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79期 從「心」出發

總主席候選人陪選就「賠」到底啦!

郭芳贄

 

各位小會代表和會員們!

  今天是天主教中華基督神修小會三年一度的總主席改選的好日子,本人非常榮幸在事先未告知下,默默地被小會長官們推薦為兩位總主席候選人之一。當初本人被告知為總主席候選人時,真的感到十分莫名其妙,本人也不知道總主席要做什麼?有何權力?何況,去年本人才剛坐上「直昇機」,未先發初願,直接發了終身願。今年再被提名為總主席候選人,感受到坐上了「火箭」直衝而上,闖入太空,成為迷航的「太空人」。

  後來,有人偷偷告訴本人:「你只是陪選的人而已,別太高興!」這才知道自己的真正角色。陪選就陪選罷!讓本人拿出真本事,認真地來競選,全力逼使另一位候選人感受到九二一台灣大地震般的震撼。

  於是,本人把政見寫得非常正經,具有改革和遠見的特色,又長又細。寫履歷就從小學開始講清楚,讓完全對我不認識的會員代表能清楚知曉我的背景和長才,也許可拉點人際關係的人情票和重視人才的愛惜票,終止使對手實在受不了壓力,就會中途下車棄選而逃。那時,本人就可不競而當選啦!「這就是逆轉勝呀!」

  本人不想先說明寫得「又長又細」的書面政見,已公佈了近兩個月,大家都看厭了,有人可能甚至都會背誦啦!

  本人想先以專業新聞媒體人的身分,從客觀立場來分析這次兩位候選人之區別。

  首先,本人要稱讚這次提名本人為候選人的一羣小會長官們,真是具有高瞻遠矚的天才老爹,不知從何處取得教廷的極機密,竟提早知道教宗要宣佈今年是「保祿年」,把教名為「郭保祿」的本人抓出來作為總主席的候選人之一,當然是期盼我會當選。若落選了,長官們就對不起教宗的善意啦!這也是本人「努力」競選的要因。

  其次,長官們深知本人經過職場三十多年,在混濁的媒體界磨練和打滾,已有銅牆鐵壁的厚臉皮,更瞭解本人長期在耶穌會內薰陶和辛勤工作裏煉成「完全聽命」的本色,耐性十足,不懼落選失敗的嚴重打擊,就先「打鴨子上架」,在未事先告知或協商下,直接提名為總主席候選人的唯一陪選人,出任配角演員,知道一定不敢拒絕。好罷!長官們居然如此狠心,本人也就「以愛化狠」,熱心地賣命去認真競選到底罷!

  再說,提名本人的長官們認為,這位「老子」滯留海外二十多年,消遙自在地偷閒太久,好不容易等到他終於回國,逮他來當選總主席,或做總主席陪選人,也算是「勞改」一場,可讓他來贖罪一下。即使落選,也算是贖了小罪!啊!原來是一場贖罪夢呀!仿如被訂在十字架上贖罪吧!!「主啊!長官們不知道他們在做些什麼?原諒他們罷!!」

  從兩位總主席候選人來分析,這是一場精彩的對抗賽,首先,這是一場「年過六十歲老人孤軍獨戰」與「青年組領導人團體戰」的嚴肅對抗賽。

  本人在小會裏認識的人不多,大多是老人,不會當選會員代表來投票;回來時間又不太長,才三年多而已,要拉票不容易,不可能在現場埋有樁腳來助陣拉票,只好孤獨一人奮戰。反之,對手的人際關係非常雄厚,又有「三胞胎」(註1)的樁腳,更帶領青年組的啦啦隊(註2)在現場助陣,競選實力真是太令人驚訝,還有即將卸任的長官們等待屬意人選來接棒的暗中強力支持,迫使本人遭遇「雖是千萬人擋在前面,本人仍是勇往直前」的窘境。至於結果是什麼?提名的長官們都早已事先知道。

  從另一觀點來看,本人回國三年多裏,在小會是先坐「直昇機」,再搭「火箭」,可能直上總主席寶座,只是本人未在小會裏身居任何要職,更未有行政經驗,以致本人彷如目前台灣流行的「高速鐵路」,從台北直到高雄,中間未停車。反之,對手是從基層逐漸向上升起,行政經驗豐富的老手,人際關係寬廣,彷如站站都停的「普通列車」。兩種火車相遇會碰撞出什麼樣火花,提名的長官們也都心知肚明。

  談到兩位總主席候選人提出的書面政見,也是非常有趣。本人的政見長達三張,「又長又細」,具體而容易明瞭,是否能夠實現,沒人敢打包票來保證。若當選,大家還是先找「南山公司」買個保險再說。對手只有短短的一張多而已,簡短有力,未有具體可行方案表明,不必擔心是否落實。這種比對,彷如女人外出時,在選擇「迷地長褲」和「迷你裙」間的迷思!

  更妙的是提名團體的長官們特別鍾愛資深媒體人,這次兩位總主席候選人都是媒體界出身的資深媒體人,本人是不分晝夜,時時都在國際大都市裏,寒冬熱夏,街頭採訪新聞的資深特派員,對手則是長期整日坐在台北市的豪華冷氣辦公室裏,指揮三軍和改稿的女總編輯,到底擁有選票的代表喜愛國際都市街頭老手

,還是中意台北市冷氣房裏美麗可愛的花朵呢?等到開票時,就揭曉啦!

