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75期 走出曠野

反「西方」≠ 反「基督信仰」

金象逵神父

  ──「漫畫褻瀆風波」不是回耶宗教戰爭

  「在中國做一個基督徒有什麼意義?……遺憾地說,我們搬進一個自己的世界,在理智上和審美上,和那個異教社會(指中國)斷絕關係。被培養成為一個基督徒,就等於成為……有西方人的心的人。它意指著接受西方,對西方的顯微鏡及西方的外科手術(按:今天該說『對西方的科學進步』)特別讚賞。」 1 這是最基本的原因,使得 林語堂 先生離開教會,開始他的「信仰之旅」。──但是他「固執地抓住對上帝父性的信仰」。(仝 1 ,頁 52 )──也是這個基本的原因,使得基督宗教被看作洋教。

  現在要問:是不是這個基本原因(就是說:把基督信仰與西方混在一起),使得不少人把目前的「漫畫褻瀆風波」看成是回教與基督宗教在信仰方面的衝突,是一場新的、有可能越來越激烈的宗教戰爭。這真是可怕!回教信徒人數佔全人類的 19.7 %,是第二大宗教;基督信徒(天主教、新教、東正教)最多,佔全人類的 33 %;佛教佔 5.9 %,是第三大宗教。 2

  梵二大公會議講到回教,立即「畫龍點睛」:「天主教會尊重回教徒,他們崇拜唯一、生活、常存、慈悲、全能、創造天地、曾對人講話的天主。」 3 這句話使筆者感到慚愧,回教信仰中的真神這麼超越、偉大、神聖,又對人講話(用我們的哲學術語講:是位格【 person 】)。筆者所了解的儒、釋、道和其他宗教信仰的神都不像回教信仰中的神:超越但又親近人。對這位真神,人的回應必該是我們最大的誡命:「聽啊!你當全心、全靈、全力愛上主你的天主。……」(申六 4 ~ 9 )對這麼信奉真神的回教,又有這麼多信徒的回教,筆者可說毫無所知(我受的神學教育全無此課程)。感謝天主!「風波」使我有機會認識一點回教,也與姊妹兄弟分享。

回教信仰中的幾個要點

  回教本名伊斯蘭( Islam ),「回教」乃中國稱伊斯蘭的專名。伊斯蘭為阿拉伯文的譯音,義為「和平」、「服從」……在中國也稱為清真教或天方教(天方即阿拉伯)。新疆以西,古時統稱西域,在地人之一族稱回紇(即維吾爾人),多信伊斯蘭教,因此有了回教之名,可說因族而名教。「回回」一詞首見於宋元祐( 1086 ~ 1093 )沈括的《夢溪筆談》 4 。伊斯蘭是國際通稱回教用的名字。「信仰」(按:可懂成我們的「信德」)稱 Iman ,有信仰的人稱穆斯林( Muslim )。

  大約在公元五七○年穆罕默德( Muhammad )誕生。回教徒認為他不僅創立一個宗教,且「恢復了真正的宗教信仰,即一神論的最初的方式。」 5 首要的「信仰」是「信真主」,即「信真主獨一」、「認真主獨一」、信仰安拉(又譯阿拉)(按:獨一神「阿拉」【 Allah 】 6 ,其實就是「此神」【 the God 】的意思【仝 6 ,頁 64 】)為唯一的神,作為穆斯林「認一之功,誠為首務」。回教徒常用阿拉伯文念誦的「 Lailahailaha illal-lah 」(「除真主外,別無神靈」或「萬物非主,唯有真主」)就是這一信條。伊斯蘭教的教義學 90 %以上是論述真主。穆斯林的念珠有九十九顆珠子,正相當於真主的 99 個美名。(仝 2 ,頁 384 )

  《古蘭經》說:阿拉就是猶太教、基督宗教信的天主。「你們不要與有書人(即信天啟之經者,見下)爭辯,除非以至好的態度。你們(要)說:『我們信降給我們的,和降給你們的,我們的主和你們的主是一個,我們都是順從祂的。」(古廿九, 46 )

