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61期 61

鄭媽媽和羅寶田神父的故事

王玉梅

鄭媽媽和羅寶田神父的故事

 

王玉梅

 

 

到好友時寧家串門子,和時寧的母親鄭媽媽閒話家常,相談甚歡。聆聽鄭媽媽分享她認識羅寶田 神父,和受洗成為天主教徒的故事,是意外的收穫。鄭媽媽去金門看望,經歷坐牢、驅逐出境、 八二三砲戰等刼難的羅神父三次,可想而知,如見到至親般的羅神父,是多麽興奮、喜悅和感恩 啊。

鄭媽媽張子君女士是湖南瀏陽人, 因是早產兒,自小就體弱多病。1937年日本侵華,日軍飛機日 夜轟炸,她與家人躲到長沙鄉下時, 不幸罹患白喉。當時白喉是一種很嚴重的傳染病,患者可能 會因窒息而死。家人趕緊將她送到省城的教會醫院醫治,傳教士醫師要為她開刀,那時大家都很 害怕開刀,尤其是喉嚨,幸好鄭媽媽的母親很明智,答應讓女兒接受手術治療,因此她幸運地活 了下來。由於白喉具傳染性,病床被安置在走廊上, 空襲時再抬到地下室避難,鄭媽媽就這樣在 醫院裡住了3個月。醫師每日回診時,除觀察病情進展還説ㄧ些《聖經》故事給她聽,就這樣在 她小小的心靈裡撒下了信仰的種子。

1943年湘北會戰,日軍攻陷長沙,他們搬回瀏陽老家。那時剛考上中學的鄭媽媽,不幸染上猩紅 熱,每日高燒不退,看遍中西醫都無效。一位在羅神父診所服務的親戚,請羅神父為她出診,羅 神父不辭辛勞地每日前去看診和注射,雖然騎馬往返需要兩小時。感謝天主,鄭媽媽不但藥到病 除立即脫離了險境,並在治療兩個月後完全康復。為感謝神父的救命之恩, 鄭媽媽依家人之意受 洗成為天主教徒,雖然全家都信佛教。誠如鄭媽媽所言,人生際遇難以預料,天主愛人,人遵行 聖意,才能獲得永生。鄭媽媽隨父母離開家鄉來到台灣,完成學業後和鄭伯伯結婚,並在台灣銀 行服務,育有一子一女。

1961年, 時寧的父親鄭立軍將軍自金門返台休假,問鄭媽媽:「金門有一 位法國籍神父會說湖 南話,名叫羅寶田,是不是妳常提過的醫生神父?」 鄭媽媽拿出老照片給鄭伯伯看, 證實真是羅 神父。久別重逢,何等歡樂。羅神父居住的民房十分簡樸,一間客房是教堂,也是診所。他每天 為民眾診治,非但不收醫藥費,還和窮苦人家分享自己僅有的生活用品。位居要職的鄭伯伯駐守 外島前後14年,因此義不容辭地幫助ㄑ˙誒神父在金湖鎮興建教堂和醫院。鄭媽媽說:「感謝天主 的恩典,讓我們有回饋的機會,幫助神父舒困。」

羅神父1909年出生於法國馬賽,孿生弟弟出生20天就死於肺炎,媽媽將他獻於馬賽聖母護佑大教 堂。8歲時全家遷居義大利都靈,15歲入都靈聖方濟修院,在羅馬國際大學和聖安東尼大學接受 七年醫學和神學的嚴格訓練,1931年到中國湖南行醫傳教,救治病患無數。中日戰爭時曾受牢獄 之災,中共統治時再度入獄,經瀏陽人連署請願後,羅神父才於1951年10月被驅逐出境。獲釋後 的羅神父,最大的心願是再回湖南傳教,因為他已視湖南為第二故鄉了。當時大陸根本進不去, 因此羅神父選擇離大陸最近、最需要醫療援助的金門,繼續他愛天主在萬有之上及愛人的使命。 1954年聖誕節的前一天早晨,羅神父以聖誕老公公的裝扮抵達金門,在碼頭發放聖誕禮物,給物 資極度缺乏的戰地居民一個大大的驚喜。從此聖誕老公公定居金門,金門人真是有福。羅神父同 時兼任美軍第七艦隊軍事顧問團的隨團神父,不但為金門人爭取衣服、麵粉、牛油等美援,每年 還向國外募款,以購買藥品和其他物資,故看診不收錢,還免費供應住院病人家屬餐點。 他時常 出診但很少離島,1958年,他剛去琉球購買藥材,就遇上八二三開戰,於是趕緊回返。砲聲隆隆 船不能靠岸,他不顧一切地跳海游泳回家,因為他要和所愛的金門人在一起。

