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99期 靈修‧陪伴‧服務

陪伴

張帆人

 

    四十多年前還是大學生的我,就有機會認得和為貴神父了。他的大名就讓人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和為貴。不僅親切,而且像極了古聖先賢留給後人的格言。『和氣生財』雖然更普遍,卻多了幾分市儈氣,幹嘛老想著發財呢?以和為貴,當然高雅得多!

    我們為自己孩子取名字,往往隱含著一分期許。耶穌會的長上,為這位遠涉重洋,來自西班牙的年輕帥哥,在命名時也懷著類似的心情吧。

    論語學而篇的第十二則: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有子名叫有若,是孔門七十二門徒之一,論語中不少經典名言出於有子之口,顯然是一位傑出的弟子。簡簡單單六個字,經過後世學者的解釋和闡揚,充滿了待人處世的智慧。儒家看重的禮,可用來規範人與人的關係,事與事的分野。但,人際間難免複雜,事體間多所矛盾;執行禮的過程中,想當然會遇到窒礙難行,此時,當以和諧、尊重、包容為要。這就是『禮之用和為貴』的詮釋。

    和為貴神父,人如其名,是很棒的心理輔導。他不僅僅站在第一線,幫助心靈上有需要的一般人士,而且是輔導的輔導。意思是說,從事輔導服務的專業人士,遇到工作難題或自身困惑時,也可以求助於他。實在想不透,當年耶穌會的長上,是怎麼看出這位年輕修士,具備如此優良的人格特質,而為他取了這個有意義的中國名字!而和為貴神父真的名符其實,完成了長上之期許。

    兩年以前(二○一八)神修小會敬邀和神父與我們分享,如何當一位稱職的輔導。他帶著沈甸甸的公事包,一脚踏進討論室。不需介紹,大黟兒爭先恐後地搶著與神父握手致意,拍影留念。原因無他,神父担任高雄分會多年神師,後來在輔大聖博敏神學院任教,早就是老朋友了。神父並沒有急著開講,而是先聽聽我們的想法和期待。講桌上雖然有好幾本厚厚的資料夾,他並沒有去翻閱尋找,也沒有仰賴電腦、三槍投影機和顯示幕,神父選了福音中厄瑪烏两個門徒(路加二十四章13-19節)的境遇當做會前禱的題材。他讓我們注意,两門徒所談論的事,最清楚不過的就是主耶穌,因為他就是當事人,是不折不扣的主角!不過,耶穌關心地趨前相問:「你們走路,彼此談論的是些什麼事?」即使被其中一位門徒粗魯地反問:「獨你在耶路撒冷作客,不知道這幾天所發生的事嗎?」耶穌仍然耐心地問他們:『什麼事?』等他們完整敍述後,耶穌說了說自己的見解。之後,耶穌和他們一起住下,吃飯、擘餅、祝福,终於門徒眼睛開了,認出耶穌。那是多大的驚喜和領悟!

    如同尋常聊天,神父說出了簡單又深入的輔導重點:真誠地關心,耐心地傾聽,適時地回應。與其說輔導,不如說陪伴。不是我有什麼能耐,是天主在他身上起了作用,讓他「眼睛開了」。

    去年(二○一九)年底神父身體違和,還曾在加護病房診治了好一陣子。獲知他轉入普通病房,隔天便和台馨一起探視。很幸運,他用完晚餐,正在床上休息,神情自然輕鬆,手臂上只掛了一條點滴線。微微笑著,神父謝謝我們特地來看他。「神父,這陣子您辛苦了!」「那裡,世界上比我還苦的,還有很多人呢。」神父停了會兒,慢慢地繼續說下去:「如今,我什麼也不能做,什麼也沒有了,只能躺在這兒,是個真正的窮人。」他怕我們聽不懂,又接著說,「你們看,以往聖誕節之前的將臨期,有好多事要忙著呢。帶領避静、練唱聖歌、點灯祈福、反省悔改、聽告解赦罪;子夜彌撒更不得了,迎接聖嬰、報佳音什麼的,好熱鬧啊!今年聖誕,統統沒有了。我成了澈底的窮人。」那麼,如何面對困境呢?有人怨聲載道,憤憤不平。但也有人積極正面迎戰的。不是有個故事嗎?某人埋怨自己需赤腳走路,因為買不起一雙鞋子;直到有天他遇到一位失去双腳的不幸者,其抱怨頓時消失了。和神父的心境卻更高一層。他說「可是別忘了,真福八端的第一條:你們貧窮的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你們的。」是的,耶穌會士的寶典--神操,不是主張:疾病與健康,哪個讓我更接近主,我就選擇那個。貧窮與富裕,哪個讓我更接近主,我就選擇那個。多麼不同的價值觀!

    即使在病中,神父也關心我們的生活。他為我們擁有兩個孫兒、一個孫女而高興。得知他們都已受洗,尤感欣慰。和神父很有感地說:「一切來自天主。看,天主一天一天地給,於是小嬰孩一天一天長大。天主一天一天地收,正是我目前在走的路。有一天,我們都要回到他那裡去的!」

    「好消息是,醫生評估,再過兩三天,我可以出院,回頤福園休養了。」我們向神父恭喜,順便拜個早年。一片祥和愉悅中,我們倆俯首接受神父降福,告退離去。

    歸途,只見天邊彩霞燦爛。彩霞會散去,神父的話,卻牢牢印在我們腦海裡。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