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62期 62

在靈魂出體的時空中, 下定決心修佛 - 我入佛門之奇緣

袁承志

在靈魂出體的時空中, 下定決心修佛 -- 我入佛門之奇緣

袁承志

 

回到美國家裡

2003年初, 我決定放下在台灣新竹的IC設計事業,帶了一部折疊式腳踏車回到美國波特蘭(Portland) 家中。 展開了我另一個全新的生活。 回家之後, 我把所有有關電子科技, IC設計, 電磁通訊等等的書籍以及有關的產業資料, 全部送進了資源回收。 書架空出來之後, 放進了我的第一本佛書 - 南懷瑾大師寫的 「如何修證佛法」。 同時也進入了我的第三個人生。 第一個人生是在台灣求學長大。 第二個人生是在美國從事高科技生涯。 然而這第三個修行的人生, 以前卻從未在我的人生規劃中出现过。

南老師的國學造詣深厚, 在「如何修證佛法」的書中, 橫跨了以儒釋道三家為主的中華文化。 其內容對我這個做高科技的人是太深了些, 但是書看得還是津津有味, 因為這本書讀起來完全沒有壓力。 早上起來一面喝茶一面看書, 下午一面聽音樂一面看, 晚上躺在床上繼續看。 看不懂還是照看。 不像IC設計的書籍, 看不懂就看不下去了。 因為一顆晶片中有幾百萬個電晶體, 在設計中是不可以出絲毫差錯的,所以非看懂不可, 而且絕對不能裝懂。 今天我也會講一樣的話, 修佛不可以自以為是裝懂。 六祖惠能殊勝的成就,是六祖的。 我們要好好地修自己的成就,千萬不要把知道, 自以為是做到。 英特爾(Intel)的CPU是Intel做出來的。 大概沒有人會認為我會用電腦上網, 我就會做CPU吧!

靈魂出體

回到美國家中後, 在二○○三年春。 有天半夜我在床上睡覺時, 突然被一陣身體內部的震動搖醒。 這個震動的力道, 慢慢由弱轉強。 我不知道這個震動是怎麼起來的, 但是我完全沒有辦法控制這個由內部發出來的震動。 這個震動的速度, 大概是每秒鐘一次, 或稍微更快一點。 而且震盪的力道越來越大, 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在驚訝中, 很快地我發現身體的內部, 開始鬆開來了。 震了一陣子之後, 突然感覺好像在頭頂的外面有人把在身體裡面的我, 從頭頂上拉出去。 或是說, 我感覺到有另外的力量, 在我的頭的頭頂的外面拉我的靈體。 逐漸地, 我感覺到一個沒有肉身的我(靈體)從頭頂上, 慢慢地被拉出了我的身體。

我的心也逐漸的平靜下來, 發現自己漂浮在屋中天花板的下面。 我的行動完全自由。 我可以穿過牆壁, 飄到隔壁的客廳裡去, 我在空中飄盪了一陣子後又回到臥房。 在我自己身體的上空, 開始做比較深層的觀察。 我發現, 雖然在靈體中, 我還是有完全思考的能力, 我的思考能力就跟平常一樣。 大腦中的記憶, 也和平時一樣。 我的邏輯處理能力, 我心裡的感受也都和平常一樣。 我的眼睛也可以看, 我不知道我聞不聞得到味道, 因為當時沒有其他特別的味道讓我聞。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穿衣服, 但是我完全沒有冷的感覺。 只是我沒有肉體的存在。

在靈體存在的情況下, 我的覺知系統和我平時有肉體的時候, 是沒有什麼分別的。 但是現在我可以不受肉體的限制, 我享有完全的自由度。 我覺得太奇妙了,這個感覺真的是太奇妙了。

可是這個有知覺得的我, 卻是這個浮在空中的靈體。 而在床上躺到的我卻是完全沒有知覺的。 現在只有在空中飄蕩的這個我, 是有知覺而存在的。 而那個躺在床上肉體的我卻完全沒有感覺和知覺。 我也突然了解到, 沒有靈魂的肉體是沒有感知的。 那個所謂的警覺心, 也就是覺性, 是和靈魂在一起的。 所以沒有靈魂的肉體就是行屍走肉, 一點不錯。 故禪語云: 拖死屍的是 -- 誰 ??!!

