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61期 61

石頭記

王慧敏

石頭記

 

王慧敏

 

 

轉眼間, 疫情大流行和居家隔離已經從「新常態」成為了常態, 規律的生活裡, 每天在社區內徒步運動成了我的例行。我們所居的退休社區內有六千户住家, 好幾個高爾未球場, 佔地寬廣, 各處都種植了花草樹木, 環境保養好, 每月繳交的維護費也高。人行道旁靠內的一側, 有些地方舗了䓍坪, 有些種了灌木, 也有多處舗了大小錯落的石塊。有一天, 我看見一些畫了花朵丶彩虹和其他圖案的石頭, 被散置在各處石堆裡, 製造了驚喜, 也給了我一個靈感。

從二零二零年三月開始,教堂關閉,彌撒只能在電腦上「望」,附近的教堂都上了瑣, 耶穌也被從聖體櫃中移走。長期封鎖中, 電子郵件成了主要的溝通途徑, 但以石傳情未嘗不是一個方法, 藉著石頭傳遞正面訊息, 或可有小小的福傳功能也末可知。

於是, 我開始撿拾一些大小適中的扁平石塊。家裡有一瓶未用過的指甲油, 和一大盒孩子們小時候的各色彩筆, 這些材料都防水, 正好可派上用場。我先用指甲油以英文書寫了「感謝天主」、「讚美天主」, 並塗上顏色鮮麗的背景, 分放在隔街坡道旁的石堆中。接連幾天, 傑作都安然無恙, 我就又製作了一些不同的信息。

我知道像 「真理」、「公義」、「平安」、「喜樂」、「希望」、「天主保佑」這些詞不會有什麽問題, 但是「神的憐憫」、「愛耶穌」、「得救了嗎?」、「耶穌拯救」、「悔罪」、「追尋永生」、「天主是愛」等, 則有可能不被接受。我只是想鼓勵有緣看見的人, 去稍微思索一下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情。人們整天宅在家裡, 看的也許常是沒有意義的視頻, 想的也許多半是要做些什麼吃的? 那麽, 偶然躍入眼中的短訉, 或許可以充當一個沉默的提醒。看見的人, 無論是對耶稣很陌生, 還是久已遺忘了信仰, 希望都能在他們心中泛起一絲漣漪, 帶來正向思考。當然, 這也許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我把塗寫好的石頭放置在不同的地方。幾天後, 寫著「愛耶穌」和「神的憐憫」的石頭不見了, 遍尋不著, 「耶穌拯救」則被翻了過來, 隨後「悔罪」也不翼而飛, 連「祈禱」也被在上面蓋了另一塊石頭, 幾星期之後, 一直在路邊「感謝天主」的石頭也丟了。我並不太驚訝, 因為當今社會反基督教勢力盛行, 無神論的影子隨處可見。「耶穌」和「天主」這些在信者眼中甜美至善的名字, 卻可能令不信者反感 。我雖惋惜自己的努力被丢棄, 卻也有一點高興, 因為, 這證明了石堆裡的信息會被人看見, 而對於看見的人, 至少有一種溝通。經上說「除他以外,無論憑誰,決無救援,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字,使我們賴以得救的」。

所以, 小小福傳仍要進行。

過了一陣,「平安」,「喜樂」也無影無踪, 這回有可能是被收藏了嗎? 我忙著遞補與更新, 繼續我的 「石頭記」, 在石堆裡播種。或者有人認為我太閒了, 而其實我是在實踐聖女小德蘭的「神嬰小 道」,懷著愛心去做小事。冬天是加利福尼亞的雨季,才剛剛下了一點雨, 乾燥枯黃的山脈便顯出一 絲綠意, 可見天主些微的恩寵就能摧枯拉朽。簡短的表述可以傳遞訊息, 冷硬的石頭也可以對人說 話, 成為使者。撒種在人, 而使之生長的是天主, 我只願盡一己之力, 繼續為罪人的轉化祈禱。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