  「有書人」在《古蘭經概述》中,譯成「信奉天經的人。」 7 「我曾降下 Taurat (梅瑟五書)、大衛的詩篇( Zabut )、馬爾焉之子爾撒(瑪利亞之子耶穌的福音( Injil ),以及穆氏的古蘭經( Al-Qur' an )。」 8 這四部書并列為四部「天經」。《古蘭經》被認為保持了真主的旨意,是純真的經典。其他的經典均有所篡改。(仝 2 ,頁 385 )古蘭經稱耶穌為爾撒,或譯依沙( Isa );「 Isa 」這個字共出現廿五次。古時阿拉伯文常稱耶穌為「 Jesus 」。何以古蘭經不用「 Jesus 」而用「 Isa 」呢?原因何在?至今沒有正確的答案。( 8 ,頁 130 )

伊斯蘭教六大信條

  伊斯蘭教各派共認的基本綱領,見《古》四, 136 ;二,177 :「信道的人啊!你們當確信真主和使者,以及祂所降示給使者的經典,和祂以前所降示的經典。誰不信真主、天使、經典、使者、末日,誰確已深入迷途了。正義是信真主、信末日、信天神、信天經、信先知。」此外,「據歐麥爾傳述,穆罕默德曾說:『信仰就是:你們信真主、天神、經典、使者(即先知)、末日和善惡都決定于前定。』這便是伊斯蘭教所說的六大信條的根據。」( 7 ,頁 48 )

  一、信真主 《古蘭經》有七百多節經文說明真主的存在、獨一、大能和大權等等。信一神真主是伊斯蘭教的信仰基礎。……對猶太教、基督等教說爾撒(耶穌)是神(古五, 17 ; 72 ),真主有兒子(古五, 18 ;九, 30 )等說進行了駁斥。( 7 ,頁 53 )

  二、信天使 「《古蘭經》要信仰天使的存在,因為真主是無形象、無方位的,人不能直接接觸真主,必須要有非人所能看見的『妙體』(按:即有方位的)來作中介。此外,因有彼岸世界,就需要管理員,那就是天使。」( 7 ,頁 55 )

  三、信使者 他們是安拉的欽差。「最著名的六位使者是:亞當(阿當)、諾亞(努海)、亞伯拉罕(易卜拉欣)、摩西(穆撒)、耶穌(爾撒)和穆罕默德。……穆是最後的使者。使者高於先知(能出預言的人)。」( 2 ,頁 385 )

  四、信經典 猶太教《摩西五經》、聖經之詩篇、基督教福音書、古蘭經是四大天經。只古蘭經完全純正。

  五、信後世 「相信死後復活和末日審判」( 2 ,頁 384 )。天國有各種幸福,但不講瞻仰真主的臉龐。不講輪迴。

  六、信前定 「認為人的命運是由安拉安排,在出世之前已經定好,個人無法選擇,即為宿命論」。(仝)

  梵二大公會議說:「他們(穆斯林)雖不承認耶穌為天主,但卻尊之為先知,並尊敬耶穌的童貞母親瑪利亞,並且有時虔誠地向她呼求」( Nostra Aetate , 3 )。古蘭經(三, 144 )明明地說穆罕默德也只是一位使者,在一切一切中只有安拉是唯一的倚靠:「穆罕默德只是一位使者──列使在他以前過去了。若是他死了或被殺了,你們能肯退轉嗎?退轉的人一點也妨礙不了安拉。」

  簡單地看了回教信仰的幾個要點,找不到一個是今天「漫畫褻瀆事件」引起巨大風波的原因。該有別的原因(見下)。相反,在信仰方面, 時子周 先生說得好:「猶太教、耶穌教(包括天主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本是一脈相傳的。」 9 日本學者 J.M. 北川( Kitagawa )說得更深入:「回教原是與猶太教及基督教有血緣關係的宗教。……穆罕默德似乎相信:這三個宗教都是在那唯一永遠的啟示內,要發展到普世,俾使萬民信奉的過程上,存在各種不同階段與方式。無論如何,回教得到比它先發展的猶太教與基督教的影響是無可否認的。」 10

