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79期 從「心」出發

承行天主的旨意──不是成為天主的奴隸!

林之鼎神父演講(整理)/吳慧琨紀錄

 

創意、活力(前引)

  林神父現為永春與松山天主堂的主任,也是現任台北分會主席雲珍的本堂神父,因緣際會而與震旦及神修小會有所交流。

  年輕十足的林神父在演講前與早到的胡神父以及與會教友熱絡地打招呼、寒暄,並以〈微聲盼望〉的歌聲與祈禱開始演講。

  主持人台北分會主席雲珍介紹今天演講的主角──林之鼎神父:

  林神父是羅馬傳信大學信理神學碩士,愛爾蘭 Maynooth College 總修院神學畢業。專攻有關信仰的道理,富有翩翩的愛爾蘭氣質。

  神父證道旁徵博引,深入淺出,不急不徐,溫文儒雅;講道內容對生命頗有啟發性,能讓教友對天主有深刻的認識。

  當然,這次松山堂與永春堂的教友,以「後援會」的名義動員,來了一批聽講部隊。

承行天主的旨意,不是成為天主的奴隸

  感謝天主!今天風和日麗,教友愉快地來聽演講,真是天主的旨意啊!(聽眾報以微笑。)

  今天不遠處有吵吵鬧鬧的政治集會,而我們能一團和氣地在這裏,真是天主的旨意啊!請大家鼓掌鼓掌!(大家熱烈鼓掌。)

  今天來時,路上有點塞車,讓我想起有次經過泰北高中也是塞車,原以為是因為下班時段,後來慢慢行近,才看見原來是車禍,現場一塊白布蓋住一個身體,露出的部分還有一些像豆花的東西,真是天主的旨意啊!請大家鼓掌鼓掌!(氣氛一變。)

  欸,你們怎麼不鼓掌啦?事情發生,不是都是天主的旨意嗎?!……

  當教友在公司上班作決策時,醫生在醫院考慮該不該動手術時,我們常說要追隨天主的旨意。(神父拿出一具繩線吊著的小木偶,玩弄了起來。)

  天主的旨意說:「來,向大家打招呼!」(玩偶的手指向我們動了一動。)

  天主的旨意說:「去,向大家走去!」(玩偶的腳步邁開來。)

  到底什麼是天主的旨意?

  如果發生的一切事,我們都說都是天主的旨意,我們都這麼勤謹地承行祂的旨意,那麼──我是什麼?

我是天主的傀儡嗎?

  當我還是修士的時候,每天作息相同:彌撒、早餐、上課、運動……,我自問:我這樣就可以當神父了嗎?規矩看起來是守了,但總覺缺了個什麼。

  一位當律師的爸爸以事務所的專業養活子女,一個當工程師的爸爸也以設計的專業承擔家計;律師與工程師有退休的時候,但是他們能從爸爸的角色退休嗎?當然不能!爸爸的身份既然更勝於他的事業,如今以我的情況而言,若以後要做教會中的「 Father 」,又怎麼能僅以守規矩為志業呢?而超越守規矩的又是什麼呢?就在此刻尋求更超越的意義之時,不禁想到本身就是超越一切的天主:天主的想法如何?祂對我的旨意又是什麼呢?

  我滿腹疑問地去請教張春申神父,本來以為他會跟我說出一大篇怎麼去做的道理,想不到他說來說去,就是在跟我說:天主的旨意就是要人得救!

  (神父拿出從光啟出版社《聖經神學辭典》影印給大家的「天主的旨意」。)

  這些都是教會的經典,不是我的創新。聖保祿宗徒寫下:天主願意所有的人都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弟前二 4 );天主的旨意就是要你們成聖(得前四 3 )、謝恩(得前五 18 )、堅忍(伯前三 17 )和善行(伯前二 15 )。

  我們常祈禱「願 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現在不妨一起來 看天主的旨意是如何承行的!(神父拿出聖經,為大家唸〈創世紀〉有關創造的故事。)

  天主說成就成,天主說好就好,這似乎給人一種印象,好像天主是說要就要的獨裁者,不得向祂提議,也不需要反抗。反正祂成就的,已是最好的了。我們又常用這種印象看待我們跟天主的關係。然而,既然連「創造世界」都需要在過程中一步步完成,那麼我們所開創的生活,難道就不是一種召叫、計劃、使命,而且很有我們參與的空間嗎?

