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4期 44

芥子第44期 - 我可以安心吃葷了 (曾慶導神父)

我可以安心吃葷了

曾慶導神父

 

食物應多樣化,是醫生和營養師都這樣說的,他們好像也不鼓勵人光吃素。但吃葷的人看到不吃肉的人的舉動,心中可能會有點不安,甚至有罪惡感:是不是自己太沒慈憫心?(我是絕不相信牛羊等是先人之輪迴生命的,)這個問題也曾困擾我。

復活期我們在彌撒中讀到很多主耶穌在若望福音第六章的言論,給了我在這問題上一些啟發。

本來地球上的「食物鏈」,是維持生物平衡的一種必要方式,例如:我吃牛肉,牛為我死了;牛也吃草(草也有生命),草為牛死了。但我們人死後也會「歸於土」,作為草的食物。所以看起來,地球上的生物都藉別的生物的死亡,而得到食物,而生存,也藉自己的死亡給予別的生物食物和生命。

天主的受造物是如此「互為食物」,而造物主天主沒有置身度外,天主自己也是我們的「食物」。基督耶穌藉祂十字架上的死亡給予我們生命,又在若望福音第六章53-55節,重重覆覆地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誰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因為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這就是我們在彌撒中領聖體、聖血的意義。

但是在基督這裡只是「單程」的,祂讓我們吃,並藉此給我們永遠的生命,而我們並沒有給祂生命,天主此「生命之源」,是永恒「給予者」,我們是「接受者」。

天主不需要我們成為祂的食物,却要我們成為「他人的食物」。做一個「為他人之人」,甚至為他人捨生。

「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因此是地球上生物界的一個定律,但也是精神界的一個定律,連創造我們的天主都為我們捨生,成為我們吃的肉和喝的血,為養活我們。

所以我們可以安心吃了。只是我們吃了喝了以後,也應該被人吃,被人喝,即為他人服務犠牲。這甚至是我們(包括天主所造的其他的生物)的生存的意義。

     而天主要我們做的,祂自己先做了!

    「我為羊捨掉我的生命」(若望福音十15)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才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性命的,必要喪失性命……憎恨自己性命的,必要保存性命直到永生」。(若望福音十二24~25)。

     人如果肯為朋友捨命,這應該是人間最偉大的愛了。」(若十五13)



轉載自《天主教主徒會恆毅雙月刊》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名字:世鐘

曾神父以食肉食草都是生命,來推論某些信仰觀和犧牲的服務態度,文章的後半段似乎有很高深的超性之理。
不過當我拿起刀來去宰殺雞鴨豬羊時,或者掩目不看,讓別人為了我的口慾或是其他高尚的理由去讓屠宰場血流成河,我說不出「我可以安心吃葷了」這樣的話來。

「締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被稱為天主的子女。」任何有違這一天國之律的啟發,我的心靈都會再再地警告我: 只為自己的口慾而產生宰殺之念,如何心安? 我還是覺得五榖果實是心安的糧食。

至少我沒有那麼高深的超性理念來說服我的心靈,「宰殺」之念與「締造和平」是可以同心共榮的。

名字:傳海

任何團體都會有他們自己的規定、任何規定,既然加入理應遵守團體的規則。例如加入回教就不該吃豬肉,若不遵從就會被排斥我受到嚴厲的處罰。若硬不能妥協,了不起離開那團體就是了。至於能否承受離開的後果則是個人自己的考量。

天主沒說不准吃肉,教會也沒規定吃素。所以愛吃吃,不吃不吃,吃不吃都無需解釋。教會的規定是團體的行為。天主的旨意則是自己與天主交流的感應。

名字:两头鸟

对 Comment 1回答:

第一,感觉您曲解了原文的意思;第二,感觉您似乎言重了。

天地悠悠,容得下吃肉的,也容得下吃素的。是个饮食习惯的选择,或是宗教文化的传统,只要能心安理得,并不需要弄成个对立的议题,来展开辩争。
何况,把吃肉,杀生,口腹之欲,还有超性与否,全捆在一起,似乎太过混为一谈了。

