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泉 第81期 精彩過一生

尋找基督的面容

彭玫玲

 

  十月是玫瑰聖母月,也許可從露德經驗談起。

  當小伯納黛德長跪瑪瑟碧岩洞前,心醉神馳與那位絕美的白衣婦人傾心交談時,與她同去撿拾柴火的夥伴,一旁照常嘻笑打鬧,偶爾回過頭來看她一眼,只納悶:「幹嘛發呆啊!妳!」

  為了遵守諾言,回到「繫著天藍色腰帶白衣婦人」相會處,為了當忠實的傳話人,她得承受父母家人的不諒解、地方當權的刁難及主教的質問,終無玷始胎親自為她作證。一波方平另一波暗潮又湧來,她得面對好奇、無知追八卦的 群眾、妒嫉的富貴嬌 女:為甚麼不是向我顯現?被請來塑造聖像的藝術家,無論她怎麼形容,總是做不出伯納黛德見到的那位……

  我卻遲疑著,沒奔向露德。我的疑惑藏在那些塑料聖母像小瓶中,那些翻模千百次的塑料瓶,朝聖客拿來裝泉水的塑料瓶讓人卻步,因為我把露德與這俗不可耐的塑料瓶連線。

  直到二○○四年復活節長假,搭上德蘭媽咪送她孫女貞德領堅振大禮的便車,對角斜線穿越整個法國,千里路分幾段開,第二天下午庇里牛斯山脈從虛無飄渺中向我們送來神秘的微笑,德蘭媽咪載我們直驅她熟悉的民宿,放下行李,立刻再上車,直奔大堂,趕望聖母領報彌撒。

  熟門熟路,德蘭媽咪把車停在側門,帶我們走過大片草坪,橋下流水潺潺,岩洞在望,澄澈寧靜,原有的成見被沖刷洗淨,跟著朝聖隊伍走近瑪瑟碧岩洞,燭台長明,神聖莊嚴,讓人自然凝斂心神,只讓指尖輕滑過聖母曾站立的濕潤岩石,無邊無際的平安,鋪天蓋地罩下,如此寧靜,我完全順服!

  回顧來時路,熙雍之女,聖母在加納婚宴對僕役說的話:「他無論吩咐你們甚麼?你們就照著做。」如福音中隨時備好燈油的明智童女,旅比二十年來,慈母擎著聖神之燈一步步攜手引路。

  一九九○年,禮強和我分別考入剛勃國立視覺藝術學院,他做版畫、雕刻、書籍精裝,我學繪畫,前三年人體素描、造形課、工作室創作探索,及一年年深入的藝術人文等理論課程,旨在培養獨立創作思考的藝術家。這般訓練與中國美術最高境界,文人畫追求的詩書畫合一的目標,不分東西,進路相逢,五年沉潛,我感覺跳出長久以來,唯西方馬首是瞻,把美術一切為二,分國畫西畫,以留日派間接向西方取經,層層挾制台灣畫壇的二手文化困窘之境。

  繪畫不再分東西,素材技巧或許不同,創作無分國界,不分古今,乃究天人之際的由衷蹊徑,八大、石濤、安覺理科、林布蘭特、梵谷、塞尚、盧奧,都曾由此走來。

  我們的習藝之路始於新竹師院,彝久 1 師、河北師、慕蓉師,循循善誘初生之犢,呂德良神父、馮阿姨帶領竹師天主教同學會,如善牧呵護祂的小小羊 群。繼而有緣認識小會,在 金山共融營接觸小會前輩,參加小會,聽小會,看小會,小會是我們接到基督身上,接到基督在中華教會的第一根葡萄枝條,小會輔導師鐸雷公,左手拿道德經,右手持聖經,開講創世紀,形象雋永!國楨神父,傳道授業解惑,此情殷殷,這一切我們不曾或忘!