  我有一位親戚以前是輔大的學生,她的前男友介入她的生活作息很深。他對她異常關切,使她做什麼都要擔心男朋友的反應,好像一天到晚都是為別人而活,壓力很大。我們為她擔心,要她理智一些:如果只是男女朋友都會這樣,以後若是結了婚,情況又會如何嚴重呢?她大可不必為了交朋友而失落了自己啊!感謝天主,她後來與她真正心儀的人結了婚,再也不必背負前男友所給予的無謂壓力,畢竟婚姻是她要與先生一同開創、而且自己得活在其中!

  創世紀的故事中,亞當與厄娃原先也在尋求天主的旨意──蛇對女人說:「天主真說了……?」女人則以天主的言語回應蛇說:「……天主說過……。」她以天主的話語為依歸,儼然是在替天主做辯護。後來他們受到蛇的誘惑,吃了禁果,全知的天主應該早就預知這件事。請問你們怎麼看這件事呢?

  (教友做出不同回應:厄娃推卸責任、仙人跳、害怕、人的限度、解鈴還需繫鈴人、個人造孽個人當?!天主為人設了局!……)

  天主創造我們,要給我們美好的生命,給我們選擇的自由;天主護佑我們安全,要我們學習生命真相,給予我們歷鍊(有句諺語:靜海造就不出好水手。)好面對外在的眾多考驗,讓我們足夠成長、強壯 ……。這些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教友回應:是誰在設誰的局?神為何不讓人知道善惡?受造與被造、吊詭與矛盾、黑暗的權勢、自由的權限、……)

  我們不妨一起來嘗試整合,釐清上面的想法,以便澄清我們承行天主旨意的態度。

  首先,談談受造物的特性,其中一個特性就是「限度」。

1. 限度

  我們所看到的這些問題好像就是路上的障礙。有時在我們的路上雖然有桌子、椅子擋住去路,但何不先接受它的存在?然後再設法搬開它或繞過去呢?桌椅沒腦袋,不知道我們要過來而讓路閃開,這是桌椅的限度,我們也沒辦法怪它擋路。我們若是使用得當,它們就成了路上休息的好工具;若不理會桌子橫住去路的事實而硬碰硬,這樣的衝突只有產生傷害──這是這個物質世界所呈現出來的事實。

  這個世界就算沒有物質,只有精神,若精神不能合一,也是會有衝突的。〈默示錄〉第十二章就以寓言的手法記載:以後天上就發生戰爭(衝突),彌額爾天使戰勝了大龍。我們從所描述的「天上」看到了精神界,也看到了沒有物質肉體的好天使彌額爾戰勝了代表魔鬼的大龍──那遠古的蛇。

  天主造的原本都是好天使,但是路濟弗爾天使不滿在天主之下,想取而代之卻不得,結果天主的真、善、美、聖他都不要,他不願與唯一的造物主合一,而「不真、不善、不美、不聖」(假、惡、醜、邪)便成為了他的特色。

  蛇既無法與天主正面衝突,便從旁邊煽動人遠離天主。魔鬼是那欺騙全世界的說謊者,而人則在他的誤導下,誤用了自己的理智評判天主,誤以為天主是人的對立者。天主是生命本身,祂在我們之內(也在我們之外)。人既做了不該做的事(犯罪),就產生了內在的分裂,也就是與內在的天主分裂,遠離了天主。換句話說,也就是遠離了生命,自取死亡。這是我們沒有看清自己的限度,又誤用我們原本的良能所致。

  路上的桌椅如此,精神如此,人也是如此。人既有受造的靈魂,又有物質的肉身,就必然有其限度,而這個「限度」本身是壞事嗎?──不盡然啊!