「除真主外,別無神靈」的反省

  膚淺地研究一下回教的信仰,筆者獲得最深的感受,就是他們非常非常強調「真主唯一,別無神靈」,真是最單純的一神教。讀有關回教教義的書籍、文章……完全不會引起宇宙間仍有其他「主宰」的感覺,阿拉是絕對的、百分之百地有著全權對萬物、對人類。回教徒信仰生活中,有五種功課:念、禮、齋、課、朝。首要又首要的是「念」。下面講其他四功。

  「念」( Shahadah 意作證)是歸信回教的第一個條件。是朗誦或默念「萬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使者。」這個信條稱為「清真言」。穆斯林集中的地區,宣禮員在宣禮塔上高聲喊清真言。做每件事開始,念「我憑真主的尊名起」。

  作為穆斯林,「認一之功,誠為首務。」古蘭經中,很多經文發揮安拉唯一,無上至高:「安拉是使人生使人死的主;是以祂判定一事的時候,只說:有,那事就完成了」(四十, 68 )。「安拉引導祂所意欲的人,以達至祂的光;安拉是深知萬世的」(廿四, 35 )。「東方西方全屬安拉」(二, 115 )。「讚頌歸安拉,養育眾世界之主」(一, 23 )。「你說:安拉是獨一的,是受依賴的,無一是祂的對等」(一一二, 1 ~ 4 )。「祂是安拉,除祂以外再無主。祂是掌握的、神聖的、造和平的、賜安寧的、萬有的保障、大能的、至優的、至尊的」(五九, 24 )……可惜許多穆斯林「以家庭、血源……沿襲了伊斯蘭信仰,但對古蘭經卻一知半解……結果產生了一種歪曲、受扭曲的伊斯蘭文明」。學者 Edward W. Said (《東方主義》作者)稱之為「遮蔽的伊斯蘭。」 11

  是不是可說「遮蔽的天主教」?很多的教友了解聖經太少,尤其是在「真主唯一,別無神靈」一事上:講、拜不少「神聖」,卻極少講、拜雅威,天主父。其實,萬物的完成、終結是「基督將消減一切率領者、一切掌權者和大能者,把自己的王權交於天主父。」(格前十五 24 )「萬物都屈伏於祂以後,子自己也要屈伏於那使萬物屈服於自己的父,好叫天主成為萬物之中的萬有。」(格前十五 28 )還有很多經文。我們彌撒大祭完全是獻給聖父的:「全能的天主聖父,一切崇敬和榮耀,藉著基督、偕同基督、在基督內,並聯合聖神,都歸於 禰, 直到永遠。」

  把雅威、天主看成絕對的、至高無上的、人根本不能完全了解的……會使我們接受「痛苦」這奧跡:無數的人,尤其是無數兒童,今天餓死,……老、病

、家暴、自殺……越來越多,只有一個解答:「以前我曾多言,試圖了解天主;現今我親眼看見了,我收回我所說過的話。」(約四二 3 , 6 )

  天主教怎樣看回教的宗教信仰? 二○○五年八月二十日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德國科隆( Cologne )第二十屆世界青年日,有一次特別向穆斯林代表講話。他

:梵二大公會議的《對非基督宗教態度宣言( Nostra Aetate )》中,論到回教的那一段文字是與穆斯林對話的「大憲章( Magna Charta )。」 13 在本文上篇曾零落地引用這大憲章;因著教宗如此重視它,這裏要寫出全段憲章,依照教宗演講中的文字譯出:

  「教會懷著敬意( with respect )面對穆斯林。他們敬拜唯一天主,生活、常存、仁慈、全能、創造天地、對人類講了話的天主。他們努力使自己全心順從天主的定斷( decrees ),包括隱密的在內,就如同亞巴郎那樣順從天主;伊斯蘭信仰心甘樂意地把自己與亞巴郎聯結。……在時代的過程中,基督徒與回教徒曾經發生可觀的爭執與仇恨,本屆大公會議敦促大家忘掉過去,培訓自己( train themselves )指向誠實的互相諒解,共同衛護、促進社會正義、道德價值、以及為全人類的和平與自由」。

