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7期 47

芥子第47期 - 人生勝利組 (陳著釧)

人生勝利組

 

陳著釧

 

兩年前,如願地參加逹拉斯教堂的朝聖團體後,就非常興奮。放下定金後,我的脚下彷佛裝有彈簧,走起路來,好軽快。今年四月三日,和教堂的讀經同窗,一行六人出發了,二天在以色列首都機場和其他人會合, 二星期後又安全回家,開心的不得了。回來後,每天雖沒有什麼事情,但動不動就會笑。

在二星期中我和廣元一直是保持著勝利者的心態。因為能夠去,要排除各種的困難。去前的二年,每天晚上都走路,努力保持及鍛練體力,路費也放一邊存著不能動用。上飛機前,鄰居兩家被破門偷竊。實在譲我心中忐忑不安。藥也多拿一些,怕不夠。然後祈禱兒子女兒的一家人平安無事,不要臨時告急什麼的。縂之,前面的阻礙,和廣元合作,一樣様地鏟掉,每除掉一項,就如同和魔鬼終結大戰一樣,越戰越勇。等到了機場,好累但是好開心,眼中是勝利者的喜悅涙水, 我們終於來了,來到耶穌的家郷。當時我眼前浮現出一個三十出頭的年輕人,在那一望無際的沙漠,那不毛之地,徒步在荒野中,又熱又累, 宣揚天國的福音。我怎能不跟隨 ?

出發前問自己。到時候萬一烽火起,只能看二處,要看那二處?二處是哭牆和死海。

以前常常嘆氣,這代的中國人真是不幸,長期的遷徙流離,家人分散,父母長輩常提大前方、重慶後方,上海淪陷區等等,苦不堪言。若想全家聚一起安居樂業,則根本是奢望。最近二十幾年,中國才恢復元氣,慢慢地上軌道。 希望以後的日子,兩岸的老百姓能夠和平共處,生活在一個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大同世界。相比之下,他們猶太民族受到的欺凌,那是三言兩語能說完、能道盡心酸的? 那一刻,我體會到什麼是無語問蒼天。當你痛到㡳,四處尋找卻無助時,只有向天主,向我們的慈父,憑藉著對天主的信賴,繼續走下一步。看到以色列的女兵,伏在牆邊,訴說千年來的亡國之痛。我雖不懂希伯來文,但是不停的眼淚、滿臉的悲傷,我懂他們的語言。

小時上主日學,知道死海是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因為鹽份過高,浮力大,人不會沉下去,學游泳的好地方。但是魚及其他生物卻活不下去。一點點生物都沒有,毫無生命跡象,故稱為死海,而並非海面平靜,風吹也沒有用, 如一潭死水。海水含塩量是一般海水的九倍,故也名為塩海。為了體驗一下聞名的死海,穿上多年前的舊泳衣。果然百聞不如一試,輕輕的浮動起來,隨手拍划,真的動了。當時夢想自己是仰式選手。我一邊浮,一邊想當年的羅馬君主享受死海泥的美容按摩情景。

這一趟還去了耶穌受洗的約旦河,並在行奇蹟的加利利湖上一遊,又在加那婚宴地重發誓願,還有好多好多的驚喜之處。天天好像是過春節。大家早起,穿著新衣,口袋中有天主賞的沉重紅包,跟著 林 思川神父,到處拜年。那真是快樂的二星期。

有句諺語:如果沒有讀書,行萬里路也是郵差一個。去朝聖前,若沒有讀聖經,這一趟是走馬看花的觀光客一個。可惜。去這一趟朝聖,逹成多年的心願。我們如從聖神手中領取了人人羨慕的桂冠。

如果去了這一趟,不算是人生的勝利組?什麼算?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防止廣告請回答:天主是幾位一體?(一個字:中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