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61期 61

馬潔兒:一位酷愛國畫的老外朋友

郭瑞蘭

馬潔兒:一位酷愛國畫的老外朋友

 

郭瑞蘭

 

 

小會的資深會員周文漣多年以來在費城開班教國畫,自從疫情開始以後,她在網站上利用視訊開了四班國畫課程。其中一個叫做 Dancing Brush 的國畫班,裡頭有好幾位非華裔的學生。有一位將近80歲的猶太婦女,畫得非常好,她的作品像是出自名家手筆,她的書法也中規中矩,若不是看到她的簽名,任誰也想不到是出自一位西方人之手。

大約五、六年前,有一回建德和我開車到費城去看文漣,同時參加文漣開的一個國畫工作坊。其他三位學員都是由北卡搭機前來的老美學生,大家都住在文漣家裡。三天的課程,分早上下午兩段時間上課。參加的同學大家都曾經接觸過國畫、程度都差不多。但有一位程度比較好的,就是這位馬潔兒。那幾天我對她的印象深刻,是個很努力的學生,每天一早,她就在畫室開始作畫。她待人的態度也是非常有禮貌,很親和,很有謙謙君子的風範!每天下課後,馬潔兒還帶著其他同行的兩位同學去外頭買些零食回來,說是給我們在學習期間吃掉的文漣家裡的零食做些補充。我對她的細心和體貼有了相當好的印象。

我對馬潔兒能畫出一手漂亮的國畫很佩服,也好奇是什麼樣的動力讓她開始學國畫,所以有了訪問她的想法。就這樣我們在視訊上有了一個小小的談話。我問她是如何開始對中國文化和國畫有興趣的?她說這要追溯到她小的時候,有一次在祖母家看到一幅中國畫,她非常很喜歡,對於中國藝術的興趣就此萌芽。後來她的一位姑媽因為公務到大陸去,回來的時候帶了些中國家俱和物品。讓她開始迷上中國文化。長大以後,她在大學裡主修藝術,畢業後到Lenox瓷器公司任職,並且升任至藝術總監的職位。這個期間,她主要畫的是油畫和膠彩畫。

大約是卅年前,她還住在費城的時候,有一次她去文漣和她先生開的餐館吃飯。馬潔兒非常喜歡牆上掛的國畫,當時就說她想要學畫這一種畫!閒聊之下知道那是文漣的畫作。於是她開始跟文漣討論要學畫,文漣告訴馬潔兒,她正跟著一位羅老師學畫,就此,馬潔兒也投入羅老師門下,開始學習國畫。羅老師過世之後、馬潔兒又跟著文漣繼續學畫。十多年前文漣組團帶隊到杭州美院學畫,馬潔兒也參加了。在那次旅行中馬潔兒更能夠接觸到更多的中國風景和文化。

馬潔兒説當她畫國畫時,感覺到跟她職業上的設計工作,在精神層次上有莫名的契合,深深的體會到國畫背後深厚的文化,她說歐洲的印象派畫家就是受到了東方藝術的影響。馬潔兒認為在學畫的過程中,起初是要學一些方法和規矩,學到了之後,學生可以用自己的感觸發揮改變這些規條,而成就自己的構圖。中國畫有深厚的中國文化作為支柱,讓她非常喜愛中國畫,也時常作畫,所以她的國畫進步很快,程度很好。

馬潔兒也是中國一家網路文具公司的產品試用藝術家。我問馬潔兒為什麼對國畫有這麼大的熱誠跟興趣,她說是因為她很喜歡宣紙的質感,也非常著迷於深厚的中國文化。

大約十年前馬潔兒離開了費城搬到北卡去。在那兒有一位華人藝術家蔣劍雲(J.J.Chiang),辦了一個讓藝術家們可以教課或聚集的藝術中心,蔣先生自己是畫油畫和水彩的,也是一位詩人。馬潔兒對這位蔣先生極其尊敬和推崇,在她的心目中,蔣先生是一位融會了西畫與國畫的藝術家。馬潔兒在這個藝術中心開始教授國畫,總共有八年之久。現在她年紀稍大,雖然不教畫了,但是仍然有和其他學生藝術家一起作畫。2013年世界日報的美南版還曾經報導過馬潔兒在國畫上的造詣。

2019年,新冠肺炎的疫情彌漫全世界,引起了許多病痛死亡,所有的聚會,包括上課在內都被禁止。但是因應著,許多藝術家們開始在網路視頻上授課。文漣也利用這個新科技,開了幾個網路視頻班。以前跟文漣習畫,要到費城去,現在居然在家裡,就可以向文漣學習,真是疫情中的一個意外收獲。馬潔兒在我的臉書貼文上得知這個消息,大為驚喜,也很快參加了文漣的畫班。在班上的分享中,我看她的程度真的又進步了許多,但是她仍然虛心地繼續學習。文漣和同學們對於馬潔兒的畫,以及毛筆字筆劃的精準及漂亮,都驚嘆不已!

在馬潔兒身上,我深深感覺到,人對藝術的喜好是沒有文字隔閡的,一幅好畫不需文字的介紹就可以把它的內涵呈現出來。我從馬潔兒對中國國畫的熱愛、喜好與融入,確證了藝術無疆界的事實。這一種不需藉著語言就可以傳播訊息,從而提昇觀眾的精神層面!我祝願藝術家們藉著美好的藝術作品,一起來促進世界和平,使人心情愉快,並且激發人的善念,感恩天主造物的美意!

附件: 馬潔兒作品二幅


2.35 - 1.png

2.35 - 2.png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