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62期 62

觸動心神的旅遊

馮克芳

 

八月份北美小會聊天室的主題是「旅遊--- 最讓你觸動的旅遊地點」。我腦海中馬上浮現法國露德聖母聖地和瑞士策馬特(Zermatt),是我最難忘的二個旅遊地方。

法國露德聖母聖地


2.35 - 1.png

露德是我在2017年十月中和加州沙加緬度的教友們去法蒂瑪,西班牙和法國朝聖之旅中的一站。露德是所有行程中令我最感動的地方。

我們在暮色中抵達露德,那座莊嚴美麗的玫瑰聖殿籠罩在金黃色夕陽餘暉中,更增添柔和之美。在露德二天中觸動最深的是在冰冷的浸水池中的洗禮。

十月中的庇里牛斯山已經有初秋的涼意,早上更是初冬的寒冷。我們早上六點半結束每日的彌撒後,就按照導遊指示去排隊等候進入浸水池。等侯的人大排長龍,我和同行友人坐在浸水池外面的長椅上等了大約二小時,才進入浸水池。在二位修女協助下,全身浸在冷冽的泉水中。為了因應大批遊客,所以浸水的過程很匆促,前後大約不到五分鐘,當時除了一直打哆嗦,沒有太強烈的感覺。

離開浸水池後,接下來是一整天的自由活動。走在小山坡拜苦路的路上,沐浴在溫煦的秋陽下,我慢慢反思那洗禮的過程,一種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

因著耶穌的苦難,給予我們在人世間重生的喜樂。三十多年前大學時領洗的期盼與喜悅仍在心底廻盪,往後三十多年在信仰道路上的起起伏伏,但是我知道天主從未離開我,一直在我旁邊,看到我,聽到我的祈禱與呼求,也指引我,護祐我。浸水池的洗禮於我是一個心靈更新的契機,我在天主內,享受那無邊無際的愛。「他救了我們,並不是由於我們本著義徳所立的功勞,而是出於他的憐憫,藉著聖神所施行的重生和更新的洗禮,救了我們。」(弟鐸書,三5)。

另外我在此看到不少年輕的修女和修士。他們洋溢著青春活力的臉龐與一般年輕人無異,但是他們選擇奉獻给教會,令我非常感動和佩服。

瑞士策馬特


2.35 - 2.png

瑞士策馬特是在瑞士南方,阿爾卑斯山下的一個美麗小山城。是瑞士冰河列車的終點站。基於環保,小城禁止一般車輛進入,只有城內電動車可以行駛。我和外子搭了六小時的冰河列車到這小城。一路上已經看了阿爾卑斯山如詩畫般的美景,抵達這城市,仍然為她的美麗而砰然心動。

瑞士因為地形因素,高山鐵路很有名。策馬特鐵路與台灣阿里山森林鐵路是姐妹鐵路,火車站還有一個台灣交通部顯目的中文標示。

搭乘小城的Gornergrat(戈爾內格拉特鐵路)上到3100公尺的觀景台,飽覽阿爾卑斯山群峰以及著名的三角錐馬特洪峰(Mt Matterhorn, 4478公尺) ,同時可以看到壯麗的冰川,這是我對策馬特嚮往的原因。所以和外子2016年九月到德瑞自助旅行時,特別在此停留。

只是天公不作美,上山那天,雲霧繚繞,繼而白雪紛飛,天地蒼茫,四周壯闊的山景都看不到。觀景平台上有一間簡單質樸的袖珍天主堂。這也是我造訪過海抜最高的天主教堂。

我們在觀景台內吃了早午餐,等了一個多小時,雪停了,雲霧稍散,可以看到冰川模糊的身影。起身往山下湖邊步道健行去,那個湖可以看到馬特洪峯的倒影。

走著走著,雲霧消散,天空澄藍,終年不化的積雪在崇山峻嶺中清晰可見。前方的馬特洪峯也揭開了面紗,讓我們一窺全貌,只是山頂幾朵白雲環繞在側,三角錐成了梯形。我們在半山腰停下,將背包和登山杖放下,坐著等那幾朵雲兒飄走。其他的雲都隨風遠颺,那幾片卻始終欲走還留,戀戀不捨地在山巔盤桓。

就這樣坐了一個多小時。天地俱靜,只有山風拂過耳際的隱隱風聲。我們不用趕路,也沒有眾聲喧嘩的遊客,全然地沈浸在寧靜的大自然裡。仰望藍天,它是如此靠近我。

多少年來,日子是踩著風火輪疾馳在時間的跑道上,幾乎沒有停歇。此時此刻,那些塞滿在我心中的紛紛擾擾,如那漏斗中的流沙,緩緩地下沈,沒入我見不著的黑洞中,然後我的心就這樣地空下來了。我第一次感受到內心深處的靜謐,在宇宙洪荒中御風翱翔的自由。

暮色籠罩中,搭火車下山。沿途風景正是「雲和積雪蒼山晚,煙伴殘陽綠樹昏」。出了車站,沿著一條小河走回旅館。轉頭一看,雲兒已散,馬特洪山峯偉岸沈默地聳立在那兒。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