在那個時候, 剛開始時對這個靈魂狀態, 感覺倒是蠻享受的。 過了一陣子, 我想在外面已經待夠了, 應該要回到身體裡面去了。 可是那時發現, 我完全不知道應該要怎麼樣做才能夠回去。 也就是說我完全沒有重回身體裡面的那個能力, 或者是相關的知識。 然後我就開始思索, 雖然我當下沒有肉體, 但是思索並沒有任何阻礙。 把我看過的書, 我聽到過有關這方面的資訊, 仔細地回憶一遍。 可是絲毫也找不出任何線索。 這一下可麻煩了, 我開始有一點慌張起來。 如果回不去身體中那該怎,麼辦呢? 那個在下面睡覺的身體會醒來嗎? 那我老婆醒來後看到旁邊躺著的又是誰呢? 我完全沒有任何辦法。 也不知道該怎麼辨。 可以說是在完全孤立無援的狀態中。 此時心中生起了恐怖害怕的感覺。 糟了! 糟了! 這下可有大麻煩了! 如果回不去身體裏, 那我是什麼呢? 是孤魂xx嗎? 我不敢想。 出體的當下蠻好玩的。 我努力的搜索自己的記憶系統, 可是在我的記憶系統中, 完全沒有靈魂出體的資料。 以前我在電磁科技, IC設計的領域中, 信心十足。 若有不懂之處隨時可以去找資料。 但是現在呢? 我束手無策。 大腦裡一片空白。 對了, 現在我的身體也沒有了,這可慘了。

下定決心

此時我就想說, 如果我能夠回去, 回到我身體裡面去的話。 我一定要去找一位大師, 真正懂這些事情的師父, 真心的拜他為師, 要跟他好好學。 我得下功夫確實搞清楚這些心靈上的, 靈魂上的, 靈性中的問題。 這裡面有太多我不懂的東西。 現在回頭來看, 讓我下定決心, 真正走上修行之路的觸發點, 就是在我靈魂出體的時候。 可是師父在哪裡呢? 我又怎麼回到身體裡去呢? 突然間我想起來, 那位住在新竹, 清華大學的物理博士, 侯博士。 以前我在新竹打混時, 曾經應邀去他家作客, 那天我們談得很愉快也很投機。 然而在晚上告別辭行時, 侯博士握住我的手, 問了我一句話: 「袁先生, 今天很高興認識你, 可是您怎麼知道我們今天所談的都是真的呢? 」當時我愣在哪裡, 腦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回應。 侯博士搖了搖我的手, 拍拍我的肩膀, 讓我回過神來。 接著說: 「我們以後還會有很多機會在一起. 歡迎您以後常來坐。 」

侯博士, 也就是藥師山的創辦人--紫虛居士。 對我, 他應該很合適, 他是一位道行很高的修行人。 我們又有可以互相溝通的語言, 而且我們很談得來。 回去之後就該去找他了! 換句話說, 我決定要修行是在靈魂出體中所做的決定. 但是當下, 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回去。 我的心開始驚慌, 開始害怕。 如果回不去, 豈不是成了孤魂, 不敢再想下去。 怎麼辦,怎麼辦? 但是毫無辦法。 在無計可施, 孤立無援中, 我想就來唸佛號吧! 這輩子我從沒認真地唸過佛號。 於是我就開始唸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幫幫忙, 我要回身體裏面去」。 唸完三聲後, 轉眼間, 我發現我已經在我的身體裡面了。 我要腳動一下, 腳會動。 我要手舉起來, 手就舉起來了。 我用手捏捏我的身體,身體也有痛感。 .阿彌陀佛我回來了, 阿彌陀佛我總算回來了。 哇! 太棒了! 阿彌陀佛, 感恩啊!過了一陣子, 這個身體裡面的震波又重新起動。 這次我就在心裡很清楚的說, 我不要出去, 我不要出去。 慢慢的這個震動就消失了。 這時候我決定從床上坐起來 ,去洗個臉把剛才發生過的事情寫下來, 留作紀錄。 然後我知道我要去收集一些靈魂出體的資料。 記得以前聽說過, 美國有一位靈魂出體的專家叫做蒙洛先生(Robert Monroe), 我得要趕快去把他的書買來看一看。

我的入門師父是物理博士

在這不可思議的事件後, 我照著靈魂出體時所做的決定, 又回到新竹。 當我去見候博士, 跟他表明我想要修行的意願時, 他給了我兩項功課, 要我好好地認真去做。

第一項作業是我要去搞清楚, 用我自己的方法去弄清楚: 佛是什麼? 第二項作業是每天要持誦佛號, 做懺悔消業的功課, 不可間斷, 先做二年, 如果有任何現象境界出來就要向他報告。 我認為第二項很簡單, 只要有決心去做就可以了。 但是佛是什麼? 對我來講倒是一個比較困難的問題, 因為我從來也沒有去想過,坐在寺廟大殿裡的那個佛像, 代表的是什麼含義。

