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78期 聆聽的藝術

我的運將

阿珷

 

  (二○○七年)七月初,一個星期天的早晨,本來約了跟安帝老先生八點半見面去買冷氣,但是生理時鐘還是天一亮就醒了。在家呆著煩,所以才七點鐘就穿著破舊的家居服和涼鞋,拎了一大袋給安帝的水果食物,在家門口攔了一輛計程車。開了幾秒鐘,在溫州街口等紅燈時,我看那位司機先生呵欠連連,就問他:

  「你是剛起床,還是快要下班?」

  司機說:

  「我已經二十六個小時沒睡覺了。剛才有兩次有人招手,我都沒停,不知道

為什麼看到你,就下意識地停了車。」

  我覺得很驚訝,就說:

  「幹嘛那麼辛苦啊?」

  他說:

  「因為欠了地下錢莊的錢,晚一天就要罰兩千塊。」

  原來他在兩年以前騎摩托車出車禍,右腿幾乎全碎,現在都是靠鋼板、鋼釘撐著。工作丟了、女友跑了不說,還跟錢莊借了三十萬元,需要還六十萬元。雖然已經還了五十四萬,但是最後這六萬似乎老是追不上利息,每天被罰兩千,真是壓得喘不過氣來。除此之外,車子也是跟車行租的,每月租金將近兩萬元。雖然拼命工作,晚上就睡在車上,一天有時只吃一個便當,但還是還不了債。

  他又嘆氣說:「我是基督徒耶,卻這麼倒楣。以前曾經有一次在車上 撿到二十多萬元,我知道那人是在榮總下的車,就跑回去找到他,把錢還他了。現在想想,還真有點後悔呢!」

  他又說:「我也試過自殺,但是沒死,也沒解決問題。」

  我又問:「你沒有家人可以幫忙嗎?」

  他說:「有家人也不見得有用。我從兩歲就被扔在台南的孤兒院,連自己的真實姓名都不知道。」

  十多分鐘後,我的目的地已經到了,我遞給他一百五十元,比跳表的車資多了二十元。他卻說:「不用給我錢了。你是我最後一個客人。我要去還車。沒有明天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要去自殺。我知道他在發出求救的訊號。而我就是他所能抓住的最後一根草。

  我要幫他嗎?即使我把皮包裏要辦事的三萬塊給他,也還是沒有解決他的問題,只是把問題延後兩個禮拜而已。

  我能毅然下車,掉頭而去嗎?如果明天在報紙的一個角落,看到某某運將自殺的消息,我能無愧於心,把責任推給阿扁嗎?

  想起今天早上去上廁所以前,隨手從書架上抓了一本二十多年前出版的「心泉」,隨便翻到一頁,看了一、兩分鐘,卻沒忘記裏面的一句話,「撒瑪黎雅人在哪裏?我是那個撒瑪黎雅人嗎?」

  萍水相逢。在八百萬人口的大台北,短短十多分鐘的相遇,誰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然而,萬一他說的是真的呢?若我棄他而去,在我有生之年,午夜夢迴,這個問題會不會一再浮上我的腦海呢?

  曾經在某處讀到一篇文章說,他寧願被騙九十九次,也不願錯過了一個真正需要救援的人。

  就在這一念之間,我把我家的電話給了他。

  七月到現在已經過了半年多了。這段期間,他又開了兩次刀,把鋼釘鋼板拿出來,又從臀部削骨來補腿部。我幫他償還了地下錢莊的債、補交兩年的健保費、兩次開刀費、租了一個房間、補交交通罰單(因為沒有駕照),還幫他付費,考了普通駕照和計程車駕照,還買了一部全新的計程車(一半是他自己貸款),不用說,還有半年的生活費和汽車保險、停車費等等。

  有時想到我好不容易才存了一百萬元,準備八月退休後貼補家用,現在卻耗掉了一大半,真是心痛得不得了。但是也不能說有什麼後悔,一切好像是天主安排。

  他說他遇見我的那天,清早六點就去靈糧堂祈禱,覺得已經走投無路,非死不可了。然後從和平東路轉新生南路、辛亥路,本想走羅斯福路去還車,卻在溫州街口遇見了紅燈,就轉了進來。短短兩分鐘的距離,兩次有人叫車,他都沒停,卻在碰見我時,不由自主似停了下來,好像有天意似的。

  我在台北坐計程車,坐了幾十年,從來沒有人在十多分鐘內告訴我他一生的故事。我那天並沒有佩戴任何基督徒的標誌,他卻表明是基督徒。他若要騙人,還不如說自己是佛教徒。(碰到基督徒的機會只有百分之五)我那天清早在廁所看的那本心泉,有關撒瑪黎雅人的句子,我後來想再看一遍,卻翻前翻後,怎麼也找不到了。真奇怪!好像天主那天是直接在對我說話似的。

  有時覺得自己上班相當辛苦,賺錢不容易。為錢心疼時,就數一數自己的幸福:我家跟台大買的房子,當時不到兩百萬,現在漲了十倍了。這要感謝買屋時許多教會朋友的資助和整個社會大家努力後的發展。孩子們念聖心五年,年年都領獎學金。家人都沒生過什麼大病。李泓在美國出車禍,車子翻車全毀,車內四人竟然無傷。我也在美國高速公路出過車禍而無傷。李湉曾在體育課被別人丟的手榴彈(鉛球)擦臉而過,臉上留下刮傷,幾乎可以致命卻無事。李澐在佛州也曾經被兩個黑人用槍抵著去提款機拿錢,仍然全身而退。誰敢說天主沒有在暗中助一臂之力?何況現在一連添了三個孫兒女,個個健康,幸福有如大雨傾盆而下,我能毫無回饋之心嗎?

  這位司機看來不是壞人,只是不幸。他信誓旦旦說會還錢,我就姑且信之。三、五年以後的事,現在就先別擔心了。說不定我因此就賺到了一個兒子呢!他還說要開車載我去釣魚呢!

  註:四年前,也是快要選總統的時候,有一個年輕的媽媽跟三個幼小的女兒一起自殺,只因欠了二十萬元,還不出來。她的先生因為失業,就去販賣盜版光碟,因而入獄。我看到她在報上的照片,氣質很文雅、溫柔。孩子的老師也說她對學校很熱心。她家門外種了許多花。這件新聞,到現在還讓我難過。恨不得當時有機會幫助她。

  如果三、四年以後這位運將還清了所有的欠債,那麼我並沒有損失任何錢財;我所做的,只是在「信任別人」這件事上跨出了冒險的一大步罷了。買股票不也一樣是冒險嗎?

  女兒李澐的回應:「聽起來還蠻有道理的  ……買股票是因為信任一家公司,媽咪選擇的是信任一個人。如果投資成功,得到的會是買股票賺錢永遠無法相比的快樂!」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