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78期 聆聽的藝術

以新枝迎耶穌到來,並請「讚頌主於至高之天!」

婁世鐘

 

── 兼談新舊約詩文出入之一端

  大家都讀過四部福音書中「耶穌榮進耶路撒冷城」的記載。這是福音書記載耶穌從傳道生涯,轉到受難復活的一個重要里程碑。詳述耶穌在進耶路撒冷城時沿途受到 眾的歡呼,並與古經的預言吻合的事蹟。讓我們再來讀一遍各福 音中的文字。

(谷 11 : 1 │ 6 )記載

  當他們將近耶路撒冷,到了貝特法革和伯達尼,在橄欖山那裏時,耶穌就打發兩個門徒,對他們說:「你們往對面的村莊裏去,一進村莊,立時會看見一匹拴著的驢駒,是從來沒有人騎過的;把牠解開牽來。若有人對你們說:你們做什麼?你們就說:主要用牠,但是會立刻把牠牽回這裏來。」他們去了,便見一匹驢駒,拴在門外街道上,就把牠解開。在那裏站著的人,有人對他們說:「你們解開驢駒作什麼?」門徒就按照耶穌所吩咐的對他們說了;那些人遂容許了他們。他們把驢駒牽到耶穌跟前,把自己的外衣搭在上面,耶穌就騎了上去。有許多人把自己的外衣,另有些人把從田間砍來的綠樹枝,舖在路上,前行後隨的人,都喊著說:「賀三納!奉上主之名而來的,應受祝福讚頌!那要來的我們祖先達味之國,應受祝福讚頌!賀三納於至高之天!」

(瑪 21 : 1 │ 9 )記載

  當他們臨近耶路撒冷,來到靠近橄欖山的貝特法革時,耶穌就打發兩個門徒,對他們說:「你們往對面的村莊裏去,立時會看見一匹栓著的母驢,和跟牠在一起的驢駒。解開,給我牽來,如果有人對你們說什麼,你們就說:主要用牠們。他們就會立刻放牠們來」這事發生,是為應驗先知所說的:「你們應向熙雍女子說:看,你的君王來到你這裏,溫和地騎在一匹驢上,一匹母驢的小驢駒上。」門徒就去,照耶穌吩咐他們的做了。他們牽了母驢和驢駒來,把外衣搭在牠們的身上,扶耶穌坐在牠們上面。很多 眾,把自己的外衣舖在路上,還有些 人從樹上砍下樹枝來,撒在路上。前行後隨的 眾喊說:「賀三納於達味之 子!奉上主之名而來的,當受祝福讚頌!賀三納於至高之天。」

(若 12 : 12 │ 15 )也有類似的記載

  喊說:「賀三納!因上主之名而來的,以色列的君王,應受祝福讚頌。」耶穌找了一匹小驢,就騎上去,正如經上所記載的:「熙雍女子,不要害怕!看,你的君王騎著驢駒來了!」起初他的門徒也沒有明白這些事,然而,當耶穌受光榮以後,他們才想起這些話是指著他而記載的。

  如果我們仔細比較這幾段福音的記載,很顯然地《瑪竇福音》的作者,有意將原先《馬爾谷福音》的記載改編一下,更加附和他所認為《匝加利亞先知書 9 : 9 》描繪的詩中有畫的圖像,因此他將「一匹驢駒」改成「一匹母驢和一匹驢駒」,並且用複數代名詞,強調耶穌是騎著兩匹驢。其實《匝加利亞先知書》的這一段話是以希伯來文的詩體所寫,是一種重複性的詩句描述語法,基本上應該是在描繪有位君王騎著一匹驢駒,而不是說「騎著一匹母驢和一匹驢駒」。《瑪竇福音》和《若望福音》的作者並且很直接地引導讀者,指出這件事蹟是應驗了先知所說,關於有位君王要光榮地進入耶路撒冷的預言(或神視)。讀者可以發現,在這一點上《路加福音 19 : 28 │ 36 》的記錄就比較吻合《馬爾谷福音》原先的記載(注:目前聖經學界的共識,認為正典福音中第一部書是《馬爾谷福音》)。