  剛剛 陳 老師看我說很多話而幫我拿水,這解了我的渴。但就連看似無害的水,如果喝得太多,都可能會造成「水中毒」,人的良能(包括理智能力)又何不如此?理解不當或傳達不當之時,很可能產生誤會。外國人要把中文學精,有時還蠻困難;我們有位美國人艾神父非常熱心,聽說他當神學院院長時,有位學生拿論文請他審閱修改,艾神父一心助人,於是慎重地跟他說:「嗯,我會要你好看!……」(大家笑。)

  再來談談「知識的獲得」。

2. 知識的獲得

  我們從學習得到知識,對於善惡的知識,又是如何學到的呢?──我們積極得知何者為善,卻常因失落了善,才消極得知何者為惡。

  當我還是小孩子時,有次去吃豆花,老板在一旁認真問我吃豆花的感覺。我回答說覺得有些渣渣,他竟為了我這個回答認真去拜師學藝,花很多時間試驗,終於成功做出沒有渣渣口感的滑順豆花。我真是感動佩服他這麼有心,只為能賣好豆花,養家育子,竟然會聽我一個小孩子的感受。他是從學習中找出積極知識的好例子。

  另有一次,我哥哥帶回家一隻十姐妹,奶奶覺得一隻孤單,就為牠再配一隻,並且警告我們不能打開鳥籠,否則鳥會飛出去。

  「不要打開?!鳥會飛出去?!……」理論上我好像懂了,其實我一點也不知道那會怎樣,畢竟小鳥一直是在籠子裏呀!

  有一天,我好奇心起,為了摸一摸那隻小鳥,自以為小心地打開了鳥籠,想不到才剛開一條縫兒,就在那一瞬間,簌地一聲,小鳥飛了!

  「啊,不見了!」我心想:「完蛋了!原來 ……『鳥會飛出去』就是這樣啊!」我著急地喊小鳥:「回來!回來!」我越喊牠越逃,從這一個枝頭跳到另一個枝頭,就是不回頭。這下子,我可真正明白,為甚麼不要打開了,但是……太遲了!

  我原本以為小鳥飛不回來,是因為鳥籠關著,還想再幫牠開,結果一想,不對啊!留在籠中的小鳥等下不也會飛跑嗎?──我現在知道了!而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我沒有了:這是消極的得知。我們知道什麼是惡,因為我們已經失落了善。

  魔鬼的話怎能相信呢?天主全能全知全善,祂當然不需要失落善,也能知道惡,而人卻是有限度的。「將如同天主一樣知道善惡」,這句話大有玄機,它引誘人犯罪,人果然「知道」善惡了,卻是因為已經不善,這才知道在自己沒有作惡以前的善。至於「如同天主」的渴望,如今是畫虎不成,六竅俱通。千金難買「早知道」──早知道不知道就好了!

  我們再來談談〈創世紀〉的故事型態。為了了解其中的訊息,我們需要辨明「文學類型」。

3. 〈創世紀〉的故事型態

  「灰姑娘」在深夜十二時前必須離開皇宮舞會,以免露出真相。就在倉皇逃離間,留下了一隻玻璃鞋……,後來有情人終成眷屬。美美的情節,美美的想像:這是神話故事。

  「北風與太陽」鬥嘴,誰能讓下面那個死胖子脫掉衣服,誰才是最厲害的。結果北風瘋狂猛吹,竟讓人衣服越裹越緊。輪到太陽時,他熱情地散發光芒微笑,人便熱得自己脫下身上的衣服。北風與太陽怎麼可能講話?但其中的意思我們都聽懂了:這是寓言故事。

  二○○八年十月廿五日 下午三點,神修小會於台北震旦中心舉辦一場演講,名為「承行天主的旨意,不是成為天主的奴隸。」這件事在時空中真的發生了:這是歷史故事。

  聖經〈創世紀〉敘述創造的部份一定不是歷史故事,寫歷史的人都還沒生下來呢!其中內含寓言真理,又夾雜創造神話,重點在於「天主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真天主、好天主」,「受造物也都是好的,包括人在內。」「知善惡樹」不必是一棵真樹,只是意象性地指出天主不願意人誤用自己的善,反而失落了善,「知道」自己成為犯罪作惡的人:不要「結果」變成這樣子啊──那就是「禁果」。

  所以,天主沒有設局害人,祂只為人準備了美好的世界,祂願意人認識善,沒有惡的陰影。世界既是受造的,必然有其限度,限度本身其實也不是壞事。倒是我們既在有限的時空內,不可能什麼都要,什麼都有,就必須做出「選擇」,而且對這個選擇負責。

  台灣有位羽球第一的國手「黃金手臂」楊佳臻,因人酒駕車禍之害手臂受傷,醫生建議她不要再打球了,她卻決定承受永久性關節炎的痛苦,接受開刀手術,以過人的毅力忍受刺心的痛楚,成功贏回「黃金手臂」的榮耀。在頹廢和再站起來之間,她選擇了再度站起來,也選擇了成功!