1964年,他應邀出席美國和墨西哥醫學協會舉辦的活動,在三個月近百場的巡迴演講中,大力介 紹金門概況,倍受世人矚目。旅程最後一站是梵蒂岡,他晉見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教宗也被他的 熱忱感動吧,特別答應他的請求:「每天都為金門祈禱」。最令人感動的是,窮人和其他醫院宣 告不治的人向他求診,他都會如獲至寶似的盡力救治,縱使藥石罔效也要幫他們減輕痛苦。他常 向感謝他的人說:天主第一,你們第二,我第三。為了天主,他做到了全奉獻、全犧牲。 金門屬戰地,依規定晚上實施禁宵和交通管制,金防部為方便他半夜出診,特別給他一張通行證 ,其實衛兵們對這位騎著摩托車跑全島的外國神父,早已十分熟悉了。40年來,他不分晝夜地四 處為軍民服務,先後跑壞了國外捐贈的三輛吉普車,和無數別人丟棄他修好的摩托車。金防部將 羅神父的好人好事呈報國防部,獲得了褒揚令、光華獎章, 和醫療奉獻獎,當地 人稱他「洋菩 薩」,確是實至名歸。1994年元月,羅神父騎機車往返彌撒、義診途中不幸發生車禍,隔日心臟 衰竭安息主懷,享壽85歲。許多人為他守靈,並不願相信神父已回歸天家。的確是的,神父並沒 有離開,他一直活在金門人的心中。

鄭媽媽說:「沒能到金門送他最後一程,至今仍引為憾事。」鄭媽媽撰文《感恩的記憶/懷念羅寶 田神父》,2014年刊登教友生活週報,紀念羅神父無私無我,以醫療傳大愛的事蹟。地方政府和 金門人為追思瞻仰羅神父的仁愛懿行,整修因失火而破敗的老教堂,成為「羅寶田神父紀念園區 」。園區廣場中央有一尊聖母像,聖母像基座的四面刻有:金門主保、天主之母、貧窮之母和山 外天主教會。今年1月29日,「洋菩薩」羅神父的忌日,《羅寶田紀念園區》聖潔美麗的聖母像 前,整齊排列著一百組紅白相間的金門公益電話亭,這是金門人告訴當年穿著聖誕老公公服裝出 現的羅神父,被他照顧的百姓都平安長大了吧。

這個金門電話亭的快閃活動,象徵羅神父救世濟人傳愛的行動,和金門人對他的感恩,雖然簡單 ,卻充滿了真誠和美善的氛圍。金門人十分傳統保守,受洗成為天主教徒的並不多,但羅神父視 病如親,從來不分宗教信仰,出席盛會的貴賓有許多是地方上的重要人士,相信他們最懂、也最 愛羅神父,因為羅神父早已成為金門的一部分了。但願透過緬懷羅神父所舉辦的活動,喚起更多 人的關注與支持,凝聚大家的愛心,將羅神父的大愛繼續傳出去。

鄭伯伯大半生在前線保衛國家,氣質高雅、慈祥和藹的鄭媽媽,每日上班還父兼母職教育子女, 閒暇時間則勤習書畫,因此書畫藝術造詣極深,我第一次在時寧家欣賞她的大作時,就頗為驚艷 。鄭伯伯因太太的一路牽引,晚年受洗入教,去年以一零二高齡蒙主寵召。鄭媽媽勇敢、堅強地 面對這個失落,除依舊畫畫、寫字、閱讀聖經和收看Line傳來的訊息,還抽空和教會內的年輕朋 友分享生活心得。她藉自己所愛的藝文活動,協助年輕人打開人生智慧的另一扇新門,令時寧十 分感恩,也令我十分敬佩。

羅神父雖已離世,但給出的愛並未止息,鄭媽媽深受羅神父的精神感召,也追隨羅神父喜樂地奉 獻自己,在美好的分享和祈禱中,傳揚主愛。我從鄭媽媽、羅神父和金門人的互動中,體會和學 習了愛,相信這情節曲折、精彩動人,有關金門「愛的故事」,將如源頭活水般續流傳下去,滋 養更多人的心靈。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