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78期 聆聽的藝術

偉大與忘我

鄭嘉珷

 

  十九歲時剛受洗成為天主教徒,那時對人生的目標或志願是成為聖人。因為要成聖人,所以容不得自己有任何的缺點,動不動就去辦告解,想要讓自己恢復受洗時的純白無瑕。即使有時覺得自己表現不錯,又擔心犯了驕傲的罪,結果是把自己搞得緊張兮兮,永遠都有罪惡感,而失去了那個年紀應有的活潑開朗。雖然也常聽神父說,不要把告解當作洗衣機,但是聽不懂他的意思。

  經常有罪惡感並不好受,時間長了,就對自己失望了,所以乾脆自暴自棄,讓自己爛到底,根本不在乎自己有罪無罪了。但是心情還是無法恢復以前的開朗。

  有了孩子以後(三年三個,還替別人照顧兩個,為了賺一點錢貼補家用。),天天累得昏天黑地,不要說反省,恐怕連照鏡子的時間都沒有。眼睛裏只看見孩子的需要和幸福,哪有時間注意自己?更不會去想自己是不是聖人這樣的問題。幾十年過下來,發現自己沒有成為聖人,卻漸漸成為更了解別人、更能愛的人。

  德蕾莎修女活著的時候,就已經是全世界公認的聖人。我相信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是不是聖人。這個問題根本毫不重要。她眼睛裏看見的不是自己,而是成千上萬需要救濟的窮人、垂死的人。我們看見她的偉大,她卻只看見自己的渺小,因為還有太多太多來不及去救的人。

  我想,只有當我們忘記自己時,我們才成為偉大的。但是這時,我們是否偉大,已經一點也不重要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