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77期 全球思維.在地行動

禰的話是我腳前的明燈

古偉瀛編寫

 

《聖詠》

  中國古典中有三百篇的《詩經》,許多句子琅琅上口,成為抒發情感的途徑。同樣,天主教《聖經》中也有類似的一百五十篇《聖詠》,是聖經中最優美又最富文學性的一章,蒐集了許多以色列的讚美、祈求、哀歎和詛咒的篇章。近日有些註譯家認為,〈聖詠〉中有許多部分乃是在聖殿敬拜儀式時所使用的詩歌,或許曾有配樂也說不定。因此,有些學者拿《聖詠》與《肋未記》對比,以為《肋未記》僅描述獻祭的方式,但卻沒有說明儀式進行所吟詠的話;而《聖詠》與之相反,只有儀式所說的話,但卻無法得知儀式的過程。在〈聖詠〉的字裏行間,偶爾會出現遊行、登殿、獻祭、節期、音樂等字樣。不過,顯然有幾位詩人認為,對上主而言,祈禱的生活比外在的朝拜形式更加重要。

  《聖詠》其實並不限用於某一種特定的場合、節期或國家大事,因此猶太教和基督宗教都可以用它們作讚美詩並用來禱告。儘 管 君王、土地、聖殿、祭司體制等,這些原來創作的對象都已不再存在,今日它們仍然廣泛地被瞭解與使用。《聖詠》的持久性顯明,而其中的篇章品味極高,所流露出來的靈性更是寬闊深邃,今日的以色列人仍常在身邊帶著一本《聖詠》,時時拿出,抒發情懷。

  如前所述,讚美和哀歌是《聖詠》最常見的形式。這兩種形式也常出現在巴比倫和埃及的儀文中。由此可見,有些《聖詠》是按照通用的形式寫成,也作為宗教儀式之用。一九四六年時經過我國教會名譯家吳經熊博士以《楚辭》體例譯出,成為著名的譯本,稱為《聖詠譯義》,膾炙人口,讀來令人盪氣迴腸:「諦聽聖言兮,其馨若蘭!」《聖詠》第廿三篇在西方電影,尤其是在葬禮中最常被誦念,也是很優美的一段:「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他使我臥在青綠的草場,又引我走近幽靜的水旁!(吳譯為:主乃我之牧,所需百無憂。令我草上憩,引我澤畔游。」還有一段更能安慰人心的,在此引用祝福大家:

上主保護你於任何災患,

上主保護你的心靈平安。

上主保護你出外,保護你回來,

從現在起,一直到永遠的世代!(詠一○一 7 ~ 8 )

目 錄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