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62期 62

耶穌經 Jesus Sutra

傅振民

耶穌經 Jesus Sutra

傅振民

 

竹幕開放旅遊開始,有一位英國作家去到西安:他見到碑林裏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非常吃驚。於是他買了一份拓本帶到香港;請了一位道士翻譯出來,寫了這一本書 Jesus Sutra 。他認為這碑文很像回教的可蘭經,是述說先知的生平和言行。他把耶穌和穆罕默德都當作先知。這書出版之後,BBC還訪問過他,做過宣傳。這本書裏有石碑的照片和一張大秦景教塔的照片:沒有一段或半句碑文。我不明這作者怎麼知道景教和耶穌有關,他的中文一定不夠好,不然他不必請一位風水女士翻譯。這碑文裡一定提到耶穌,但是景教的經和聖經的關係他沒有交代。我當時已經退休,很想好好地讀這石碑上的文章。在大學圖書館找到一本 1888年英國出版的老書The Nestorian Monument of Hsi-An Fu in Shen-Hsi China。作者James Legge 是牛津大學教授。這本書用新的印刷技術把碑文(包括旁邊的舒利亞文)印出來,不是照片。好些字古今有別都推敲過。在序文裏 James Legge 教授特地強調他有兩份拓本。一份是這石碑在陝西被農夫挖到時,地方官看到上面有外國文字;作了一個拓本呈去北京讓專家去研究。這地方官私下多做了一份拓本賣給一位英國商人。這商人送到牛津大學他就得到了。另外一份是他從杭州天主教傳教士送過來的複印拓本,這拓本原本是一位新進教的天主教徒,看到已經企立在一個亭子裏新出土的石碑。他請人作了一份拓本送到京城裏的天主教傳教士,想他們一定有興趣。這些傳教士離開北京避難到杭州。杭州的傳教士們做了許多複印本寄到歐洲許多大學去。Legge 教授因此也得到了一份。這兩份拓本對比過,一點不差;所以可以相信這是碑上的原文。Legge 教授在書上也謝謝許多中外各大學專家和教授們的協助翻譯和教正。尤其難得的是,其中有敘利亞文的教授和中國當時在歐洲的學者和天主教友。Legge 教授也在碑文加上標點符號,很詳細地推搞過聖經希腊文原文和英文翻譯的詞和意。這裡是我多次研讀這本書後的感想和推論。

這石碑建立的時候(碑文上寫大唐建中二年)是A.D. 781。大秦(羅馬)是圍繞地中海的大帝國,新成立的公教(Catholic Church)的教宗是羅馬城(Roma)的大主教。羅馬城是西羅馬的首都(流行拉丁語 Latin )。東羅馬的首都是君士坦丁堡 Constantinople (今日的 Istanbul 當年流行希腊文 Greek)。

碑文上第一行「....大秦寺僧景淨述.....」下面的敘利亞文寫著「亞當,長老和大主教,中國的教宗(英文譯為Papas)」。碑文結尾倒數第一行「.....建立時主僧寧恕知東方之景眾也.....」下面的敘利亞文英文譯為「.... In the days of the Father of Fathers, my lord Hanan-Yeshu, Katholikos, Patriarch....」

景教的教主 Nestorius本是君士坦丁堡大主教。A.D.431教宗批評他解讀聖經其中一段(有關耶穌人性和神性)為異端。他可能逃亡去了敘利亞他出生的地方。這位景淨自稱是中國教宗自然是對在羅馬的教宗抗衡的。石碑的序是他寫的。所以石碑上有敘利亞文。石碑結尾這位「寧恕主僧」敘利亞文寫的是 「公教 大主教」。是否可能 Nestorius和附和他的信徒,並沒有創立新的教會「景教」。只是因為敘利亞的主教們不接納他們;從波斯灣出海去了遠東。Legge 教授在書中第一提出這石碑上的「景」字上面不是日也不是曰,是一個沒封口的曰。第二他指出石碑上刻「....我三一分身....」正是被批評為異端的Nestorius 理論。

我們的信仰不只靠聖經,而是天主聖神透過歷代教宗不停的啟示。這石碑是我們教會(景教用我們同樣的聖經)和其他宗教在中國境內一段接觸和對話的歷史:值得我們去思考和反省。1951年國際書局出版和發行的五用辭典裏,日部的景字就提出它也是影字的別寫。並旦註解「景教是基督教的聶斯託里派,於唐代傳入中國,盛極一時。」可見,我們信的聖公教會公元第二世紀時,己經傳到中國;有學者和信徒開始翻譯(從希臘文到中文)聖經了。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