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99期 靈修‧陪伴‧服務

釀一壺回甘

鍾世明

 

    金門老哥的孫女正月初六出生,那天金門酒廠第一天開工只釀了750cc 的新酒,酒廠不囤貨,他找了半年還到台北去找,才找足了六十瓶當年份的高粱新酒,為孫女預備女兒紅來當嫁妝。傳統華人代代相傳,綿延著家族長輩對晚輩祝福的禮俗,從呱呱落地開始。

   今年秋天,老友才從北部退休回來相聚敘舊,聊到當年她最掛心在紐西蘭當小留學生的兒子,十五歲的青少年遠在異鄉,讓她只要見到聖母像就流淚不已祈禱,祈求聖母保祐遠在天邊的孩子能平安讀書,也去隱修院請修女們為此祈禱。六年後的冬天,她的兒子說一看到下雪了,就好想家好想哭,沈重的母親,顧念孩子的狀況當機立斷,即使學業未能完成就立刻回台灣,沉寂了一年之後,終於奮力的重回學校,在便利商店邊打工邊讀書從二技念到研究所,還拿到店長執照,做母親的心想,他將來就開一家便利超商加盟店生活吧!

    然而因緣際會,他正好遇上學校與德國產學合作的機會,加上外語能力強成為寬厚的羽翼,又肯學肯吃苦,後來當上科技公司亞洲區的代表,常常飛到歐洲、美洲、大洋洲和中國出差,已經在職場上翱翔國際多年了。

    「父母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在進步更新快速的年代,父母師長雖然從小就為孩子搭建他們未來的鷹架,搭是搭了,要怎麼爬上去還是得尊重孩子的選擇,很多時候他們跌進了康莊大道邊的小徑,卡在窄小無法轉圜的時候,長輩們得轉念等候,等候他孤獨的佇立眺望,決定走另一條小徑,為自己披荊斬棘,就像黃樹林的兩條路,他選擇了較少人跡的一條路,許多年後令人讚嘆:這一切多麼不同!

    創造宇宙的主不受時間的限制,看待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受造萬物則無不受時間的限制,對造物主來說,幾千年不過是宇宙的一眨眼。然而,人幾十年就已經「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梵語中的剎那,以現在的時間計算,大約等於七十五分之一秒,而一念之中,有九十剎那。從佛教對剎那一念的重視看來,一念之間與現實人生息息相關。然而,當年為青少年流淚祈禱的母親,得自己先轉念,等待守候孩子成長,到如今才歡欣數算天主的恩典信實以及從未遲延的許諾。在人看來從幾歲到幾十歲,恰似「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道夕陽」的漫長等待,對於信實的天主看來,卻只是剎那之間。

    今年秋天去台東拜訪聖十字架會在大武鄉的宋玉潔修女,多年來原鄉幼稚園安親班,近年來已經轉為原鄉老人長照的據點了,部落裡老人比小孩多。他們在關山的療養院更是老人長照的典範,來自瑞士的修女們,個個都得過醫療奉獻獎,更得到當地人的敬重和感動,裴彩雲修女還說:「別感動的太多,我們只是上主的僕人,做了該做的事。」

    在關山跟四十年不見的大學同學相逢從十八歲到現在還有緣相聚出遊,記憶中的青春笑靨,轉眼之間已成了慈祥的朗朗笑聲,一同共享友誼的美意和無敵美景:欣賞池上一望無際的稻浪,就像越縵堂日記李慈銘描寫的:「蒼翠欲滴,風葉露穗,搖蕩若千頃波,山外煙嵐遠近接簇,悠然暢寄,書味滿胸。」回憶大學跟古文相伴的光景。穿過玉長公路,則見令人驚嘆的湛藍海岸,綿延不絕。還有成功漁港的當令海產,令人驚艷不已。喝酒品茗,秉燭夜話,笑談年少輕狂,迷失在理想中的茫然;笑看性從偏處克將去,努力跟自己奮戰不懈,務實的經營工作生活,更真誠的為彼此的成就與成熟喝采。金秋歲月裡,誰沒有歲月的考驗和洗禮?總得靠著自己和親友、信友的支持關懷,走出一片美麗的風景。

    女兒紅釀造了家族對子孫綿長的祝福,金門人把一顆顆綠綠的山苦瓜浸泡在五十八度的高粱酒中,過一段時間來喝,既有高粱酒香卻沒嗆辣還添了回甘,老友相見如同暢飲回甘綠酒,暢敘回甘人生。

    歲末年終,庚子年的聖誕來臨了,虔心至誠祈求永恆的天主,賞給世人剎那祝福的禮物。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