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78期 聆聽的藝術

永遠的微笑──憶朱蒙泉神父

謝平芳

 

  朱蒙泉神父在今年(二○○八年) 二月八日 回歸天父家鄉,他在我印象中留下最深的懷念:就是他永遠的美麗微笑!

  四年前, 二○○四年二月廿一日 ,在台北耕莘文教院二樓,正舉辦著朱恩榮神父進耶穌會五十週年的慶祝茶會,朱恩榮神父是我們當年婚禮中的三位共祭神父之一,與我們關係匪淺。雖然當時我的身體狀況極差,剛吃了止痛藥並帶著疲憊不堪的身軀,仍與偉特一起去向朱恩榮神父祝賀,在會場看到已生病半年多,正在進行化療的朱蒙泉神父。

  見到朱神父時,本想上前問候他:「朱神父!您好嗎?」但因自己身心俱疲,竟然開不了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朱神父迎面給了我一個「安然、恬靜、自在的微笑」!我只能以尷尬的微笑回應他,然後就沈默不語;當時我心中納悶,朱神父不是正處於十分辛苦的化療過程中嗎?怎能笑得如此安然?

  兩個月後,我陷入更深的痛苦泥沼,不僅肩背疼痛、頭痛、眼痛……,吃了助眠劑,還是夜夜嚴重失眠,陸續出現呼吸急促、心悸、……等很多不適症狀與難以形容的「疲累感」,頭昏脹得無法思考,全身無力,無法做任何事。後在偶然機會下,經台大醫院家醫科醫生初診,認為可能是得了自律神經失調的「典型更年期憂鬱症」,但要先檢查十餘項驗血、驗尿的指數,等一星期後,依據檢驗結果,才能診斷開藥。

  在等待檢驗結果還未能吃藥的一星期中,每天都嚴重失眠,在那種「度日如年」與「分秒難挨」的痛苦過程中的第三天,我無奈且一無所能地仰臥著,向上主呼求時,天主竟然「具體」派遣了聖神,來陪伴我,並帶領我,讓我深深體驗聖神與我同在的喜樂!之後,每日都有難以預料、新鮮又奇妙的信仰體驗!使我心靈的苦,一點一點被釋放,沈重的腦袋一點一點地被放鬆!

  經那一週「翻雲覆雨」難挨的日子後,在回診時我與醫生分享:「在經由聖神陪伴後,由身、心極度痛苦的情況,轉變為身體雖仍極度痛苦,但心靈卻喜悅、異常的信仰體驗。」之後,就在自我調適下,進行心靈與藥物雙管齊下的治療;待身體慢慢好轉後,我將這一段信仰體驗的分享,寫成文章為「謎題:郵差總是按錯鈴?」,已刊載在 二○○五年一月十六日 與 一月廿三日 的〈教友生活〉周刊中。

  我想我大概已能體驗到,當時朱蒙泉神父美麗的微笑,以及他為什麼在病中還能寫出那麼幽默、感人的三十多封信(已出版,書名為:『吾靈頌主』)的緣由了;也學習到一點「在痛苦中如何祈禱」的經驗,比較能體驗到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的苦路。

  於是,我寫了一封信,將這段「病痛中何以能微笑面對?」的感受體驗,連同我的文章:「謎題:郵差總是按錯鈴?」一齊寄給了朱神父,與他分享這份喜悅。沒想到朱神父慷慨貼心地用他的「同理心」回覆了我一信,並給了我一份禮物,那是他十分喜愛的禱詞,讓我很感動!

  在信中,朱神父寫著:「 ……在我們的無能、無力、無奈、無……中,宣揚祂的無窮、無條件、無限、無……,看來我們不是『白白』受罪,與人分享和見證上主的作為,將是我們無用人的使命,不是嗎?……附上一篇幾年前收集的「祈禱」,表達了我們的心聲,不是?……」

  朱神父附上的是一篇英文禱詞:「 Consolation 」,非常適合我們在極端痛苦時,作為信德的祈求;原先題目名稱直譯為「慰藉」,我將之轉譯為「來到主恩座前求」,與大家分享全文如下:

  來到主恩座前求

  ──從來沒有一刻是感到如此的陰沈、憂慮;

    但我相信天主會帶來亮光!

    在我的靈魂深處,只要相信祂,在黑暗裏,天主會帶來詩歌!

  ──從來沒有感到眼前是如此迷茫,看不到出路;

    但我相信如果尋求聖神的領導,耐心地等待與祈禱;

    天主一定會領導我前行!

  ──從來沒有感到十字架是如此的沈重,

    但主耶穌伸出祂那帶著釘痕的手,就在那兒以溫柔憐恤的心,

    幫我背這十字架,走這一段苦路!

  ──從來沒有感到是一顆如此破碎的心;

    但我相信愛我的天主可以治癒我們!

    因為在十字架上被剌透心的耶穌,最懂我們心中的苦!

    祂一直在那兒關注祂所愛的人心中的感受!

  ──從來沒有感到生命中是如此的暗沈、無望、無助與不被祝福;

    但可能正充滿了主的光和奧秘,可以達到主所預許的福地!

    不論是我的傷痛、不安、焦慮、害怕、失落、內疚或自卑、自憐;

    我都可以帶到基督面前,真實地面對基督,把它留在十字架前的

    基督腳下;

    因為主耶穌,慈悲的主,就是我的避難所!

    我們的祈禱,是奉主耶穌基督之名,亞孟!

  記得一幅有名的攝影,畫面是「沙灘上的腳印」,描述我們在深深的痛苦中,其實正基督在背著我們行走,祂一直與我們同在,只是我們常常不自覺。最近我在基督教校園書房中,看到一幅畫:「盛滿小花的一雙走路鞋」,更使我想起聖經中聖保祿宗徒致厄弗所人書信所說基督徒該有的全副武裝:「要以真理作帶束腰,以正義作甲,以信德作盾牌,載上救恩的頭盔,以聖神作利劍,以祈禱為權柄,穿上『福音的鞋』,去傳揚福音。」(厄六 14 ~ 19 )這不正是朱神父的樣子,可以「步步生花」嗎?這也是他病痛中喜悅的活水源頭吧!

  我永遠不會忘記朱神父 二○○四年二月廿一日 那天給我的那一個「永遠的微笑」!讓我們也能一步一腳印地跟隨朱神父的步伐,做基督的尖兵,說相稱的話,並放心大膽地傳揚福音的奧秘!

 

目 錄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