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62期 62

阿富汗打臉美式民主烏托邦

耿慶文

阿富汗打臉美式民主烏托邦

 

耿慶文/文化觀察者(加拿大)

 

阿富汗神學士民兵占領首都喀布爾,進入總統府,圍坐在總統辦公室大桌後。(美聯社)

八月十五日,一群裹著頭巾的民兵湧進了阿富汗首都總統府大廳,舉槍歡呼並攝影留念。神學士的發言人宣布:戰爭已經結束!

遠在華盛頓的美國國會內兩黨議員們憤怒難掩,國務卿布林肯倉促上媒體強調:美國的任務已經完成,並說「這絕不是西貢時刻」再現。拜登總統隨後向全美國民眾演講說:當卅萬由美軍訓練,美式裝備的阿富汗士兵「不能或不願意捍衛自己的國家」時,美國再長時間的存在也無補於事。

全世界都在分析事件的原委,試圖比擬一九七五年美國撤出越南的情況。國際輿論的大部分論述也都著眼於現在進行式的大國博弈和地緣政治消長。而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學者鄭永年教授卻從政治史觀的視角指出:阿富汗悲劇只是現世紀西方民主烏托邦主義實驗的再一次大失敗。

上世紀六○年代以還,隨著二戰後經濟蓬勃發展,以增進人類幸福為理想的後現代化主義思潮興起,而物質文明先進的西方世界與其所實行的政治體制,遂成為第三世界國家人民對繁榮與福祉的嚮往和訴求。許多接受西方教育的政治精英也都相信民主是人類歷史的唯一方向,是放諸全球皆準的普世價值。「民主」儼然成了不容置疑的天賦人權。

冷戰期間,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更對民主賦予了無限的道德意涵,將對政府體制和有效國家治理的探討,上綱至價值觀層面的意識形態對抗。一種泛道德化與普世化的現代民主烏托邦主義於焉成形。西方陣營認為民主是可以移植和複製的,而且是抗衡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有力工具。從而以類似宗教的情懷向全世界輸出民主,即使動用武力造成殺戮,也自認有其正當性。美國前總統小布希就曾公開宣稱是上帝指示他出兵阿富汗的。

然而,大多數第三世界國家雖然承繼了原殖民地宗主國的民主架構,卻鮮有成功的民主之實。軍人與財閥包攬政權造成動盪不止的政府更迭,無法形成穩定有效的施政體系來發展經濟和推動民生建設。徒具形式的民主反而成了社會騷動與政治腐敗的誘因與掩護。

其實,西方式的民主制度是歐洲歷史進化自然形成的,歷經了神權與君權的競逐和文藝復興思潮的歷練,且具有濃厚的資本主義商業社會文化底蘊,這些都不是人類其他文明或民族所具備的。阿富汗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再一次見證了外加式的西方民主烏托邦主義,就是一股過眼雲煙的「烏托邦」。

崇拜西方民主的人們最喜歡引用福山的「歷史終結論」,認為西方式(美式)民主是最完善的,也是人類歷史上最終的政府體制。而福山的老師「文明衝突論」的作者哈佛大學杭亭頓教授對此論點卻不予苟同,他指出:西方式民主是西方文化特有的產物,不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政治標竿。回顧半個多世紀以來由美國主導的這場「民主實驗」,顯然福山是過於浪漫了,而他的老師才是對的!

阿富汗哈佛大學

自:2021-08-25 01:17 聯合報 轉載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