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 第43期 43

芥子43期 - 新北投聖高隆邦天主堂 (譚愛梅)

新北投聖高隆邦天主堂

譚愛梅

 

今年意外得到寶進姐的邀請,到她和劉大哥北投的家小住。雖然是短短的兩個月,卻讓我深深體會到小小的臺灣,似乎個個村鎮自己,有著自己相當獨特的生活方式,和風土人情。

以前我和外子也曾經來過陽明山踏青,卻從來沒有住過,即使過個夜。

陽明山隸屬北投區,北投到處是綠林小山頭,空氣非常清新,北投又是溫泉之鄉,除了泡湯(泡澡),還有免費泡腳的大眾池。人們不惜千里迢迢坐一兩個小時的車子上山來,為了健康泡半個小時的腳。除此之外,在山裡狹窄的小巴通行的山路上,不難看到行走的登山客,有時一群,有時一個。騎腳踏車奮力向山上衝的年輕人也時有。到了花季,山上的公車,不僅特別增加小巴的班次,還增加了大形巴士,非常熱鬧。

新北投的「聖高隆邦天主堂」更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教堂。

這個很不起眼的教堂,如果不留神,會很容易略過它在新北投大業路的大門。教堂的外貌實在沒什麼特別吸引人的地方,教堂的正門,有個高聳的十字架,搭乘北投到新北投的捷運,從車窗往大業路看,一定不會錯過。教堂的院子裡有聖母像以及其他零星分佈的聖人像。(請參見Google介紹聖高隆邦天主堂的文章和照片。)。因為,我在芝加哥望彌撒的教堂,是芝加哥有名的Our Lady of Mount Carmel Church, 高大壯觀,古老莊嚴,有著高聳入雲的風琴,和各種絢麗色彩的聖像大窗,像歷史古跡的大教堂(Cathedral)。

聖高隆邦天主堂,繞堂一圈大約只需要十分鐘,從大門走到大門。真是沒得比。

第一次來到這個小教堂,詢查它彌撒的時程表時,我看到的是,這個小小的教堂,有著,兒童彌撒、國台語彌撒、英語、越南文彌撒,臺灣多數的教堂只有國語和台語。有這麼多種語言的彌撒,就應該有講這麼多種語言的教友。

因為,第一次來望彌撒的時候,沒有查好彌撒的時間,只能趕上望十一點的英文彌撒,在一小時之後。我有很多時間,可以仔細觀察整個教堂的裡裡外外。基本上它是個很樸質的教堂,和富麗堂皇的Mt. Carmel相比,讓人有兩個極端的錯覺。

這個小教堂,有著我這半輩子都沒有見過的特景。所有其他教堂祭臺上方的十字架苦像,都設置在聖堂內,這個聖高隆邦天主堂的十字架,不僅不在聖堂內,而是在祭台後面落大窗外面的花園裡。十字聖象和花園以及教堂圍牆外面的街景融和在一起,很自然地,把我們望彌撒的教友的視覺帶向外面真實的世界裡,好像耶穌當年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事,才剛剛發生。十字架兩旁種植的綠意松柏,以及遠方的高空,整個畫面讓我想起高更畫中,幽美的十字架。這和懸掛在教堂內的十字架給我們的感受,相當不同。在教堂內的十字架,給我的感受是耶穌已經升在天堂上,高入雲端,我們望彌撒時是向超越人間的天主祈禱。 而在院子裡的耶穌卻是每天都在我們之間,在這平凡的世界裡,在你我之間。特別有人性,特別有寓意。

教堂每個星期的彌撒,都印了份四頁完整的全程彌撒經文。我想,英語在臺灣是外國語,為了方便當地人的需求,或是說英語的外國人,或是為了出國需要練好英文的留學生等等。參與彌撒的神父,修士,修女以及年輕的學生們,都很認真地準備這堂英語彌撒。

聖歌團,無論中英文都表現得非常好。比起很多美國當地的小教堂都好。

主堂神父,朴神父,是個韓國人,非常篤實認真。操著流利的中,英,台語。

最讓我感到不尋常的事,就是,幾乎每台彌撒,朴神父都鼓勵大家無論老少都要參加教堂抄寫聖經的活動。抄寫聖經,一方面可以學習中文(或英文),又可以學習聖經教義,一舉數得。除此,他還鼓勵大家參加教堂守夜的活動,我不太熟悉「守夜」的意義,可能和逾越節有關。似乎聖經上有記載。大家可以查查看,告訴我。