有时为了口腹之欲,做不该做的事,吃不该吃的东西。何以心安?更或何以身安?
有时为了口舌之欲,说不该说的话,伤到无辜之人。又何以心安?
若把别人的一点小事,从毫米放大到厘米,就当作靶子,打个痛快。这样的心怎能安?
能把自我从厘米缩小成毫米,就不会想到要把异己都拿去餵狮子。这样的心才绝不会乱。

谁吃什么,怎么吃,随它去吧,和境界高不高好像也扯不上什么直接关系。
自己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也许更值得去注意。因为,我心里的态度,会从我的言语行为里表露出来。如果在这点儿上出了问题,就不是我自己能说了算的。
试着用平常心去看事情,用谦卑心去聆听,真正内心的智慧和平安,自会油然而生。

名字:世鐘

因為曾神父這篇文章的標題是「我可以安心吃葷了」,我只是想回饋他,我讀了之後只覺得後半段的文字似乎有高深的超性道理,但並不能得出可以安心吃葷的結論。我也去信和曾神父討論。

曾神父很謙和,回信說"這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想在這個問題上找到一個可能的出路。"

好像這個問題困擾他很久了,也似乎有意聽聽我的看法。我便把幾年前寫的東西節錄下來和他交換意見。只是想向學神學的資深教授討教,或許在討論中,他能給我更深刻的啟發。

小會最可愛的特點是這個團體是可以讓大家討論分享靈修心得,大家也都想多了解一點主耶穌和他的道理,而我們每一人的所獲的得信息及領會又不一樣。若覺得我多了點嘴,請兄姊們看在都是為了愛主愛人的情面上,海涵見諒!

小弟是耶穌粉絲,這裡獻給小會眾友一則失傳的文字
(在神學及靈修界中,像這方面的文字是可以讀到類似的,所以資深神學研究者會說 "這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 是不奇怪的):

當你們遵循我給你們的愛之聖律,這真理就會一步又一步地顯示給你們。並且這從上天而來的真理之聖靈就會引導你們走過諸多盤桓崎嶇的道路,進入萬有的真理;就好像那火紅的雲彩引導以色列的子民走過那曠野荒漠。

要信賴你們所擁有的光明,直到更上乘的光明賜給你們。不斷地尋找更多更亮的光明,並且你們應該豐豐富富地擁有祂;不要停下來,直到你們完全找到真理為止。

天主給你們一切的真理,祂就如同一個多階的梯子,為了靈魂的救贖和完美;在今天看起來是那麼真實的,明天你們將會拂袖而去,因為發現了更上一乘的真理。循循善誘,陶鑄你們臻於完美成全的境地。

任何人遵循我所給他們的聖律,就會拯救他們的靈魂,無論他們是如何不同地領悟我所給他們的這份真理。

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真誠熱切於追隨你的真理。』但是我告訴他們:『不!除非其他的人可以看到如同你們所看到的,並且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真理。沒有仁愛的信仰是死的。愛才是大律法的滿全。』

如果堅持不公義的行徑,他們所得到的信仰如何使他們獲益呢?任何人擁有愛德就擁有一切,反之,沒有愛就不值得一提。讓每個人執著於他們所鑑識在愛內的真理,瞭解到那裡沒有愛,真理就成了死文字沒有什麼益處可言。

這裡存在的有慈善、真理、和美麗,但最偉大的是慈善。如果人們還憎恨他們的同伴,對天主手創的動物心硬,他們怎麼能看見真理降臨於救贖之上呢?由他們對天主的造化的行徑觀之,他們的眼是瞎的,他們的心是硬的。

正如我已承受這真理,我也同樣地傳授給你們。願每一個人以他們的光明和瞭悟的能力來接受祂,並且不要強迫那一些對祂有不同領會的人。

因為【真理是那天主的宏偉】,祂會度化所有的誤謬於世界的終結。但是我給你們的聖律對一切是平等平易的,並且是公義和美好的。為眾生靈魂的救贖,願所有的人承行祂– 【仁愛內的真理】。」

