏,竟都隨淋漓大汗一掃而去。同事們、學生們的熱烈歡迎,使我深深明瞭尚有使命需要完成。在羅耀拉大樓遇見聖言會士李神父,他告訴我,我畫的聖像怎樣風靡大陸──「這人是男生,還是女士?是活抑是早已死去?」在神學院樹蔭下宛然又見朱蒙泉神父在散步 ……究竟誰活,誰死去了?誰渴望退休而不得不走遍校園?誰肉體已經離開卻精神常留人世?

  今天一班新學生來到新竹畫室上課,正忙時,計程車司機竟送來兩張大餅。我厭煩地說,我又不是反芻動物!兩年以來食慾大幅消退,但愛我的人還不住送東西來給我吃。世與我而相違,復駕言兮焉求?只求回家,一路上仍完成被差遣的工作。在小會,我的資格不如敦和等人,但年紀比誰都大。但願我走的甜路,弟弟妹妹們也隨老馬而識途。這是一條充滿天主奧秘的路:最大的最小,最後的最先;最滿的最空,最無的最有;最無能時天主顯出最能,最寂寞時最有聖言作伴……這條路,很值得一走呢!

 

河北姐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