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54期 54

防不勝防

詹紹慧

防不勝防

詹紹慧

 

回想領洗的時候神父問:你棄絕魔鬼麼?依教導回答:棄絕!別說當時就說近十年過去了;對魔鬼一直沒有甚麼感覺,有麼也是來自中國的好萊嗚的鬼片,反不如鄰家招小偷朋友被扒了來得緊要真切。

因為天冷,早早賴在被窩又睡不著,順手抓了本催眠的硬書:「魔鬼的秘密」﹝The Devil You Don`t Know﹞。沒料到自以為感覺良好的,反而浮沉隨浪地恍惚起來,原來,原來魔鬼就在我身邊,他比孫悟空的七十二變還會變,具形體或無形意念,是我精神的枷,是我肉身的癌。虎視眈眈,躦個空子就偷襲、或賄賂蓄意拉我靠他那一邊。簡直防不勝防,無從防。

能就此束手麼?總該有甚麼對策,好在「魔鬼的秘密」大概透露了些。

話說能力非凡的魔鬼,也不確知是犯了什麼罪,被天使降格為魔。他當然不甘心!於是轉而致力於把整個人類帶入惡之源、罪之境、 帶入沒有天主的一切。

魔鬼不是一個獨立體 ,是掌權者,為了人的走向,敢跟天主在電光石火的瞬間拉鋸爭抗,甚至先就以降生為人的天主子試劍。如眾所知;食糧不只能維持生命,也能當成誘惑。瑪竇福音記載:魔鬼利用曠野禁食祈禱四十天,正感饑餓的耶穌,叫祂把石頭變成餅來充飢。這動機即誘使耶穌「濫用權力」。耶穌以「人生活不只靠餅,也靠天主口中所發的言語」來回應。這話若是對人,誘惑人濫用權力來滿足物質需要,十之八九會成,再換作握權濫權的政客,受影響的會是一代一代的庶民。

接著魔鬼引耶穌到聖殿上,叫祂跳下去,如果不受損傷,可以出人頭地。耶穌不為所動。後來耶穌傳教,跟隨祂的人;一直希望耶穌成為政治領袖,帶領他們推翻羅馬政府,耶穌也沒有接受這「追求虛名」的誘惑。若發生於你我身上呢?老實說無能抗拒。因為我的價值感低,很多事情上追求顯赫,是想抬高自己滿足一己的虛榮心,至於為達目的,做些不登大雅不合情理之事也沒甚麼了不起。雖然事後的結果如泡沫如浮雲,又常損人不利己。「事後」誰又知道呢?

魔鬼再次帶耶穌至山頂,把世界的國都與榮華指給耶穌看,並說到 你若俯伏朝拜我,我必把這一切給你。這「沉溺於榮華富貴」,正是我買「樂透」的美國夢。人生幾何呀,何不杯酒當歌?無奈耶穌還不動心,回答說:財富雖是生活的必需品,但不應該是生活中的優先價值。非但不該不擇手段的去獲取,更當善用金錢,與窮人分享,才能享受真正而持久的快樂。

前面說的是魔鬼對主耶穌的誘惑與試探,我們生活中呢?朗朗乾坤,相由心生,魔亦由心潛。上主置人於內心與外在世界的拉扯?或是我與我自己的爭戰?且略窺視:

魔鬼的第一招:顛倒事實、虛假承諾。

從《創世紀》裡「蛇對女人說:『你們絕不會死!因為天主知道;你們哪天吃了這果子,你們的眼就開了,將如同天主一樣知道善惡。』」欺騙的謊言於焉奏效。
須留意的是以謊言為基礎的承諾,多和未來有關。魔鬼常預許未來、保證成效,掌控結局,這自然有很大的吸引力,因為預知了事情結果,會覺得安心許多。而且在這欺騙的背後會附帶承諾,這個承諾當然也和未來掛勾。英國文學家魯益師﹝C.S.Lewis﹞說:「幾乎所有的邪惡都建立在未來,感恩屬於「過去」,愛德施於「當下」,但恐懼、貪婪、肉慾及野心都在「未來」。這段話就提醒我們;一心期待未來,往往很容易受騙上當。