名字:mushiner

看大家討論得這麼熱鬧,我也來湊上一腳。關於吃葷吃素的議題,如果追本究源到聖經的話,在《創世紀》裡有這樣的記載:

天主說:「讓我們照我們的肖像,按我們的模樣造人,叫他管理海中的魚、天空的飛鳥、牲畜、各種野獸、在地上爬行的各種爬蟲。」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了人:造了一男一女。天主祝福他們說:「你們要生育繁殖,充滿大地,治理大地,管理海中的魚、天空的飛鳥、各種在地上爬行的生物! 」天主又說:「看,全地面上結種子的各種蔬菜,在果內含有種子的各種果樹,我都給你們作食物;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天空中的各種飛鳥,在地上爬行有生魂的各種動物,我把一切青草給牠們作食物。」事就這樣成了。(創一26~30)

如果照這段記載,天主的本意是要人類吃素的。

後來亞當厄娃被逐出伊甸園,要耕作才有飯吃,天主並沒有因此改變祂要人類吃素的本意。一直到諾亞時代,天主看人類敗壞得太厲害了。決心重頭再來,於是大洪水氾濫了整個地球,只有諾亞一家以及他船上的動物倖免於難。洪水退了以後,天主對諾亞說:

天主祝福諾厄和他的兒子們說:「你們要滋生繁殖,充滿大地。地上的各種野獸,天空的各種飛鳥,地上的各種爬蟲和水中的各種游魚,都要對你們表示驚恐畏懼:這一切都已交在你們手中。凡有生命的動物,都可作你們的食物;我將這一切賜給你們,有如以前賜給你們蔬菜一樣;凡有生命,帶血的肉,你們不可吃;並且,我要追討害你們生命的血債:向一切野獸追討,向人,向為弟兄的人,追討人命。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要為人所流,因為人是照天主的肖像造的。你們要生育繁殖,在地上滋生繁衍。」(創九1~7)

天主准許諾亞以降的人類吃素也吃葷。只是不能吃帶血的肉。我想這是猶太人吃Kosher食物的來由。(為什麼帶血的肉不能吃,因為猶太人認為血是生命的代表?)關於這段,有的聖經學家說,洪水過後,大地不長任何植物菜蔬,如果還繼續吃素,那麼不就是要他們活活餓死。所以准許吃葷,只是天主的權宜之計。

當然,亞當厄娃,以至於諾亞方舟,都是神話。吃葷吃素,大概不能以神話為憑。倒是對生命的尊重,以及對地球的愛護,才是我們每個人自己做抉擇分辨的依據。

建德

名字:mushiner

其實我更關心的問題是我們對耶穌福音的認識。世鐘說:「我們對主耶穌和當代猶太人的生活細節,和他們依典故行事的習俗是完全陌生的,且有很深的文化隔閡。」對這點,我也有類似的感慨。
隔離我們跟當年的主耶穌之間的,豈止是兩千年的時間以及橫跨整個亞洲大陸的距離,豈止是猶太文化和中華文化的差異,我想兩千年來教會在希臘羅馬文化下的熏陶發展,其間所累積的教義和傳統固然有助於把整個歐洲都基督化了,但是耶穌的教導有時候被深埋在西歐文化裡頭,像重重簾幕密遮燈一般。有些教義和傳統,甚至是阻擋了我們今天對兩千年前的耶穌、以及祂所傳的福音有深入瞭解的主因之一。
我們大部分的人算是梵二或是後梵二(post Vantican II)的教友,有時候我們忘記了一百年前的教會是什麼樣子。拉丁文彌撒之外,教會不准或不鼓勵教友讀聖經,更遑論查經了。教友所知道的耶穌教導,就是要理問答上的那些。教友們對“七罪宗”比對“真福八端”還熟悉。這種情形,到了今天,固然有了許多改善,而且我們的教會也很鼓勵教友們多進修,多瞭解。但是我們教友常常還是把教會的東西囫圇吞棗、全盤皆收。這種現象在美國也很普遍,例如我們本堂的查經班,現在正在讀《宗徒大事錄》,帶領的神父特別提出經節中“有問題”的地方,要大家討論,沒想到許多教友紛紛發言,表示經文沒有問題啊,神父怎麼可以如此說等等。真是位置倒置:神父想把教友帶到現代的讀經世界,有些教友則拼命想回去安全的傳統教會裡頭。
我們小會的朋友都是有心要“繼續基督對中華使命”的人,讓我們保持一顆開放的心靈,彼此代禱,互相勉勵。對了,如同汝梅提醒的,討論的時候,理直氣要和。