  一個上班族在公司除了開會、被長官責罵,還要爭取業績,回到家累得半死,只想擺平在沙發椅上休息。但兒子看到回家的爸爸,纏著要他一起玩任天堂,這個老爸只得撐起來與孩子玩電動玩具。雖然與自己原來想做的事相左,但孩子有了爸爸的陪伴,也體會家庭的溫暖,始終走在正路上。孩子的童年稍縱即逝,多少爸媽感嘆以前沒有好好陪孩子,結果孩子一下子長大,現在想陪他們,他們也不要了,反令父母一天到晚擔心孩子變壞。那位老爸選擇放下自己的需要陪伴孩子,選擇與孩子良性互動,也選擇帶領孩子走在正路上,沒讓自己後半生有更大的遺憾。

  我要喝可樂或吃牛排?我只有一張嘴,能裝的量就只有這麼多。有人說在好蘋果和爛香蕉之間做選擇容易,而在好蘋果和好梨子之間做選擇就不容易了。有句話說:「我就算不去選擇,我也已經做了選擇。」雖然有時選擇不易,但我們還是應該選擇,這說來有點吊詭,人有選擇的自由,也要為所選擇的負責。

  選擇的自由是什麼?我們從選擇來談「自由」。

4. 自由

  自由表面上看起來是無拘無束,不受限制,但人的自由可不是無限上綱,而是有法度限制的,這才看出自由的真正精神。

  問孩子會不會彈琴?他說:「會啊!」結果他只是雙手在琴上亂敲一通,毫無章法,製造的是一堆噪音,那就不成音樂,也不是我們所謂的彈琴,更不用說會彈了。不能說他有「自由」亂彈,彈出來的就是音樂啊!至於即興爵士,有人聽不懂,認為那是亂來,殊不知其中有和絃走向的,只是法度不同於一般。如果孩子學琴,按部就班,認真學習彈琴的方法,熟諳指法,正確閱讀琴譜……。他就會彈出優美動聽的旋律。

  我的篆刻老師送給我四個字──無法之法。篆刻是有法度的,但我們在追求更上一層樓時,總是需要先守法度,後求其變。會通之際,有法有則,卻又不受侷促,自由自在得好像沒有法度。

  老子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可以說每一件事物都有其變化,無窮無盡。我們求道,自由之中,法度嚴謹;或說法度嚴謹中,自由自在。不好捉摸時,若存若無,所以需要勤而行之。我們都有選擇的自由,自由又促使我們以法度為基礎,選擇從善,向善勤行。

  天主是神,但祂不是高高在上的神,也不同於人類的有限。至於所謂的「懲罰」,更好說是選擇不當的後果吧!天主有雅量,容忍我們的有限,給我們在世的機會。祂從來不罰人下地獄,只「罰」人上「天堂」。

  按禮俗參加喜宴,要穿西裝打領帶,若我選擇隨便亂穿,當然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到時候,是自己難看。不是喜宴拒我於外,是我自己受窘,羞於進入──這就是懲罰了。

  當靈魂離開肉身時,不管我是什麼樣的人,天主熱烈地愛我,擁抱我。天主所在之處就是天堂,而我一直是光明之子,此時在天主的愛中永遠享受福樂,那真是天堂。如果我一生選擇犯罪作惡,在天主的光明中,這些醜惡都清楚彰顯出來,這時我無地自容,永遠的光成了我永遠的痛,無極的愛成了無盡的苦,這時我又選擇躲開面對天主、拒絕光明,其實我還是在祂之內,結果別人的天堂成了我的地獄:永遠的天堂成了我永遠的地獄!

  我們不懂為何需要天主的「十誡」?

