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61期 61

真福雷永明

傅振民

真福雷永明

傅振民

 

教宗本篤十六2012年封雷永明 (Gabriele Allegra OFM) 為真福。他的瞻禮定在一月廿六日。因為他是香港教區新世紀一位真福,我好奇地去看看新聞報導。從上面幾張照片裏看出,原來他是思高聖經學會的主持人。

我在香港灣仔讀中學時,住家的陽台朝山。抬頭可以看到半山上,有一座六七層高,很古典的建築;那就是思高聖經學會。1956年夏天,我在等去西德的簽証。父親叫我去和那裏一位德國來的修士練習德文會話。我幾乎天天走上山去,當他休息的時候,跟他學會背誦許多德語日常經文。我才知道,他們的工作是把整部聖經譯成白話文。為了慎重,他們參照所有古今各語文的版本;並且加入天主教拉丁文版本裏,最近代的註解和這些註解的依據和來由。〝思〞不是慈幼會的聖鮑思高(Don Bosco),而是十三世紀一位蘇格蘭神學家、哲學家、真高福聖人 ( John Duns Scotus )。這位雷神父1907意大利出生,從小就加入方濟各會。晉鐸後立志去中國傳教,並且受到湯若望 (Giovanni da Monteovino) 元朝時大都(今日北京)總主教的感召,要把聖經譯成五四運動後標準白話文。他認為,那將是向平民百姓傳教的最好的工具。除了自己努力學習中文以外,他還替方濟各修會在聖地建立聖經學會,研究考証一切與聖經有關的文物 。十三世紀時候,十字軍被趕出聖地;因為聖方濟各親自去談和,埃及的蘇旦(Sultan)答應把教會的教堂、修院、等等交給方濟各會修士管理。這學會是一個很合適和有價值的設施 。經過抗戰,國共內戰,多年的逃難;他終於在香港聚合了人材、資料、香港教區的認可,達成願望。1971年天主教認可的白話中文聖經出版了。

這一篇新聞該是為了紀念出版50年發出的。裏面還有令我很感動的一張照片;雷神父在澳門外島一個痲瘋病隔離區輔導教友。方濟各會的傳教士們真是令人敬佩。

教會到中國傳教最早的記載是在〝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上。這碑是唐中二年(781 A.D.) 為了讚頌唐朝而建立的。碑上第一行:「景教流行中國碑頌並序 大秦寺僧景淨述」。總共1780個字,頌文只有三百多個字;序文記載唐朝幾代皇帝贊助景教流行中國的史事。其中就提到「.....阿羅本(當時舒利亞聖教會的裂派景教Nestorian 的傳教士).....翻經書殿.....」 唐朝時代,教會的聖經還沒有印行本。第一本印行的聖經是十三世紀的Gutenberg Bible (拉丁文)。聖若望宗徒在他寫的福音裡最終的幾章(13,14,15,16)一再強調天主聖神會與我們信教的同在,並且給我們解釋耶穌所說的話、比喻、所行的奇蹟。所以聖經譯本必須要有教會、教宗認可的註解。二十個世紀過去了,傳教士去過的地方多了許多;那些地方的語言和文字也改進了許多。耶穌親自答應要遣派來的天主聖神;果然不斷地啟發新的傳教士去學習,翻譯這些文字。天主聖神也不斷地啟示列代教宗;去解釋、註解聖經的真意,耶穌的原意。我們要感謝天主的恩寵,也要有信心和耐性。天主賜給我們的愛是永恆不變的。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