  來比後,德保仁修士的三妹以基督徒最大的熱情接待我們,帶我們融入這個小而美的國家,並鼓勵我去見保祿夏培爾( Paul Chapelle )神父,十八年來,他指導我做神操默想,帶避靜,認識天主的無限恩賜,是神師也是知己;藉著他,聖子渴望日復一日與這個卑微的我,在感恩祭典合一;他對藝術深刻的了解、敏銳的鑑賞眼光,更使他成為我走向以默觀創作之路上的知音。

  四十年前,幾位耶穌會神父在布魯塞爾創立神學院,本月八日,其中一位校友在 羅馬答辯 博士論文,題目正是神學院創始人之一,亞博爾夏培爾( Albert Chapelle )神父的神學思想!這些年來,因緣際會,我也跟著唸了幾堂課:亞博爾神父的人類學,賀德神父的聖詠、默示錄……及近日恩諾神父重開的神學中的聖母等,這些課程幫助我,在走向以默觀創作的路上,海闊天空,進退有據。

  《石濤畫語錄》 2 讓東西方「相遇筆山墨海」 3 ,我拿它與比利時高等漢學院水墨課的學生對話,而吳經熊在自傳《超越東西方》自述:「如同三王來朝,儒釋道三家,是他帶到馬槽前,獻給嬰兒耶的禮物!」我也由此,展開與基督在比國教會的交談。

  時候到了,我走向以每天神操默想讀經為中心的默觀創作,子曰:「天何言哉?四時成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取了血肉的聖言領我虛心受教,走過華夏筆山墨海,向祂獻上尋找天主容顏的中國心、赤子情,在其中與天主聖三傾心、傾神,日夜對話。

  羅馬地下墓穴,保存最早的善牧基督畫像,第一幅聖母聖嬰也在其中發現,壁畫技巧,似以花青赭石勾勒出婉約聖母小像,有漢代畫像磚的樸實、敦煌飛天的雅致,藝術是每個時代尋求天主面容的記憶。

  位於波蘭克拉克夫納粹集中營奧茲維玆,就在塗滿冤魂血淚,用來面壁集中射殺的這面哭牆旁,一長棟灰暗的囚房,關閉當年代替一位人父受刑的柯樂神父,就在他走過死蔭幽谷時的囚房牆上,他徒手刻下致命信物:聖爵與十字架。

  在另一個德國集中營,瀕臨死亡的經驗,讓梅熙雍 O. Messiaen 神魂超拔,寫下《時間的終結》弦樂四重奏……

  我想到上星期剛被教宗本篤十六封聖的比利時達彌安神父,經過多年與痲瘋病人朝夕相處,終於他也染上斯疾,再也不能離開摩洛凱島,但是他渴望辦告解。他的長上說,既然他不能出來,那麼我就去看他。當船駛近岸邊,船長明白告訴長上神父:「對不起!話說在先,如果決定上岸,那您也別再上我們這艘船了!」達彌安神父於是划著小舟,靠近船舷,海天蒼茫,他仰望長空,對長上神父,大聲向天主懺悔自己的一切罪愆,求祂寬免。

  藝術創作也是我們向天主的吶喊,向祂訴心,向祂訴說感恩讚嘆的無聲之樂。  小德蘭生前聽命,記錄天主聖三在她心身上行的恩典,她說:「我還有兩個心願。首先,我希望寫下《雅歌》的詮釋;第二,我希望能重新為聖母寫像,因為她被畫成高不可攀的母后,和她慈愛母親的形象相差太遠。」郭協( Guy Gaucher )主教與小德蘭的相遇,緣於寫一個鄉村本堂神父日記,貝納諾士( Georges Bernanos )做的媒。郭協還在巴黎大學唸文學時,碩士論文寫的是〈貝納諾士作品中的生與死〉,他發現貝氏喜愛的作家竟是小德蘭的超級粉絲,尤其貝氏最後作品寫的是《加爾默羅對話錄》劇本,此後他發心清除加諸小德蘭身上的一切俗脂膩粉,還原真相,撥雲見日,他就這樣心甘情願走進聖嬰耶穌與聖容德蘭設下的天羅地網,隨著神嬰小道,成了加爾默羅會士。

  小德蘭說:「我一生追求的不過是真理,只有真理能滋養我,除了天主聖言,一切書寫為我已無滋無味。」

  石濤也說:「畫者從於心者也!」「由衷」是藝術唯一的試金石,我們的五內衷腸由祂而來,也要皈依祂內。宗教藝術是每個感恩載德、頌揚主恩的心靈唱出的 Magnificat 4 ,因為只有在愛內有永恆,有生生不息的真理。

 

註釋:

1 彝久師姓董名金如,北平國立藝專畢業,與溥儒過從亦師亦友,小羊曾跟他學過書法。

2 《石濤畫語錄》為石濤所著,石濤又稱苦瓜和尚、道濟、大滌子、清湘老人,明末畫家,與八大山人齊名。

3 二○○六個展以此為主調。

4 聖母瑪利亞的謝主曲。

目 錄 ...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