週末彌撒中,朴神父會送聖像給新來的教友,彌撒之後,他還親自派送有關教會的書報給望完彌撒的教友們。每逢過年過節,教堂會贈與教友們貼在框門上的祝福紅條,都是充滿天主的祝福。過農曆新年彌撒中,朴神父還親自派送每人(是否教友,也沒見他先詢問)一個紅包,無論老少。常常彌撒完後,教堂還準備了早點,給沒吃早點的教友們吃。

教友之中,或神職人員之中有任何與信仰有關的事,無論大小,神父都會特別提出,我第一次參與他們的英文彌撒,他也注意到有兩位新教友,特別送我們一張帶框的聖母像,諸如此類。

我還注意到教友望彌撒時的跪板上,有著新換的海綿墊。

初來芝加哥的時候,我曾到處尋找可以望彌撒的教堂。注意到,門可羅雀的教堂,常常有位胖胖的神父,而跪板上的海綿墊是又舊又平,毫無彈性。教堂根本不會注意到,教友跪 下來時的不適,很多老教友,膝蓋都有毛病,跪在硬硬的跪板上痛苦不堪。另外,聖高隆邦天主堂,教堂裡,每排坐椅邊,都掛了玫瑰念珠串,大概是方便忘了帶念珠來的教友。或是提醒大家多念玫瑰經。在在都表現教堂不是拿教友的捐獻裝飾門面,而是要回饋教友們的需要,並且幫助教友們接近天主。因為,教堂的種種有益的活動,教友之間也很有互動,變成不是望完彌撒,大家就「再見」的陌生人。

總的來說,聖高隆邦天主堂,就是一個天主和他的神職人員,和人世間教友們,互相關懷的一個大家庭的教堂。正和他們的耶穌聖像設置在花園裡,在人世間的意義,互相呼應。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留言

名字:愛梅

上篇小文中提到在聖多龍邦天主堂的主堂朴神父,我感覺到他是個很正直,且深具同情心的人。

回美前我想獻台彌撒給墳在台灣的雙親。朴神父很有耐性的詢問有關我雙親的一些生平事跡,當他知道我父親在我十一歲時就過世,對收了我的奉獻金深感不安(我個人以為)。起身到處找聖像,和各種祈禱文給我。希望對我有些許彌補,我告訴他實在沒有這個必要,可是我還是拿了他一些祈禱小冊子,和一張聖母像。他還為我祝聖,並一再叮嚀我要唸聖母經。

小冊子之中有本“Rosary玫瑰經默想”。

今天,唸到痛苦四端的時候,“玫瑰經默想”上的細目寫著“2,耶穌,祢甘心接受祢的十字架。”

內心很感動,想起簡銓堯在心泉90期上寫的那篇心路歷程的好文章。他終於是那麼甘心的接受了他的十字架。我曾經也把我自己的婚姻拿來和他們的相比擬,覺得怎麼會有如此的巧合?當然我絕對沒有簡大哥和簡大嫂如此這般偉大的互動。我還在拗執的階段。

我之所以感動,我想我一直沒有好好的背負我的十字架,我不時扭動我的身軀,試圖把我身上的十字架拋棄。我越想拋棄越苦惱。

我想,我是一直沒有認清楚我的十字架是什麼。

我一直以為祂給我繪畫的天份,那就是我的十字架。
現在方才明白過來,祂給我的先生和孩子才是我最該擔負的十字架。如何在這複雜的人際互動中,成就自己的修煉,同時,在先生和孩子面前呈現天主的光。在無形之中感動他們。這才是我更加應該日夜思考,鑿磨的問題。

接著,唸到“8.耶穌,耶路撒冷的婦女,為祢痛哭流涕。”“9.耶穌,祢卻對他們說:你們不要哭我,應哭你們自己。”

名字:海星

讀了你的感想很是感动!朴神父真是一位平實有聖德的神父,你對十字架含義的顿悟也是珍貴的。

名字:愛梅

謝謝你的回餽分享。