名字:世鐘

謝謝建德深入的討論和心得分享。

神修小會是讓大家交換靈修心得的團體。願向大夥兒多學習神修的道理與方法。
小弟一輩子做科研,帶研究生30年,養成許多表述上的壞習慣,希望兄姊們包容一下小弟的缺點。

耶穌見到我們,第一句話會是:
להיא שלם ישמו (音 Elaha Shalom Ye-shemu ): 天主的平安賜與你們!

心靈的平安是那麼的重要,願對這個主題及內容再探討一下,才想向兄姊們多討教。

名字:mushiner

很湊巧 昨天晚上我們這裡的耶穌會大學John Carroll University,有個有關教宗方濟各《願祢受讚頌》 (Laudato Si') 通諭的聚會,是由一位神父 (Rev. George Smiga) 和一位猶太教辣彼 (Rabbi Roger Klein) 共同主持,兩位都是神學博士,對話非常精彩。因為跟我們這裡討論的主題相關,所以我把幾個心得寫下來,與大家分享。

首先,神父和辣彼都認為這篇通喻太長、而且每一章之間的關係不是很清楚,因此要整個念完,而且抓住重點,並不是那麼容易。但是無可否認的,教宗這篇通喻相當重要,因為裡頭談到的不只是要我們注重環境的議題,而且更重要的是人類對自己宇宙間角色的認知。

神父說在1966年底,美國歷史學家Lynn Townsend White在AAAS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年會中發表一篇題為「我們生態危機的歷史根源」的演講,把我們人類今天面臨的生態危機歸罪於基督宗教的「以人類為宇宙中心的 (anthropocentric) 」思想。White說基督徒一向認為天主創造了宇宙萬物,而且造了人,讓他們去治理萬物、使用萬物。所以基督徒一般只談人和天主以及人和人的關係,鮮少談到人與宇宙萬物的關係。為基督徒而言,萬物是天主為我們造的,供我們使用的。像聖方濟各那樣能夠在萬物中看出它們自有的美善,而不把它們看成人類資源的,可說是少之又少。

神父說教宗這篇通喻可以說是對Lynn White演說的一個回應。教宗要我們突破過去基督徒這種「天地間只有天主與人」的思想模式,把它擴大成「天、地、人」的完整想法。天主因為愛而創造了人,按照祂自己的肖像讓人享有自由,有尊嚴。同樣地,宇宙萬物的創造也是因為天主的愛,它們的存在也因為天主的愛而得到它們應該有的尊嚴。

辣彼指出《創世紀》中有兩個創世的故事,許多聖經學者認為是不同時期、不同來源(司祭本源流與雅威典源流)產生不同的版本。辣彼說Rabbi Joseph Soloveitchik 在1965年提出一個主張,亦即兩個不同的故事代表了人類不同的兩面。兩個故事中也表現出人對萬物的兩種不同態度,最好的例子即是創一28與創二15。

「天主祝福他們說:你們要生育繁殖,充滿大地,治理大地 。」(創一28)
「上主天主將人安置在伊甸的樂園內,叫他耕種,看守樂園。」(創二15)

中文譯本看不出這兩段有什麼不同,讀英文譯本則清楚得許多,

「God blessed them and God said to them: Be fertile and multiply; fill the earth and subdue it.」(創一28)
「The LORD God then took the man and settled him in the garden of Eden, to cultivate and care for it.」(創二15)