  另外一端有趣且值得一提的,是關於 眾所吟誦的歡呼辭,那是源自兩 段聖詠,然而四部福音的作者所引用的歡呼辭,與這兩段聖詠不盡然切合:

  詠( 118 : 25 │ 26 ):上主!求禰快來拯救我 們。上主!我們求禰賜福。奉上主之名而來的應該受祝福讚頌,我們要由上 主的殿內祝福讚頌你們。

  詠( 148 : 1 ):亞肋路亞!你們在眾天堂上讚頌上主吧!讚頌祂於至高之天!

  可是這後一段聖詠原來如此寫道:「讚頌祂於至高之天!」不是「賀三納於至高之天!」。「賀三納 hosanna 」這個希伯來字的意思是「請速來拯救吧!」

  不知道是《馬爾谷福音》或是 眾把「賀三納」混用成「讚頌」的歡呼 辭。《若望福音 12 : 13 》就沒有寫「賀三納於至高之天!」所以不算有混用。對應的《路加福音 19 : 38 》記載「……眾門徒為了所見過的一切奇能,都歡欣的大聲頌揚天主說:『奉上主之名而來的君王,應受祝福讚頌!平安在天堂之上,光榮讚頌於至高之天。』」也沒有用「賀三納」這個字眼。似乎《若望福音》和《路加福音》的作者對「賀三納 hosanna 」的意思比較瞭解,知道「請速拯救於至高之天!」不是聖詠的描述,也不合希伯來文的句法。

  也許是《瑪竇福音》的作者,寫到耶穌進耶路撒冷這段振奮人心的事蹟,一時興起,自己便做起詩來,形容耶穌神奇地「騎著一匹母驢和一匹驢駒」搖晃進城,「請速拯救於至高之天!」詩句有跳躍性的詩意,唱和 眾的歡呼聲, 管它合不合希伯來文。教會大概是為了尊重《瑪竇福音》在基督宗教傳統的權威性,兩千年來基督宗教的禱詞都是這樣用的,就是在今天的彌撒中,教友們回應神父成聖體後的禱詞還是用「賀三納於至高之天!( Hosanna in the highest! )」。有個中文翻譯高手乾脆就把「賀三納(請速拯救)於至高之天!」翻成「歡呼之聲響徹雲霄!」的中文歡呼辭,吟誦起來的確通順得多,詩禱之意更濃郁。

  雖然四部福音中,《路加福音》的文字被公認是最佳的希臘文,不過我發現《瑪竇福音》的文字比較富詩意,這可是《瑪竇福音》的作者是猶太人,瞭解猶太師傅的言行(包括先知)都富有深奧的靈氣詩趣。當然中文新約翻譯自希臘,希臘文源自剌美和希臘文,要想全然領會是不容易的,但至少讀福音的同時,似乎要練就一份心境,才能進入情況。

  因此在此與大家分享一些心得,讀《瑪竇福音》的文字如果能備好一份詩人的情操,可能更有收穫,特別是當作者在記述耶穌所宣講的天國訓義,及以古語來對應耶穌事蹟的章節中。其實耶穌所說的比喻,也有相當大的成分是帶深厚的靈氣詩趣的,只因對象是目不識丁的 眾,所以才用猶太人生活習性的比喻 。最後補上一偈,與朋友們分享:

我帶母驢又牽駒,你搭衣裳還墊衣;橄欖 山坡扶 君乘,克龍溪谷執轡騎;

翠黛春曉伴師吟,聖城門前驂靳蹄;排鋪錦緞迎鑾駕,攢簇新枝散路蹕;

搖旗雜沓鑼鼓喧,夾道眾徒笙歌齊;達味之力速匡救,奉天命差受讚禮!

至高穹蒼速匡救,上主欽使受讚禮!

  就是不知道四部福音的作者滿不滿意囉!

  二○○八聖枝主日

 

目 錄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