  過了四天, 八月廿四日 教宗向全體與會者講話( General Audience )中,他說:「今年是《 Nostra Aetate 》頒布四十週年。這宣言開始了對非基督信徒(猶太教與其他偉大宗教傳統)對話的新氣氛。伊斯蘭教在各宗教之中佔有特殊地位。伊斯蘭信徒恭敬的(與我們恭敬的)是『同一天主』,他們十分情願地( willingly )把自己與亞巴郎聯親。這是為什麼我願意與伊斯蘭代表相會……」(仝)。(按:「聯親」也許過多地譯 refer to 這英文字。但伊斯蘭多次說他們來自亞巴郎的兒子依巿瑪耳【參創十六 12 】)。

由「大憲章」一詞導引出來的教訓

  《辭海》這樣解釋〈大憲章( Magna Charta or Great Charter )〉:「一二一五年英王約翰暴虐無道,英國貴族草一大憲章逼王簽字,是為英國憲法之始……。」《三民大辭典》說:「它是英國憲政史上最重要的文件」,是基本憲法。筆者坦白承認對回教知道的太少;有的一些認識都來自西方媒體,本國媒體受它們的影響很大。因此,對回教有不少誤解與輕視。這相反「大憲章」:它首先指出對回教要「敬重」。

  教宗的話不是指著這次「漫畫風波」。教宗的話是在二○○五年八月說的,而那些漫畫是在那年 九月三十日 首次刊出,回教國家抗議,丹麥政府拖延、遲遲不肯正面回應。二○○六年元月該系列漫畫又經挪威雜誌轉載,終於引爆中東回教國家 情激憤。 14 雖然教宗不是講漫畫風波,但他所引的「大憲章」的第一句話就說出所以發生這可悲的動亂的根本原因──教宗說:「對回教要懷著敬意。」而西方世界面對非西方的態度是什麼呢?是香港《明報月刊》指出的:「歐洲主流媒體和知識界基本上展示了一種『集體的傲慢』,即認為言論自由作為一種普世價值觀,也應為穆斯林世界所認同和接受。」 15 而他們的言論自由是「不忍受任何對媒體自由發表的限制。」 16 這自由還包括「譏諷宗教或任何其他事情」的權利(仝,頁 37 )。另一件事情值得體味深思:約旦國王訪問華府與布希總統會談,想博取布希的支持,他說:「雖然我們尊重新聞自由,但在我看來,任何詆毀先知穆罕默德的行為顯然應該受到譴責。」這話說的並不強硬,但布希連句客套的回覆都沒有。 17 使得《中時》記者也覺得訝異。報導之題目是〈美國對漫畫褻瀆事件立場好奇特〉。

  筆者覺得西方文明,尤其是歐洲,可說是失去了「神聖感」、「超越感」,也就是 Rudolf Otto 不朽名著《論神聖》中說的「令人畏懼的奧秘。」 18 西方文明已經俗化了,天主不見了;如果還講天主,祂只是促成人類進步幸福的「工具」。什麼「上帝已死啦!」「解放神學啦!」只講瑪竇福音廿五 31 ~ 46 ,說這是公審判。卻不提默廿 11 由天主(不是基督)作判官的公審判。於是「給最小弟兄的……」成了福音的焦點,卻不講若三: 5 「人除非由水和聖神再生,不能見到天國。」跟這樣的文明起衝突,根本談不上宗教信仰之戰爭。這僅是西方霸權、唯我獨尊的表現。譏笑回教先知的漫畫刊出後,登載漫畫的刊物完全不理睬回教徒要求道歉的呼聲。於是駐丹麥的十一個回教國家使節,請求共同會見丹麥首相 Rasmussen 商討此事;然而首相拒絕跟這些使節見面。歐洲「反民族優越主義 Racism 」主席 B.Quraishy 批評說:「這真是重大錯誤。在我悠久的政治生涯中,從來沒聽過一  外交使節請求討論如此重要事件而被拒絕了。」 19