“subdue”是鎮壓、制服,是很負面的字。“care for”則有照顧、愛護的意思。

兩位主講者的結論是:兩千年來基督徒對宇宙萬物的態度一向是「萬物歸我用」的創一28想法。現在教宗要我們換個角度想想,天主也要我們「照顧愛護萬物」。

他們也預測一旦基督徒開始瞭解教宗的用意,我們的倫理觀、我們的救贖觀、我們的神學、我們的靈修都要發生根本的變化。

建德

名字:訪客

אלהיא שלם ישמו

謝謝建德的轉述分享。

歷史上對人類提出忠告,呼籲愛護動物、珍惜大地"母親"的仁人賢士可多著,但鮮有人理會。賢人苦口婆心,教宗勸諭洋洋灑灑,也許會有一些人有感應,但是億萬的社群長年所為已成理所當然,加上人們積習難遷,非一朝一夕可正本之。只是主耶穌教我們的天國之道的要求是相當徹底的,敷衍不了。若不能與萬物共生相處,隨時認為須要了便任其可殺可食,如何讓肖似天主的我們的心靈有平安!?

Well, 我們不是神修小會嗎? 因此小弟提出來請兄姊們想想,也請教不同的看法。

多年前,學者們就發現梅瑟五書至少有四個源流(JEDP source theory)所編輯而成: J- 雅威典(Jahwist), E- 厄羅因典(Elohist), D- 申命紀本(Deuteronomist), P- 司祭本(Priestly Writer)。創世紀中沒有 D 源流,而前幾章的創世描繪是 P 源流和 J 源流。第一章的創世描繪基本上是 P 源流,第二章四節之後又出現另一段創世描繪是源自 J 手筆。

建德兄所引述的這兩段創世紀文段,雖然字句上有可討論處,但從上下文整體觀之,它們的啓發是相當的(時間點上 J 比 P 要早約450年)。人及萬物在這地堂上是要和諧共生的,人的智慧高得多(雖然沒有這樣的字句),要愛護他們,管理他們。P 源流特別說: 天主賜人吃五穀、菜蔬、瓜果等。J 源流特別說: 天主賜人吃伊甸園的果子。這是創世紀以喻言開宗明義所要陳述的天主創造我們生命的基態。

我不覺得我們須要靠聖經中的字字句句來訂規矩。人從天主的氣靈所得到的是自由而完美的,我們的心靈本質壓根就不認識「狡詐、憎恨、殺戮」等。

世鐘

PS:
別忘了三部正典對觀福音也有幾個源流: 至少有《馬爾谷福音》及《Q文獻》。
《馬爾谷福音》成書於外地,在耶穌離世的三十多年間,收集了基督徒團體中口傳的故事,包括見證者,道聽途說的(很多是目不識丁的及婦女等) ,且外有與太陽教較勁傳教的壓力。
《Q文獻》主要是耶穌向群眾講述的天國之道。

林思川神父常提醒教友們讀經研討時要讀大段落,再來領會。張文西神父常提醒我們讀聖經時要考慮到三個層次: 文本上(字句),文本外(背景),及文本內(真正的意涵)。前兩個層次要做很多功課的。即便做到了頭兩個層次,我們也得拿出天主所賜的心靈來領受第三個層次,才能得到靈性實象的共鳴。

名字:無空

我不想研究神學,是因為我知道是沒有答案的。但是我想追求天主的旨意,因為我相信天主是存在的。建德說的對,追求天主的旨意是要靠自己的。教會、神修小㑹、舊約、新約 ..... 都是天主賞賜的媒體或工具,如何運用,看你的福氣。

從吃素吃葷的討論發現,這看似小的問題卻能見微知著,可以變成大問題。不是嗎?小問題大問題其實都是同一個問題。什麼問題?斗膽回答一下就是,「天主的旨意到底是什麼」?兜了個大圈子又回到原點。

謝謝世鐘率直的提出問題,跟我的個性較像,讓我也可率直的討論。建德與我四十多年前就有深入的討論,四十年了,結論如何?哈哈!還是一樣!全部都一樣!四十年的歲月如一瞬間,四十年前的景象猶如眼前。本來就該是這樣,為什麼到現在才知道?四十年唯一的收穫該是,四十年以後應該還是一樣!

