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54期 54

關懷

譚愛梅

關懷

譚愛梅

 

晚餐的時候,我們會看到女兒和孫女之間的互動。

孫女在學校功課遇到困難的時候, 總是垂頭喪氣,雖然, 女兒也請了很好的家教,也不是女兒沒有注意到, 只是不知道如何安慰她,看著女兒默默的看著小孫女, 我心裏就有點難過。 我們都有過這種考試考壞的時候。

我忽然想起在初中時, 發生的一件小事。

我告訴她們Grandma在學校的時候也考過零分, 馬上引起她們的注意,而且都非常詫異, 因為一向都知道Grandpa在大學得過零分, 可沒聽說Grandma也有如此落魄的時候。

那是初一的時候, 剛考進屏東女中的我, 一下子好像沒人管教的野孩子,因為 學校的老師忽然都變得很寬容, 很慈祥,一點都沒有學習的壓力。 比起在中正國小面無笑容的老師, 真宛如天壤之別。

自小父母親都很忙, 父親更是經常在部隊理很少回家。沒人管過我的功課, 可能因為國小的老師給我的感覺是比較嚴肅, 所以, 無論下課以後玩得多晚, 我每晚必然會把當天的功課做好才睡覺。

那晚可能白天玩瘋了, 明知第二天有數學考試, 卻想, 管他的, 反正不會被尺打,也不會有人關心我。 父親去世之後, 更沒人理我了。 母親整天忙生計,養家, 根本見不到人,考好考壞了也不會有任何人關心, 不像哥姐書讀不好反而得到更多的關懷。

毫無準備的我, 第二天很坦然的交了白卷。

第三天, 到學校, 前腳才踏進教室, 就被數學老師叫進她的辦公室。她面無笑容, 讓我坐下, 偌大的辦公室, 還有少數幾位老師在。 她小聲婉轉的問我: 妳一個月前, 聯考算術一百分, 昨天的小考, 怎麼考了零分? 這時心裡好像忽然受到無限的委曲, 淚水止不住的流下來。 小學的時候, 每次考試不是99分就是100,我知道是我的錯, 沒做課前準備。 我沒想到考零分是這麼丟臉的事。 是自己的錯,沒法為自己辯解, 只有默默的流淚。

這時我們班的級任老師, 因為她的辦公桌正好在數學老師對面, 剛好到達辦公室, 被眼前的景象搞糊塗了, 如果我的行為不檢點, 應該是級任老師的責任, 還不輪到旁人責代。 也很關心的輕聲的問了一句「怎麼了? 」。

數學老師看我只會哭, 也解決不了問題,就讓我回教室。

小的時候就聽大人說我是個自尊心很強的孩子。 當天下午放學回家之後, 破天荒第一次, 一回家, 放下書包, 就立刻打開書包把所有書本拿出來, 開始溫習當天學校的功課, 並把該做的作業做好。 還大聲朗誦國語課本中的文章, 像隔壁辛家的孩子一樣, 每天大聲朗讀, 幫助記憶。 從此以後, 我的功課, 一直維持一個水準的好。

顯然女兒聽懂了我的故事, 除了讓孫女明白, 考試考不好不是天塌下來的事。 也讓女兒了解到多給孩子一些關懷, 關懷是很容易的, 而且會帶给孩子意想不到的轉變。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 可以 看得到孫女很開心, 和母親的距離接近了很多。女兒對孫女的一舉一動也變得關心了許多。

多給點關心, 常常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結果。改變別人的一生。我的初中數學老師,那早上給我的關懷, 改變了我的一生。 後來考上臺北一家很好的中學, 嚴格的校風, 影響我一生學習的態度。 也進而影響我教養兩個女兒的方法和她們處世的態度。 現在輪到孫女的這一代。

只因為, 我的數學老師給了我的「零分」一個小小的「關懷」。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