  請大家看看,在我前面的桌上有個小型的數位錄音筆,只有幾個按鈕,錄音筆怎麼使用它?看說明書啊!

  說明書是必須的,我們也發現,往往說明書一開始不是教人怎麼用?而要我們「不要」:不要太陽直射、不要潑水、不要摔地……,然後才進入正題,教人使用方法。任何東西,首先避免傷害,才能好好使用。我們做人的說明書在哪裏?更好說,十誡就是我們「做人使用說明書」的前言,整本聖經都在教導做人。我們必須學習正確、適當使用的方法。受造物不壞,只是有限度。避免傷害,我們才發現自己可以多麼自由地揮灑啊!

  山園祈禱時,基督祈求:「父啊!禰如果願意,請給我免去這杯吧!但 不要隨我的意願,惟照 的意願成就吧!」(路廿二 42 )祂為我們示範如何選擇承行主旨。耶穌又告訴門徒說:「這是我的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若十五 12 )他為愛而受苦,因為他要我們全部得救。天主的旨意是要我們成聖、得救,那麼為了回應天主的旨意,眼前橫著那麼多條路,我又該怎麼選擇呢?

  一省道從迴龍上桃園那段路,有左右兩個分岔,車子開到那,該向左還是向右?沒有關係,左邊右邊都可以,反正到了上面,兩條路又合而為一!在信仰中,天堂的終點,常是殊途同歸。「天主使一切協助那些愛祂的人,就是那些按祂的旨意蒙召的人,獲得益處。」(羅八 28 )就連惡事也是幫助我們走向天主的助力。

  有次,我在米蘭與一位修生同行。我們只有一點時間逛一區,這一區我都很熟悉。反正我們不能看完所有的景點,不如讓他一路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向,我一路解說就好了。結果他大發脾氣:「你幹嘛老要我選擇路線?我怎麼知道要走左走右?我什麼都不知道啊!不然,為甚麼要跟你走?」其實我是給他自由,他反倒生氣了!這給了我一個機會深思反省天主賞了我多大的自由,也感謝祂一向對我的慷慨大方,還有全力配合我的好心。

  天主對我們的旨意不是單行道,祂從來都是良善的,想盡各種辦法,配合我們的選擇和行動,希望幫我們逢凶化吉,好讓我們結出更多的果實!

  從五股到八里的淡水河邊,現在修成一條很美的河邊步道,供人騎乘腳踏車。晚上路燈亮起,更是詩情畫意。以前的淡水河這一段,曾有重重障礙,颱風一來,山上下來的洪水宣洩不及,台北市必定淹水。據說日本人當初就想把這個障礙炸掉,但是因為怕風水問題而作罷。倒是國民政府在美國水利專家的協助下,於民國五十幾年將障礙清除。本來以為從此台北市再不會淹水,想不到當年夏天遇上大颱風,漲潮時,海水從淡水河倒灌,鹽分毀掉五股大片良田,加上積水不退,從此農民沒得耕作,家園廢棄。至今想來,仍令人扼腕嘆息。但事已發生,如今政府將此地規劃成五股疏洪道,成為公園運動綠地,更延伸建設八里左岸景點。由此看來,連人都可以化腐朽為神奇,更何況天主的作為不是更奇妙嗎?

  我們盡己所能地生活、選擇,卻不能確定究竟結果如何?成功和喜樂、失敗與痛苦,在我們接納之後,就會成為我們找到幸福的立足點。

  我們承行天主的旨意,最好的榜樣除了耶穌便是聖母瑪利亞。她接受天使報喜、聖神降孕的喜樂,也接納被誤會、生產的不便、流亡異邦的苦楚。她跟隨耶穌,走在苦路上,直至加爾瓦略,也經歷殉道的犧牲。她蒙召升天,結束世間的旅程,終其一生,為我們展現如何承行天主的旨意,這是她經過多少的努力、多強的毅力所成就的事啊!她以最開放的態度接受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以信任天主,突破了自己的限度。生命至此,承行天主的旨意,不但不是成為天主的奴隸,更讓我們驚嘆訝異於人性光輝的圓滿完成!

  (最後大家誦唸聖母經,結束演講。)

目 錄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