新約、舊約、創世紀、亞當、夏娃,諾亞方舟、那些是神話?那些不是神話?那位神學博士可以回答嗎?我的答案是,他們都是神的話。

世鍾問,如何讓肖似天主的我們心靈平安?回到原來的問題,應與吃葷吃素沒有固定的因果關係。愛吃素安則安,愛吃葷安也安。只要心存善念有愛心則放諸天下皆準。

附註、
若要劃蛇添足一下。要說:
我們長的肖似天主,其實其他的還差的逺哪!

天主建了伊甸園,本來是完美的。卻給了人選擇。都怪那個夏娃被蛇誘惑,勸她的男人吃了那顆不該吃的蘋果,又哽在喉頭食不下嚥(註、男人的喉結英文叫Adam's Apple),眼睛開了,卻只得了個高不成低不就的小智慧,犯了原罪,得不償失。只能等那最後的審判,要做夠好事才得昇天堂,到極樂世界,過那本來就該不必知不必覺的幸福快樂的日子。

天主給了選擇,卻收回了我們"不知不覺"的福氣。又沒給大智大慧,無法"先知先覺"。卻派"先知"來教我們如何"覺悟"。就算修成正果也只能算"後知後覺"吧!

選吧!八輩子都選不完。或是選擇不選,只選心靈平安就好了。是的,什麼都是可以選的,因為那是天主給的。

傳海

名字:世鐘

"老天爺的旨意就是: 敬天法主、仁人愛物。" 這是一位在世上影響我最深的人在望教聽道時對我說的。他在1988年領洗,隔一年就去世了。

舉幾件他做的事: 他會為了一個年輕鄉民脖子上的大瘤籌醫藥費,並到處勸募。水災時,在高處煮好一鍋鍋的食物,架著舢舨把食物送到困在洪澇中的鄉民手中。智破大宗偽鈔案,把功勞均分給同事們。會苦口婆心向一群持武士刀幹架的小太保勸善,並想辦法給他們重新作人的機會。永和頂溪中正橋上有路人喊"有人跳河自殺了,救命啊!",他把製服一脫,一躍跳入河中,潛水救人,水上水下一個多小時,全身都凍紫了還不放棄。家裡偶爾會出現街民,或精神異狀的人,並一起和家人吃飯。把流浪癩皮狗領回家來養...等。

我的運氣非常好,在教會內我遇到台北徐匯中學第一任校長朱天健、第二任校長單國璽、陳瑾璋神父、蔡紹謙神父等老師,金門服役時以范普厚主教為神師,他們愛人的示範與啟發影響我非常的深。近三十年來我又得到魏欽一教授亦師亦友的幫助,輔導靈修並探討聖經。也常有機會向到華府天主教大學來進修的神父修女們(~15位)請教。

對我而言,老天爺主要的旨意是挺清楚的,只是做的到做不到的問題。

如果要從福音上找,也不難,俯拾皆是,也同樣是做的到做不到的問題。如果要像孔子所說的吾道一以貫之那樣。主耶穌若考我們說「吾道何以貫之? 」,我想兄姊們都能答的正確,只不過希伯來\阿辣美語翻譯成希臘文,再翻成中文或英文,用字上的文化背景不同而已。

是的,當我們的心靈一直被小我揪著不放,心眼一直被自我矇蔽著,漏不出老天爺手創的共通的赤子之靈光,哪能意識到老天爺的旨意?

我的經驗是向那些發出上主之子之靈光的先輩們(並不一並是教會內的)學習,並拿到心靈的深處來領會。

שְלָמְכוֹן יִשְׂגֵּא (Shalom-kun Ye-shega !)

