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79期 從「心」出發

吳伯仁神父與依納爵靈修中心

戎巧復

 

神父近況

  易利利女兒項樂琦的婚禮上,許多人久未見到的吳伯仁神父不但在祭台上共祭婚禮彌撒,晚上還參加了婚宴,不知是哪一位會員打趣說:神父,怎麼只有在這種場合遇到你?伯仁神父開心地笑著回答:「是啊!有吃有喝又好玩的事情,我怎麼能不參與?」

  當然,神父說的是玩笑話,其實大家平常較少看到伯仁神父,並不是他忘了小會的朋友,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分身乏術!除了依納爵靈修中心主任的「正職」之外,他目前也在輔大神學院教授信理神學,帶研究生做論文,擔任「恩臨」成人基督生活團的輔導,還有義務使徒訓練班的訓練,以及教會內各團體的邀約,譬如:青年使徒工作小組、聖召推行小組、選擇成長會( choice )青年組、聖神同禱會,神父都有參與,星期六、日更有各堂區邀請講避靜、靈修,尤其是將臨期、四旬期,只能用「忙得不可開交」來形容。他說:「實在也是因為小會有另一位神父會員──胡國楨神父在,所以可以不必花那麼多精神、時間在小會上。」

  問神父為什麼要把自己弄得那麼忙?神父說:「沒辦法,現在老神父太多了,又有那麼多『羊』要牧,年輕神父只好多分擔了!」唉!果真如伯仁神父在晉鐸感言中所提到的:「入靜之後,一段福音吸引了我:耶穌對他們說:『莊稼多而工人少,所以你們應當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割祂的莊稼。』回想小時候,每次參與蒲敏道神父的感恩聖祭,總是聽到他老人家的祈求,為青年男女的聖召祈禱,如今此一禱聲,又繚繞在耳際。」伯仁神父正是回應了基督的召叫。

  與神父約好做採訪,主要是請他談一談依納爵靈修中心的工作。和神父約好五點見面,由於交通順暢,提前十五分鐘來到位於耕莘文教院的依納爵靈修中心,總機小姐說神父有約,正在談話,你五點再進去。五點正,神父把一個小時又一刻的時間完全給我,六點十五分,神父說要趕快吃飯。吃完飯,六點半還有一個約,然後七點半要帶領靈修讀書會。神父的忙碌由此可見一斑!願意如伯仁神父一樣,回應基督召叫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吧!

依納爵靈修中心

  耶穌會是在二○○○年大禧年,成立依納爵靈修中心,為都會區的成年信友提供一個寧靜的環境以及靈修指導,希望透過一對一的個別輔導方式,作靈修談話、避靜、神操等,幫助來到這兒的人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出發,與天主相遇,更深地認識祂,在每日生活中與祂同行。

  吳伯仁神父是在二○○六年八月博士班畢業之後,接下中心主任的工作。一上任,他就邀請多位依納爵靈修大家族(包括瑪利諾會、耶穌孝女會、烏蘇拉聖心會)的輔導一起開會討論,決定日後輔導定期聚會,以交換經驗、自我陶成,成立核心輔導小組,規劃與拓展日後的靈修培育活動。伯仁神父認為靈修輔導多元化,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務。

  除了天主教徒,還有不少的基督教徒來到依納爵靈修中心尋求輔助。神父說:基督教本就比較缺乏靈修,當初有一些海外的華人基督教徒看到依納爵靈修中心的訊息,主動上門來,參加避靜、輔導後,發現對靈性成長的確有幫助。然後口耳相傳,從香港、美國加州影響到台灣,現在長老會的基督書院也會請神父去做專題演講,帶靈修輔導,靈糧堂的牧師會來做週末避靜。神父說:這也是很好的宗教交談,可惜的是,很多天主教徒還沒有意識到『靈修』這個寶藏。」因此,除了坐等有心人士「上門」尋求輔導,伯仁神父也積極向外推展「業務」,到天主教事業單位,譬如:輔大、文藻、徐匯中學、聖母醫院等帶領避靜、靈修活動。

  此外,伯仁神父也擴大靈修輔導的方式,中心不但舉辦「八天日常生活避靜」、個別輔導,還一系列推出「靈修讀書會」、「電影與心靈對話」,以小團體的方式,共同讀一本書或是看一場電影,讓參與者分享感受並反觀自己的經驗,以體會、覺察天主的臨在。

  靈修中心的另一個工作重點是:靈修輔導人才的培育,為靈修輔導舉辦避靜、研習會、聚會,來陶成並凝聚彼此支持的團體力量。神父說多培育靈修輔導人才,才能讓更多的人受惠。伯仁神父積極和香港思維靜院、靜山靈修中心合作,舉辦「依納爵靈修研討會」,以交流、激盪與會者的靈感與心得。

  除了在部落格耶穌會網站下的 http://www.jesuit.org.tw/ignacenter 之外,伯仁神父還發行了「聆心通訊」,希望藉由網路和紙張印刷等不同媒體,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依納爵靈修中心。

理想的實現

  早在大學時代,吳伯仁神父就清楚知道自己的興趣是什麼?大三時,他和台大光啟社的同學到坪林露營,當他沈浸在大自然優美的風景中,思考著人類文明的發展,想到天主的美妙化工。雖然他學的是數學,但希望自己未來的工作,不是關在研究室裏面,做著不知是好是壞的研究,而是直接和人相關,這正是他聖召的開始。讀台大數學研究所時,做神操,更確定了自己的目標,因而進耶穌會,把方向放在和「人」相關的牧靈工作上。同時,他將自己的牧靈落實在靈修的陪伴上,因此,他的神學碩士論文是和祈禱有關的《拉內神學的靈修觀》。他說有神學的學術性背景,使他在帶領靈修的實際操練時,能夠更清晰;而靈修的實作操練經驗,讓他在講神學理論時,不會太乾澀。

  一路走來,伯仁神父的方向清楚,也慶幸長上認同他的方向,派遣他從事這個工作。他說靈修輔導不會有亮麗的光彩,但是看到受輔者和天主的關係加深,就是一種安慰、鼓勵,而他正「樂在其中」。

 

目 錄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