我對佛的認知

奇點(Singularity)究竟是什麼?剛開始的時候, 我還以為這個問題不會太困難,大概花兩個星期的時間就可以找到解答。 結果我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看了一些佛書, 然後打電話給候博士報告的時候, 他要我繼續用功去找答案。 於是我又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到寺廟裡面去請教法師們, 佛是什麼? 找到答案之後, 我又打電話給候博士報告。 可是他還是對我說, 繼續用功去找答案。 .這時候我就感到相當的困惑, 書也看了, 和尚尼姑也問了, 可是答案卻還是不能讓侯博士滿意。 可見凡間所認為的佛, 祂的含義一定是相當的深。 而我該找的可能也不是一般民間的看法。 這時候我就決定, 用我自己的數理與科技的背景, 來深入地探究這個問題 -- 佛到底是什麼? 於是過了幾個月後, 我又打電話給侯博士, 他說你搞清楚了嗎? 這次我回答說: 「佛是一個奇點, Singularity, 是很難定義的。 在奇點上, 我們可以說它是無窮大, 我們也可以說它是無法被定義的。 它超越時空, 完全不被知。 我們也可以說, 衪只是一個概念, 不是一般人所能夠了解的 。 」此時, 候博士笑著回答我說「你找到答案了。 你現在可以回台灣來看我, 準備修行的工作。 」經過快一年的探索, 我對佛是什麼總算有了一個比較清楚的概念。 但是仍然有如瞎子摸象, 只能會意但講不清楚。 佛代表的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智慧。 佛不是我們能夠用大腦理性去了解的。 因為祂是一個奇點, 所以當我們用人類的認知去判定衪的時候, 衪就跑掉了。 奇點有一個特性, 就是無窮大。 然而, 在數學上, 無窮大卻無法定義。 因為無窮大就是, 比你想像中的大還要大。 可是每一個人的想像卻又都完全不一樣。 難怪禪宗有一句名言 「一即一切, 一切即一」, 那是超過我們人類的思考能力的境界。

後來我也逐漸地了解到, 佛所代表的是一種智慧能力, 不可言說的能力, 是一個以智慧為主的能力。 能力是沒有形狀的, 它是一種抽象的概念。 我們也無法用大腦去解析那個能力或是瞭解其中的智慧。 比如說高小姐很會燒菜, 她有很好的燒菜能力, 然而這個能力是抽象的空性, 我們無法用言語文字形容它。 只有當高小姐把菜燒出來了, 我們用眼看, 用鼻聞, 用嘴吃下去, 感到色香味俱全, 此時才能展現出高小姐的燒菜能力。 所以佛家用空這個字, 來形容那個不可言說的能力。 因為這個不可言說的能力完全是抽象的。 古人可用的詞彙有限, 看不見摸不到, 又講不出來的不就是空的嗎?就空吧!

只有在高小姐把這個能力在廚房中展現出來的時候, 我們才會知道高小姐的本領。 這個能夠被我們所瞭知的, 也就是高小姐燒出來的菜, 佛家稱之為相。 而那個抽象的能力佛家稱之為體。 那個燒菜的過程佛家稱之為用。 體相用三者, 在修行中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 所以佛書上說修行就是在體悟那個本體, 那個能力。 可是這個能力不管我們從任何的邏輯或是語言, 我們都沒有辦法來確切地形容它。 我們要高小姐把她燒菜的能力拿出來瞧瞧, 只有請她進廚房。 一個音樂家的作曲能力,只有聽到他做的曲子我們才能體會出來。

一個運動員他的能力, 我們只能從運動場上才能看到他表現出來。 一個籃球明星只有在球場上才能夠看得出來。 平常時間他就是一個普通的人, 但是他在球場上就變成一個另外的人, 因為它可以展現他的能力一個修行人平日也是普通人, 但是當他悟到了本來面目時, 他也就能夠展現出禪師的能力了。 明心見性, 悟本來面目; 以今天的言語, 可以說就是行者的無線寬頻網路, 和智慧能力的奇點連上線了,所以阿彌陀佛代表一種智慧能力。 藥師佛代表著另外一種智慧能力, 而能力中也一定包含著超級智慧, 超級智慧就是奇點呈現。 那麼什麼是菩薩呢? 菩薩就是有心願, 能夠把這種能力在宇宙中展現出來, 幫助眾生成長的高靈。 有些菩薩以人的形象, 人的個體, 在人間生活著。 但是他們有能力在世間做教化的工作。

在東方的世界裡, 我們稱衪們為菩薩。 在西方的世界裡, 我們稱衪們為天使。 在美洲印地安的文化中, 稱衪為祖靈。 其實名稱並不重要。 不同的名稱是因為在不同的時空與文化中, 被當時在當地的人類所創造出來的。 而他們的本體與他們的能力才是真正重要的地方。 對了, 以上這些觀念都是我的靈界師父--美洲印地安祖靈, 在2013年傳授給我的訊息。 感恩啊! 對了, 為什麼會教我? 對我是因緣俱足, 對衪是善觀因緣, 隨緣而行。 事情的發生, 就是道法自然, 法爾如是。 然而, 我也沒有能力去瞭解更多。 這就是緣起性空, 也是性空緣起吧。