世鐘

名字:無空

謝謝世鍾的分享,「敬天法主,仁人愛物」說的真好。我本來就認為真理或天主的旨意應該是很簡單的。若問天主之道何以貫之?答案應在世鍾說的八個字中。調整一下次序,若說「敬法天主,愛人愛物」應不失原意,因為仁本是愛的一種表現。所以更簡單的說,「天主之道愛以貫之」當可以接受。

可是問題不是出在做得到做不到,正如世鍾所説:「當我們的心靈一直被小我揪著不放,心眼一直被自我矇蔽著,綻放不出老天爺給我們每一個人的赤子之靈光,哪能意識到老天爺的旨意? 」

問題出在如何意識到天主的愛到底是什麼?例如吃葷必須殺生,就不愛了嗎,那為何耶穌還用五餅二魚餵飽了五千人,難道祂不愛嗎?所以我偏向選擇自己的「心靈的平安」,能愛人如己就很了不起了。

傳海

附註、
一時忘記孔子之道一以貫之的一代表什麼,谷歌一下應該很容易查出。但是我知道佛家的萬法歸一,一是歸於「空」的。同樣,若把愛擴大到極限,是否也接近「空」?因為愛是不需選擇的。
問題是出在亞當的那口蘋果!
個人淺見敬請指教。

名字:海星

引用 十六、七世纪 聖公會牧师兼诗人 George Herbert 的一首诗:

愛  

愛上前來歡迎我。
但我的靈魂縮退
蒙著歉疚的塵灰和罪。
可是,明眼的愛,從我一邁進門檻,
就看出我的遲疑不前。
愛更加就近我跟前,溫柔親切的
問我有甚麼缺欠。
我說:“一位貴賓要來這裏。”
愛說:“那人正是你。”
“啊呀!我?這樣的忘恩負義,一無良善?
我不敢看你的臉。”
愛拉著我的手,微笑著回應:
“除了我還有誰造人的眼睛?”
“主啊,不錯。但我污損了雙眼,理當抱羞
去到該去的那裏。”
愛說道:“你可知道是誰背負了愆尤?”
“親愛的,我願意來服事。”
愛說道:“你一定要入席,來嘗我的肉。”
這樣,我就坐下來享受。

Love

Love bade me welcome; yet my soul drew back
     Guilty of dust and sin.
But quick-ey'd Love, observing me grow slack
     From my first entrance in,
Drew nearer to me, sweetly questioning
     If I lack'd any thing.

"A guest", I answer'd, "worthy to be here."
     Love said, "You shall be he."
"I the unkind, ungrateful? Ah my dear,
     I cannot look on thee."
Love took my hand, and smiling did reply,
     "Who made the eyes but I?"

"Truth Lord, but I have marr'd them; let my shame
     Go where it doth deserve."
"And know you not", says Love, "who bore the blame?"
     "My dear, then I will serve."
"You must sit down", says Love, "and taste my meat."
     So I did sit and eat.

George Herbert (1593-1633)

名字:無空

每年返台都希望和偉特平芳相聚,轉眼又一年了。昨天聚㑹更是特別,因為我們有更多的㑹心交談。二個半小時,欲罷不能。互相鼓勵要把心得寫出與更多人分享。

長話短說,只能挑一個重點。最後我問了一個在我心中多年的問題,如下:

很多人常為浪子回頭故事中的長子抱不平,浪子只要回頭就可得回天主全部的愛,甚至還有酒宴招待。教條答案是,天主的愛是沒有選擇的,也是不分大小的,酒不酒宴是沒有差別的。既然如此,我問偉特,「若讓你選你要做大兒子,還是浪子?」以為考倒他了!他若回答長子,我一定笑他八古!我是想選浪子的,也是還敢說的。沒想到偉特毫不猶豫答道:

「兩個都有,而且時時在兩者之間跳躍」。感謝天主!多年的疑惑茅塞頓開。一針見血!不是嗎?我不是已經天天在做浪子嗎?兩天回頭一次,也有酒席吃,多好。才知道天主愛我比我想像的多太多了。祂的包容正是我在世上該學的。對自也應該警惕從天天、到兩天、到三天......才做一次浪子才是啊!啊們。

傳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