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1期 精彩過一生

暑假我們去了一個特別的地方

張帆人

 

  我和哈利( Harry )只見過三次面,卻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們見面的地點在吉里巴斯的鄉下。吉國離台北 六千五百公里 ,位於赤道和國際換日線附近的太平洋海域,是我們的邦交國之一。二○○九年暑假,我以自費志工的身分,隨同外交部贊助的輔仁大學國際青年大使團,前往吉國文化交流,前後三星期。青年大使係由輔仁大學學生中選拔培訓而來。

  哈利年約三十出頭,黑黑壯壯,兩眼炯炯有神。他是土生土長的吉國公民。目前擔任部落的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本來,我們文化交流的對象是一百位吉國高中生,不太可能認識哈利的。然而,因緣際會下,我們碰面了!

  哈利的社區從我國農技團獲得白菜苗而種植有成,他特別敦請農技團的蔡團長和李技師,利用週末假期前往參觀指導,評分頒獎;一來致謝,二來慶祝。蔡團長邀青年大使團結伴同行。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趁機增長見聞,確是好事一樁。

  如同吉國其他部落,哈利社區裏,簡樸的茅草小屋散佈於椰子樹、林投之中,約有三十來戶。羊腸小徑裏行車困難,一窪一窪的泥水坑洞,到處都是,顛簸難行。三五成 、皮膚黝黑的可愛孩童,羞澀好奇地望著外來賓客;我 們的青年大使則報以微笑、揮手、口呼「苗利」(當地表達有善的問候語)。魔術道具般的數位相機卸除了孩童們的心防,人前人後地和我們打成一片;一堆大人小孩跟著哈利逐一觀賞各家各戶種植的白菜。蔡團長告訴我們,吉國為珊瑚礁的土質,長不出農作物,糧食、蔬菜等全賴進口。經過我國農技專家數年的努力,開發了簡易堆肥製法,並且慎選合於赤道氣候的農作物,在吉國推廣。農技團定期免費發放白菜苗、蔬果苗給社區和個人,同時開班傳授堆肥秘訣,以及烹調方法。哈利身為社區理事長,便將部落居民組織起來,大夥兒一起勤製堆肥、翻地栽種,如今稍有成就,自是欣喜、感恩兼而有之。

  第二次再來部落,是為了致贈受託的「傳愛背包」裏的玩具和教材。哈利安排我們參觀社區幼稚園的英文教學上課實況。幼教老師逐一唱名,幼童用英語大聲回答,諸如: Where do you live? (家住何處?)、 How do you come? (以何種方式來上學?)等問題。接著二十多個三至五歲的幼童,好似團體遊戲般地配合手勢動作,齊聲朗誦簡單、對比的英文單字,如: up 「上」、 down 「下」; far 「遠」、 near 「近」; big 「大」、 small 「小」 ……等。此外,老師手指圖片,學童熟悉地唸出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也是教學成果展示的一部分。我們帶去的小禮物,在課堂上引起陣陣歡呼。

  吉國人口十萬,每人年均所得約一千美元,平均壽命近六十歲,算是未開發國家。然而,他們實施了九年國教,重視學前教育。憑著這點,即使該國目前還沒有大學(其最高學府為高中與技職專校),未來進步的潛力不可小看。

  離開吉國之前,哈利主動為青年大使團辦一場惜別午餐會。每位青年大使獲得一份珍貴而且價值不菲的紀念品──一套吉國風味的上衣和裙子(無論男女,吉國傳統服飾都著裙裝),上面繡著吉國的國名和青年大使的英文名字。布料、衣服在當地都是進口品,相對於他們的所得,可謂相當昂貴;再加上刺繡的手工,真讓我們感到擔待不起。

  哈利誠懇地告訴我們:社區裏的老老少少,第一次面對面地接觸外國人,都覺得新鮮有趣,也產生很大的衝擊力。哈利把介紹輔仁大學的光碟片,以個人電腦播放給社區的中學生觀賞;影片呈現的,簡直就是天堂般的另一個世界。哈利鼓勵那些大孩子,高中畢業前,試著申請台灣提供的獎學金,就到輔大留學。

  哈利曾經在輪船上工作,走遍世界各大城市港口;也到過上海,可惜無緣踏上台灣。從船上離職以後,他亦曾在日本駐吉國的工程公司任職。他的英語流利,熟悉電腦,在當地算得上是位見多識廣的傑出人士。目前,他回到家鄉部落,以社區理事長的身份領導族人,種菜開墾,規劃幼教,申請遷村;鼓勵年輕人利用機會認識外面世界。除此之外,哈利並沒有一份專職工作。

  問他何以捨棄高薪厚祿?他簡單地說:「過去在外面賺的錢夠活好幾年了,而族人卻沒有那樣的機會」。問他:「是否擔心五十年後,吉國可能因溫室效應而消失在太平洋之中?」他輕鬆以對:「還有好多年呢!」「趁早移民如何呢?」以他的專長和技能,這似乎不太難吧?!

  「問題是,那些族人又該怎麼辦呢?」於是,他下定決心:「多為社區做一點吧!」

目 錄 ...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