開始準備修行

我現在知道靈魂出體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因為我們在靈魂體的時候, 如果我們不知道如何的保護自己, 或者我們的心不夠清靜, 那麼在靈界中時, 有可能會遇到相當程度的麻煩與困難。 在2012年, 我也在蒙洛心智研究中心 (Monroe Institute)上過課, 體會到很多入靈界的經驗。 所以藉著靈魂出體的歷程, 讓我學習到很多在這一生中所不知道的東西。 對我個人來講, 靈魂出體是一個寶貴的經驗, 也是我人生中重要的轉折點。 讓我體會到非物質的我, 也就是靈體的我。 這個體驗, 同時也是我走向修行之路的起點。 修行就是用這個肉體來修持內在的靈體。 但我也認為, 讓靈魂出體並不是對每一個人都適合的。

基本上懺悔消業一定要澈底做好. 自己靈體的能量與定力必須要夠。 萬一出事了,也必須要有師父或道友能夠來相助並解決問題。 如果這些條件有不具足之時, 幫幫您自己的忙, 老實地守住自己的靈體與身體吧! 不要隨便去冒險。

修佛就是修心靈物理學

紫虛師父有一次和我閒聊時, 曾經對我說 「對於我們這些做理工的人而言, 修佛就是修心靈物理學。 」修佛有一定的程序, 在每一個階段, 都有學習的過程。 不懂的地方 一定要請教善知識, 把不懂的搞懂。 不懂裝懂只是欺騙自己, 修佛為什麼要騙自己? 修佛不是在搞迷信, 把道理弄懂之後, 就要確實地做到。 就像在物理課中學到的, 在實驗室中一定可以做出來驗證。 我們學佛的實驗室, 就在我們的心靈之中。 六祖壇經中告訴我們, 悟境為 一即一切, 一切即一。 今天當我們做到時, 我們的感受也許是 「一個細胞裡面有整個宇宙, 整個宇宙都藏在一個細胞中 」。 因為時空不同, 我們本體在心靈實驗室中所投射出來的「相」, 會基於時代變化, 教育進展, 加上我們大腦與識心所用的文字語言, 隨著時代的變遷, 詞彙也更加精準而有所差異。 古人用「一切」, 今天我們大腦的感知是「整個宇宙」 。 但是那個不可言說的, 超越語言文字, 大腦資料庫的那個本體應該是相同的。 這也就是「奇點」的呈現。 紫虛師父-- 侯博士, 對我的人生影響非常大。 他帶我進了佛門, 幫我排除障礙.他的教導讓我在修行的路上, 打穩基礎, 不離正道. 感恩啊!!! 當年我放下全球火紅的半導體IC設計事業, 走上修行之路。 很多朋友都迷惑不已.認為我心智有問題。 然而15年之後, 我對與宇宙真實生命的探索與體驗, 卻也遠遠超出當年自己的想像與期待。 特別是在修行道上, 遇到一群以真心相待的道友。 相較於當年在產業界, 政界與學界中打混時所面對的金錢利益, 聲名爭奪, 勾心鬥角的風尚, 我真的是太幸運了。 也許是與我有緣的高靈, 啟動了靈魂出體的機制, 在我的頭上拉了一把, 於是我的靈體就跑出去了。 也讓我有機會下定決心, 走上修行之路。

Peace Pipe (和睦煙斗)

2013年, 我到亞利桑那州 (Arizona) 去造訪剛剛接觸到的印地安通靈師。 在他家中,我們一起坐在地上, 抽印地安人的傳統長煙斗。 就像西部影片中的情景, 你吸一口, 傳給鄰座, 他再吸一口, 再往下傳, 每個人都吸一口長煙斗。 這就是北美印地安人的傳統 -- 我們是一家人, 大家要保持和睦相處。 而這根長煙斗就叫做 Peace Pipe (和睦煙斗) 。 真是做夢也想不到, 我會和印地安人坐在一起抽 Peace Pipe。

當我和通靈師做完儀式後, 他看看我, 對我說:「兄弟啊 - 你的靈魂曾經離開過身體, 可是在靈體返回身體時, 沒有完全連接好。 等下我幫你調整一下, 你會感覺好一點。 」

What ??!!

附註
1. 本文版權為 袁承志, Chen-Chi Yuan所有。歡迎轉載全文。
2. 本文出現之因緣來自筆者看到《美佛慧訊》第174期中, 紫虛所著 「談修行中之福 報」 一文。感謝慧訊主編安排刊登此文,讓筆者能夠隨順因緣.
3. 本文承蒙 美國佛教會 安排刊載於其雙月刊 :
《美佛慧訊》第 180 期

本文上接《 美佛慧訊》 178期 「修女的故事 」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