  於是,穆斯林社會感到極大的憤怒。今年正月,五十七個伊斯蘭國家在麥加( Mecca )集會。許多穆斯林相信那些漫畫「 sole purpose was to humiliate them 」。(仝 19 )筆者用英文寫出這句話,因為筆者認為「漫畫風波」引發今天這麼大的動亂,而且還看不到會有和平的結局,原因就是伊斯蘭民族國家長久以來被輕視。別忘了,伊斯蘭文明曾一度非常燦爛;而今天「阿拉伯國家常認為受到西方壓迫,已經很不滿」(魏明德神父語。《聯合報》 06 , 2 , 13 ,頁 14 );「穆斯林仍舊對千年前的十字軍深惡痛絕」(顏敏如同道語,《中時》 06 , 2 , 13 ,頁 A15 )。

……而在西方社會,「伊斯蘭教的負面形象一直遠比其他任何一種形象來得盛行」(撒依德── E.Said 語。) 20 「中世紀時代大部分時期以及文藝復興早期,歐洲都視伊斯蘭教為一種叛教、褻瀆、晦澀的邪惡宗教。……在一般文化或特別是在對於非西方人的討論中,都很少看到以同情態度來談論任何伊斯蘭事物,如果要他們舉出一位『現代』伊斯蘭作家,大部分人恐怕只能舉出紀伯倫( Khalil Gibran )(按:《先知》的作者),實則他並非伊斯蘭作家,他是黎巴嫩人,出身馬龍派基督徒家庭」(仝,正文,第一章,頁 5 , 7 。)

  西方人的傲氣與伊斯蘭人民的悶氣,是此次漫畫風波的最深原因。

基督信仰與伊斯蘭信仰之同異

  最大相同之處,也是最可慶幸的,是教宗本篤十六世說的:「雙方敬拜的是同一天主」(仝 13 )。當然任何正派的宗教所拜的神都是同一的神、造物主,宇宙真神必然是唯一的。教宗說我們與回教拜的是同一真神,不是說抽象的、哲學的神,而是在人的歷史中,出現過的,而且記載在我們的聖經與古蘭經內的。

  《古蘭經》第二章 136 節說:「我們信安拉和降給我們的,和降給易普拉欣(按:亞巴郎是天主教譯名)、易司馬衣(依市瑪耳、亞巴郎和埃及婢女生的兒子。創十六)、易司哈各(依撒格)、葉而孤白(雅各伯)及其後代的;和賜給母撒(梅瑟)、爾撒(耶穌)的。」此處註 108 ,特別指出葉而孤白是易司馬衣的姪子。伊斯蘭很看重易司馬衣,那是他們的祖先。而我們的聖經講到雅各伯就轉到我們熟知的雅各伯的十二個兒子。之後幾乎找不到依市瑪耳( Ishmael )在我們的聖經內有何故事,只有創廿五: 12 ~ 18 寫的是依市瑪耳的後代。第 18 節寫:「依市瑪耳的子孫,……在往亞述的道上,對著自己的眾兄弟支搭帳幕」。──「支搭帳幕」有沒有「與之對峙」的意義?

  另一個回耶相同的事,是極使人高興的,也是對天主教具提醒味道的,那就是回教的「真主唯一,別無神聖」和我們的〈天主經〉的第一個冀望:「我等願爾名見聖」。「見聖」希臘文動詞「 hagiazesthai 」與形容詞「 hagios 」有關,此形容詞原初的意思是「有分別、不同、獨特……。」聖殿是「 hagios 」,因為它與其他建築物不同……。「見聖」是求著願天主在「絕對獨一」的地位上受欽崇朝拜,祂無限地超越一切。

至於在信仰上有何不同呢?

A.Guillaume 把使徒信經列出來,有括弧的是回教拒絕的:「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創造天地的主;我信耶穌基督,(上帝的獨生子),我們的主,被聖靈感孕,為童貞女瑪利亞所生,在本都彼拉多手下受難,(被釘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下到陰間)(第三日從死裏復活)升天,(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邊),將要再來,(審判活人死人)。我信聖靈,(我信聖而公教會),(我信聖徒相通),我信罪得赦免,我信身體復活,我信永生。」 21 看來「耶穌是真神、天主的獨生子、坐在聖父右邊……」是回耶信仰最大、可說是最重要的分歧點,換句話說,回教不信「三位一體」。坦白地說,天主教教友相信基督是真人也是真天主;然而怎樣「真天主是 hagios 、唯一又是三位」?那真是奧秘中的奧秘了。