與此同時魔鬼也會給我們承諾,比如:惡事不會曝光,或說反正不會有甚麼嚴重後果。他更會利用這些私密來誤導人,搧動醜聞,讓當事者曝光而陷入痛苦沮喪的悲劇。前年的神職醜聞即為媒體最驚爆的例子。使加害者、 受害者及廣大的善良信友都受傷。

魔鬼慣用的第二招:不實的外在表達與自我表露。

魔鬼用此潰敗人的招式得心應手,他擅長以非婚、外遇、不倫等情色蠱惑人本能的性需求,把人引到缺乏實質內涵強烈的肉體交和。或欲以身體外在的親密表達來維護真實世界的關係,實則經不起任一小之又小的漣漪即破碎。

尤且缺乏實質內涵基礎的關係破裂後,常常讓人感到氣憤、失望、以及受騙和被玩弄的負面情緒,進而影響自我的價值感與生命力。或從爾滋生報復心態爾虞我詐,利用他人來滿足自己,無視社會和諧。

這情況魔鬼常以曖昧的設想加上狡猾的誘惑來達到目的,抵消人的承諾、苦心經營和坦誠相待、忠貞自律,輕易發生性行為而沒有罪惡感。或是有罪惡感,卻毫無愧疚心。於是魔鬼越夜越美麗越得意,人越墜入情色陷阱,即偏離天主與己的關係。而這歸為第六誡的罪過,最令上主痛心,祂造了我們給了我們血肉,我們用來犯罪。

魔鬼的第三招:製造沮喪和怠惰。

魔鬼不是使世界灰心沮喪怠惰的唯一罪魁禍首。艱困的生活環境,他人或自身的罪過限制,種種因素都會讓人灰心喪志。灰心成了魔鬼手上的利器,他瞄準人類這揮之不去的沮喪感,不僅使我們在邁向天主的路上停滯不前 ,更是忠信教友與奉獻上主度修會生活的威脅。能摧毀人整段靈修的旅程,從而被視為對人最嚴厲危險的誘惑。
恆常發生在我們刻己靈修生活於某一日,魔鬼潛入人的意念,無端懷疑一己靈修毫無進步而生沮喪怠惰情緒。

其實靈修上的進步與否,沒有測量的標準,沒有經驗值,也沒有量化的數據。
畢竟靈修生活是否進步和我們跟天主、 跟別人的關係關聯, 也就是和愛有關。 愛的體現必會留下憐憫及奉獻的標記, 但不會留下任何測量的依據。
要小心的是靈修雖不可輕易測量進步與否,可是回憶和想像卻能使我們受困於未悔改的過去。 這由聖奧斯定當上主教後撰寫的「懺悔錄」可以得知:「 ……那些邪樂的醜形怪狀 依舊出沒在我的記憶中。邪樂的像是由我的惡習寫上去的,它跑到我前面來,當我醒的時候 ;它是軟弱的,當我沉睡的時候,它捲土重來,強迫我接受,使我彷彿身臨其境。這些虛像在我夢境中,在我身靈上得到的結果;無異於它的真形在我甦醒時得到的結果相等。主,我天主,是否先後有了兩個我?」
當自我懷疑靈修沒有進步,又被動的不能忘掉過去,在沮喪的當下魔鬼適時於腦波映現不如歸去的腳本。「回去」就是回到昔日追求的一切, 回到從前熟悉的生活方式, 放棄靈修的冒險之旅,這包含了神職者退出修會。

不論在靈修生活哪個階段,投入的程度多深,或信德看似多堅強,凡是跟隨基督的人,魔鬼都會全力攻擊。我們之能夠對抗,是因為我們的祈禱。即便是祈禱,魔鬼也會讓一些東西闖進來,以「分心」阻斷我們與天主的對談。這闖入祈禱中的;可能是我們對未來的焦慮,或與他人比較的恐懼和被輕視,又或者心思慾念於享樂等。此雖中斷了與上主正進行的談話 ,也提醒我們唯有依靠天主的眷顧,原本的分心就會成為轉機。

魔鬼就在我們左右,靠自己的力量防不勝防。當我們誦唸天主經,祈求:「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就是和耶穌一起祈禱和掙扎,與魔鬼的對抗上;我們從來不孤獨。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