  最後,來談談本人的書面政見特色。本人回國時間不長,大部分會員對本人根本不熟悉,甚至不認識這位高個帥哥是何方要人?所以,寫起本人簡介時要採「婆婆媽媽」式,從小學談起,直到回國止,學歷、經歷和著作等都概括,以爭取同情票。結果終於有一位會員來認親,表明是我小學的學妹。

  本人特別提出「新境界、新行動」的目標,就是本人一直在海外工作,未曾在小會裏謀得一官半職,也就未有小會的行政經驗,不會感染台灣流行的官僚式拖延弊病,更不會受到往日的習俗拘束,不會背著小會長久存在的人情包袱,容易進行創新改革,促使小會迅速融入台灣天主教教會和台灣社會,再從多年來豐富的國際經驗截長補短,易使小會早日踏進國際社會,達到國際化社團的境界,不會使目前小會逐漸露出的「閉門造車式」台灣本土化更加擴大。

  面對全球科技化革命趨勢,大都市裏交通繁忙而嚴重堵塞,人人浪費在往來路途中,本人將利用網路新科技的「資訊高速公路」,來減少小會領導階層間的開會次數和時間;面對面開會前,會員已在網路和手機簡訊上溝通完畢,若還有異議或未能達成協議的重點,才來面對面開會「講清楚、說明白」。

  此外,美加等國外會員也可利用這種資訊高速公路形成的「地球村」觀念參與開會,提出國外寶貴看法,提昇小會決議品質。

  同樣的,會員散佈全球各地,即使在台灣或住在相同城市,要熟識就要見面,利用網路科技相見易歡,會員間經常在小會網站裏談心,反正看不到,就容易吐出心事,一日半小時,不到半年就能使會員彼此間「熟透透」,小會團結力量就會馬上劇增,在人人「心知肚明」下,瞭解對方「心懷鬼胎」內情,就好辦事。

  目前小會不論在台北、台中或高雄,甚至美國、加拿大、新加坡等地,都有難纏的「老、中、青」三代間的「代溝」,這是非常燙手的「老問題」,更不是年輕人碰得的火爐。只有本人以「新聞外交老手」,針對一羣終身願的老年會員,中生代會員和青年會員有不同作法,才能迅速化解:

  ──「老有所養」,使老會員感到小會的團體關懷和鼓勵,每逢單月固定日子,就有聯誼晚餐聚會,老會員一年裏只要一次參與輪流分批聯合作東,擔負餐費而已,再有專家座談老人興趣的議題。此外,獨身的老會員未來如何相聚、共同生活和互相照顧,如在同棟大樓內隔鄰為伴,也是值得開始認真面對商討的問題。

  ──「中生代要有舞台發揮」,經協商後,派遣中生代會員利用業餘時間自願到各教堂、善會或慈善團體出任重要領導人,發揮己長,增進天主教教會福傳的功效,更使「中華基督化,基督中華化」的小會理想早日深入台灣教會內。

  ──「幼有所長」,青年會員經常與天主教同學會、校園使徒、基督生活團、基督活力運動等天主教大學青年社團合作,共同舉辦週末營、讀經班、康樂活動及宗教電影欣賞討論會、宗教音樂和寫作班等青年活動,激發青年會員活力,在籌劃和舉辦活動裏學習愛心、溝通技巧和合作,青年會員以良好榜樣來吸收優秀學生教友加入小會,終使小會打開引進新血的通路。

  這次是天主揀選本人來奉命陪選,本人只有認命地競選到底為止,不停地向對手施壓,尤其是最近兩個多月,大多數小會會員突然地經常收到本人的電子郵件,就是本人暗中急遽加壓,使對手不斷感受本人知名度快速擴張的壓力急速上升,本人則等待奉命投票的會員代表能夠「午夜夢迴」時,發生奇蹟式的「良心發現」,更期盼感動天主聖神來啟發會員代表認清天主旨意,在最後一剎那投票時刻,改投本人一票,就要感謝天主莫大的宏恩啦!(果然,投票結果,不錯,本人竟也獲得一票!感謝天主,沒有陷入「全軍覆沒」的一面倒惡果,阿肋路亞!)

 

  *  *  *     *   *   *     *   *   *    *   *   *

 

  選後,各位會員再閱讀本人準備的演講全文,是否仍受感動呢?是否有會員代表後悔投錯了票呢?當日,因主持人在中途「企圖」干擾這位唯一陪選人竟「假戲真作」時,露出阻止本人由配角變成主角的真情演出,使本人不能全場暢所欲言而敗北。幸好,「心泉」主編非常同情老人,支撐弱者,不斷拜託本人把準備在政見發表的演講全文一次刊出,留做歷史見證。小會會員閱完後,往後大概不會再有會員願意奉命去演戲陪選,或是小會長官們不便再讓會員玩此陪選遊戲啦!屆時,小會經過這次選舉歷史劇的閉幕,往後的總主席或分會主席選舉,大概就會進入完全真正民主化了吧?

 

注釋:

1.長相及氣質與蕭淑美頗像的賴惠珠、劉慧英。

2.今年共融營有十三位青年組會員參加,蕭淑美接續嚴睦涵擔任該組組長多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