  本文特別重視「信仰」這方面的介紹。至於回教的教規只有從略了。本文講到回教的五種功課,只講了「念功」。其他四功:「拜」:每天五次。星期五,有一次聚會禮拜。「齋」:齋月:每日自東方初現曙光起至日落時止,其間不飲不食,共一個月。「課」:即捐款濟貧,稱「天課」;「朝」:一生至少去一次麥加,朝拜那裏的黑玄石( Kaabah ),此石是人類始祖亞當出樂園後首次祭獻給真主之處。

結語:

  不必像 林語堂 先生那樣「出走」。

  愛德華.撒依德( E.Said )的《東方主義》書中,有這樣的一句話:「『西方』是所有受苦於西方殖民主義及偏見之下的伊朗人、中國人、印度人以及其他所有的非歐洲人的『敵人』。」 22 撒依德又說:「我個人是更傾向相信東方主義,其實便是歐洲大西洋對東方權力施展的符號展現。」(仝,頁 8 )而 蔡源林 先生的導讀中,有這麼幾句警醒的話:「自十九世紀下半葉起,不論是近東或遠東世界,都已經被納入西方帝國主義的勢力範圍了,也都開始其不可逆轉的西化與現代化了……。台灣本土知識分子以西方的東方學者所建構出的東方來看待自己的母文化……。台灣的知識界和一般大眾對美式文化及美式理論趨之若鶩……。」(仝,頁 10 )

  不要把西方當代文明與基督信仰混為一談,你便不會像 林語堂 先生那樣經過崎嶇坎坷的旅途,才會晤真神。

  【轉載自《見證》五、六月號】

附 註:

1 林語堂《信仰之旅》台北,道聲。一九七六,頁 41 。

2 于可主編《世界三大宗教及其流派》湖南人民出版社,二○○一,頁476 。

3 《 Nostra aetate 》 n.3 。

4 謝松濤《回教概論》台北,文化大學。一九八二,頁 7 。

5M . P. Fisher 《親歷宗教˙西方卷》(漢譯)北京,東方。二○○五,頁209 。

6K. Armstrong 《穆罕默德──先知的傳記》(漢譯)台北,究竟。二○○一,頁 009 。按: The God ,英文之意是唯一天主。

7 寧夏回族自治區伊斯蘭教協會編《古蘭經概述》銀川,寧夏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一,頁 59 。

8 陳潤棠《回教與基督教的研究》香港,天道。一九八二,增訂版,頁 148 。

9 《時子周先生:伊斯蘭教義壹百講》台北,中國回教協會。一九五一,頁 158 。 10J.M. 北川《東方諸宗教》(漢譯)東南亞神學院協會,台灣分會。一九六五,頁 271 , 274 。

11 王怡文〈從「遮蔽的伊斯蘭」一書來看如何堅定伊斯蘭信仰〉《中國回教》 298 期,二○○六,元月。引文在頁 24 。

12 基督教也有此現象。見 Th. A. Smail 之書《被遺忘的聖父》(漢譯)新竹,信義神學院。二○○五。──本書引用《國語古蘭經》時子周譯述,台北,中華叢書委員會出版,一九五八。

13Liberia Editrice Vaticana 網站。

14 台北清真大寺教長馬超賢《漫畫引爆伊斯蘭怒火》《中國回教》二○○六三月號,頁 10 。

15 《明報月刊》二○○六三月號。邱震海〈讓我們確立文明尊重──對穆罕默德漫畫風波的省思〉,頁 43 ~ 45 。引句在頁 44 。

16 《 Newsweek 》二○○六三月月六日,頁 36 。

17 《中國時報》二○○六二月十一日,頁A 11 。

18 (漢譯)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五,頁 15 。

19 《 Time 》二○○六二月二十日,頁 19 。

20 《遮蔽的伊斯蘭──西方媒體眼中的穆斯林世界》(漢譯)台北,立緒,二○○三,頁 192 。

21 董芳苑《現代世界宗教選讀:伊斯蘭教》輔仁大學,二○○四,頁 67 ~ 76 。

22 愛德華.撒依德( E.Said )《東方主義》(漢譯)二○○三新版。台北,立緒。頁 496 。

 

目 錄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